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多年前的一个傍晚看到的
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很高兴认识你。

【FGO】Super Success of Honor 无料全文公开+完售感谢

再度鸣谢帮我画了封面的柴和义务排版松茸老师。

以及开展前一周才去打印因为不熟悉印店所以造成最终封面封底有迷之【不是出血失误】白边,诚挚致歉!


原作:Fate/ Grand Order

CP:除了金剑以外的CP看出什么就是什么。

警告:OOC严重,超级不正经,雷。


兰斯洛特真是她召唤的所有Berserker里优秀的一位了,Master带着刚刚来到迦勒底的兰斯洛特与其他英灵们打招呼的时候,十分感动地这么想。


与其他职阶的英灵们比起来,Berserker和别人的交流可能比较不顺利,每当Master又召唤出新的Berserker的时候,罗曼医生和达•芬奇亲都会这么和她说。为了表示对两位迦勒底要员的重视,在他们的帮助下成为一个文能满破所有英灵,武能成为人类恶势力的好Master,每当召唤出新的Berserker以后,她就会带着他们去认识其他的英灵,试图营造一个环境良好气氛和谐的优秀迦勒底。

清姬被召唤来以后,就立刻不由分说冲进my room和里面的英灵以争抢Master为由打了一架,行为上和Berserker的职阶十分一致,但是她和人吵起架来伶牙俐齿,也不输给任何人,又让人怀疑她究竟是不是个真正的Berserker;过了几天Master带着大流士三世回到迦勒底,其他的英灵们,尤其是四五星的英灵,一边对她说着什么“出货往往伴随大流士,但是有大流士不一定出货”之类的话,一边面带见怪不怪地打了两个象征性的招呼,只有圣诞老人阿尔托莉雅走上前来给他唱了一首歌。赫拉克勒斯来的时候,别的英灵都早就知道这个人会开闪避所以经常被他打到翻车,迦勒底又没有魔法少女依莉雅的保护,他们就被这个新的超凶Berserker吓跑了;这一次Master又接回了兰斯洛特,她在走廊上低头刷微博晒镶金,全然不顾镶金的卡只不过是个四星,跟在后面的英灵突然把手伸过来比了个拇指。Master有点不解地看了看兰斯洛特又回头刷微博,发现刚刚的确有人给她点了个赞。

狂化的骑士不怎么说话,就默默跟在Master身后看她刷微博,头上带着迷一样存在的黑雾。原本气氛比较欢腾的房间里在master和兰斯洛特回来的时候突然变得安静了,甚至房间的一角传来了一句音效立体且意味深长的“哦——”,那是因为很多个阿尔托莉雅的声音整齐地重合在了一起。还有两个比较与众不同的“哦——”,回头看去是正在打架的枪阶阿尔托莉雅Alter和莫德雷德。

兰斯洛特放下手机看了那边的阿尔托莉雅一眼,虽然之前他和王互相殴打过对方,但是在迦勒底,她应当算是个熟人,于是兰斯洛特犹疑地叫住了她。与此同时那边的很多个阿尔托莉雅齐刷刷站了起来,Master本以为她们是一呼百应地响应兰斯洛特的问候,但是蓝色的Saber阿尔托莉雅大喊了一声:

“当心!!!他要开宝具了Master!!!”

很多个阿尔托莉雅走了过来,兰斯洛特头上的黑雾更黑了,这其中一定存在什么误会,他可以对着冬木的很多路灯起誓自己没有任何要将Master的微博账号宝具化的意思。身为Berserker,解释自己的本意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于是兰斯洛特只好拿着Master的手机跑去隔壁刷微博了。


兰斯洛特大概是一个内向的Berserker吧,所以他从来不摘头盔也不露出正脸还不喜欢说话却更喜欢刷微博,Master这么想。第二天她遇见了早起晒盔甲的莫德雷德,于是拉住她问问题。

