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多年前的一个傍晚看到的
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很高兴认识你。

【SHIELD】【坑】全员向同居三十题

我会尽量写得欢乐一点神经病一点傻白甜一点的!!!

如果我说我有奇怪的虐点请千万不要仔细搜索!

大概分级G妥妥儿的

主要CP是科学组,WardSkye,WardMay.CoulsonMay的话我觉得更像是一家子的爹妈感所以应该不算是CP吧?SimmonsSkye我真的也好喜欢!!!

就是没有WardFitz,这个剧里目前我雷男男。

----------------------------------我是分界线

 

相拥入眠

    一级权限的神盾局特工Skye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跑去吧台给自己拿了瓶不知道名字也不知道喝起来什么味道的酒和一只不知究竟应该用来喝哪种酒的玻璃杯。

    反正只是不需要什么其他人出席的所谓庆祝酒会而已,尤其是当你身边全是六级或以上的特工的时候——让他们前来参与也挺靠勇气的不是。也许Fitz和Simmons会很乐意找她庆祝,但是她不确定找这两个天天和自己血细胞作斗争的人参加一个拜超级血细胞当上特工的庆祝场合是否合情理。Coulson是她在这里关系最近的人但是用任何借口打扰他都是她所不愿意的。May不在考虑范围之内,她知道这个第一印象是有点可怕的特工没有恶意,至少今天没有,而且她