“为什么兰斯洛特不过是喊了一句亚瑟,你们就那么紧张说他要开宝具呢?”Master问。

“傻子都知道他一开宝具就喊我爸啊!!”莫德雷德回答。

“听上去真可怜,又是一位追着阿尔托莉雅打的英灵。”Master若有所思。

“但是他没有特攻啊!!”莫德雷德很委屈。

“……哦说到这我想起来上次大家见面的时候,为什么你和黑枪在打架呢?”Master突然换了话题。

“因为她打我不痛啊,当然让人觉得是在闹着玩而已!”莫德雷德说。

可是你冲着她再一光炮下去她NP就要满了血条也要空了,Master心想,不过当年另一个颜色的枪阶阿尔托莉雅还曾经立下过一枪把高文戳出城的丰功伟绩,你们这群骑士开心就好了。


因为自己还没见过兰斯洛特开宝具,于是Master每天带着他出去做任务,欺负金色种火。圣诞阿尔托莉雅Alter按照惯例送给兰斯洛特一个龙脉,对他们说:

“因为很多Berserker的生存能力都很弱,所以希望这个圣诞礼物能帮助你快速使用你的光炮宝具。”

兰斯洛特接过龙脉,内心十分感动,又有些不好意思。他想了想自己只会说两句话,对面即使变成了圣诞节Alter但总归是圆桌骑士王,于是充满感情地叫了一句:

“亚瑟——————…………???”

阿尔托莉雅Alter掏出了誓约胜利之剑,Master带着兰斯洛特和一队根本打不过这个阿尔托莉雅的Caster赶紧逃跑了。


逃跑的路上,安徒生很不满。

“我只是一个三流从者,为什么我明明只有两星,却还要满破了带出来打架呢?!难道是你太穷了没有QP养高星所以只能从两星喂起吗??我还有很多稿子没写,没想到你是这样不给人梗也不让人写稿反而还要把可怜的作家带出去加班的Master!”安徒生说。

“你能从兰斯洛特身上发现很多梗的,从今天开始你就给他写故事吧。”Master说。

人在拖稿的时候摸鱼总是很有效率,于是安徒生很快就给兰斯洛特写了个故事,别的队友头顶都miss了,只有超幸运的兰斯洛特得到了攻击力防御力HP回复还有up暴击星掉落。在安徒生给兰斯洛特加了这么多Buff以后,Master叫了大家的五星爸爸诸葛孔明老师给他加了NP,还抬手一个宝具把对面的种火都砸晕了。

可是作为一个很脆的Berserker,兰斯洛特也还是会被对面号称是随机的攻击集火。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在关键时刻安徒生又去摸鱼了,Master只能叫了个贞德开无敌来减伤害。

这个宝具真是个好宝具,即使贞德自身有行动不能,下回合还被发了满手行动不能的卡,兰斯洛特依旧被头顶青天的无敌所感动,因为在被种火的另一番集中攻击之下,自己的NP很快就又可以开一次宝具了。感动之余他开始好奇贞德是一个怎样伟大的英灵,于是他透过迷之黑雾看了她一眼。

——————卧槽这不是王么?????

兰斯洛特心中很复杂。他们生前关系很好却又出于某些迷之原因存在了迷之过节,虽然变成了众多英灵中别人认为是不理智的Berserker,这一点恩怨情仇他还是记得的;之前的第四次圣杯战争结束前,兰斯洛特也记得,骑士王痛打了自己一顿,直接打回了英灵座,于是他又觉得他们之间算是扯平了。但是自己来到了迦勒底以后,对,就是刚刚,因为被自己叫了名字就一言不合掏宝具的阿尔托莉雅让他感到无比费解,就算是变成了Rider职阶还变成了Alter,阿尔托莉雅怎么说也不能有自己一个Berserker这样不理智吧!还要在打架的时候换了个贞德的名字跟Master一块跑出来,于是兰斯洛特很委屈地冲过去,打了还在行动不能的贞德一下。

贞德并不能理解,为什么身为一个任其他职阶怎么打都不痛的尺子,被碰瓷的时候来殴打自己的人偏偏是一个Berserker,也许这个职阶的人都不喜欢讲道理吧。


这件事情被同行的Caster看在眼里,很快就在高速咏唱和阵地建造的其他Caster之间传开了。其他Caster们对Berserker有很深的了解,毕竟被Berserker打了以后,还手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反正他们甚至不能靠挨打攒出宝具,对于能输出能回血的Caster来说算不得什么,于是他们并没有因为这个就对兰斯洛特记仇。吉尔•德•雷元帅是个例外:他一边喊着“Unacceptable”一边把贞德变成了贞德Alter,带着她去找兰斯洛特算账。

贞德Alter觉得这样很不理智,她对吉尔说:“可是不能当Ruler不就意味着别的什么职阶都会来打我了吗?万一兰斯洛特去找了救兵怎么办??”

吉尔回答:“你为什么觉得一个不理智的Berserker还会有搬救兵这种操作??”

贞德Alter想了想,觉得吉尔不愧是和兰斯洛特经历过同一次圣杯战争的人,即便是个扮演傻爸爸的三星英灵,在打架上拥有的经验还是比自己要更加丰富一些。


兰斯洛特对自己不能加NP也不能闪避也不能开续行的尴尬处境了如指掌。在得知了Caster吉尔和贞德Alter要来找自己麻烦以后,他急中生智,像个Assassin一样单独行动,飞速奔跑着去求助于更厉害的五星Caster,也就是他的好朋友梅林。

“啊,你是说职阶克制这种事情吗?作为Berserker这的确有点尴尬……不然我悄悄给你换个职阶,好让你和贞德元帅同台竞技,你看行不行?”梅林说。

兰斯洛特答应了。

于是梅林掏出一排蓝卡,给兰斯洛特讲了个王的故事。这个故事已经很久远了,大概发生在兰斯洛特狂化的很久很久之前。等到梅林讲完故事,兰斯洛特发现自己果然不再是Berserker,而是变成了Saber,还拿着一把结构歪到天边的剑。

这个剑怎么这么难看啊,凭什么别的圆桌骑士就都有标配咖喱棒呢。兰斯洛特腹诽道。

当然是因为你没有赶上好画师了。梅林心想。

谁跟你说好的圆桌骑士就标配咖喱棒了,路过的特里斯坦一边吐圣杯一边心想。


“为什么会这么辣眼睛啊!!!说好的他是池面英灵up时期被Master接回来的呢???”

面对兰斯洛特的变化,无法接受现实的贞德Alter和吉尔都发出了悲伤的惨叫,他们一边喊着打不过打不过溜了溜了长江骑士强无敌一边离开了。很快地,兰斯洛特变成了蓝宝具Saber的故事又在众多高速咏唱的Caster们中间传开了。虽然以达•芬奇亲和安徒生为首的大部分Caster们都在抱怨“蓝宝具卡应当是Caster的专属”之类,也有另外一些决定走上犯罪道路的Caster们关注的重点在于兰斯洛特不再是打谁都很痛的Berserker了,比如某个不愿透露姓名的对圣杯战争中被兰斯洛特痛打过而耿耿于怀的英雄王,和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对圣杯战争中被兰斯洛特拆了路灯而耿耿于怀的英雄王。

吉尔伽美什胸有成竹,带上红色宝具去找兰斯洛特算账。

“我有出星的技能。”远远就听到兰斯洛特说。

“我也有。”兰斯洛特对面黑色的Saber说。

“我还有集星技能。”兰斯洛特又说。

“可我是四星欧证。”黑色的Saber不依不饶。

“他们说我是四星里的五星。”兰斯洛特分辨道。

“但是我有钦定主角的脸,并且你的立绘丑。”黑色的Saber异常能言善辩。

真是赶早不如赶巧,站在兰斯洛特身边的不正是和自己一样热爱参加圣杯战争的圆桌骑士王么!英雄王见状,一边发出地动山摇的笑声,一边掏出克制Saber的天之锁把兰斯洛特和正在和兰斯洛特争抢最强四星位置的阿尔托莉雅Alter打了一顿。


这也太不讲道理了吧,比Berserker还不讲道理!这个人居然因为对自己的职阶克制有恃无恐,还仗着他的王少了一颗星星就开光炮一同欺负他们圆桌骑士!兰斯洛特对英雄王的所作所为感到义愤填膺,他看了看旁边依靠战斗续行礼装剩下1HP的阿尔托莉雅,一边吐血一边愤怒地喊着“亚瑟——————————………………”一边变回了原本狂化的Berserker,戴上冒着黑烟的头盔,打跑了前来找茬的金色吉尔伽美什。


作为变成Alter的圆桌骑士王,本着不轻易对人道谢的Alter本质,阿尔托莉雅只能默记着兰斯洛特对自己的帮助。不过现在这个样子道谢大概也是没什么用的,狂化使Berserker这个职阶的英灵又一次格外难以沟通,她不认为和兰斯洛特讲道理是什么很好的选择。如果能采取其他一些比较实际的表达谢意的方法就好了,基于这样的观念,作为美食家Alter的阿尔托莉雅自然而然地想到了请兰斯洛特吃饭。考虑到之前兰斯洛特和贞德、贞德Alter以及阿尔托莉雅圣诞节Alter的尴尬关系,她在叫了K○C外卖的同时去了Master的灵基保管室,找到了之前他们在圣杯战争中各自原本的Master礼装拿给兰斯洛特,力求顺利地与这位Berserker友善相处。

在与兰斯洛特愉快野餐的途中,之前发生过的事情不幸再度上演了。他们在远离迦勒底的地方遭到了后来被医生证明是不掉红瓶子的人工生命体、不掉牙的飞龙、不掉齿轮的素体、不掉羽毛的亚马逊女王、不掉马蹄铁的半人马骑士以及不掉爪子的奇美拉等等毫无实际意义的一系列敌人的袭击。起先兰斯洛特凭借自身的幸运还能每回合都能在间桐雁夜礼装减少HP的负面效果发动时获得NP,但是他看着阿尔托莉雅Alter拿着的虚数环,又看了看自己骑士不死于徒手的宝具卡,感觉内心十分委屈。

为什么我的Master就只有这一张很惨的礼装呢。兰斯洛特心想。这要是哪天被一个不幸运的英灵拿走,只扣HP还不给他NP不就很惨了吗!这一次周围也没有圆木更没有森林,甚至K○C的外卖里也不包括方便筷,就只有阿尔托莉雅Alter的虚数环礼装还剩一丝温暖。情急之下兰斯洛特只能去和他的王讲起了道理。

“那个,王啊,你看我原本的Master好歹是你那个支线的Master的叔叔,我们想要搞好关系的话借我你的虚数环开个宝具吧。”兰斯洛特用一串乱码说。随后,他抢走了阿尔托莉雅Alter的虚数环礼装,开了个绿魔放30%的光炮,成功地化解了眼前的危机,他们也得以继续愉快地野餐。

这件事情让阿尔托莉雅Alter意识到了垃圾食品外卖的不靠谱之处,回到了迦勒底后便立志改掉这个习惯。离开了垃圾食品的阿尔托莉雅从原本黑色的Alter变成了多了一个星星的NPC级阿尔托莉雅,没有人注意到她职阶没有发生改变因而稀有度下降了很多档次的问题,于是圆桌骑士们就此在欢声笑语中,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

(?????)

End.


FT

感谢观看我对老兰粉成黑一样的吐槽无料。

我已经是四个服都异常顺利接到老兰的人生赢家Master了,希望你们也能抽他到满宝。

长江超好,祝剑兰早日换画师改卡面,请喂他吃满种火和芙芙,谢谢。


LemonadeClaire

5.15.2017


评论
热度(15)
© MonsieurCRR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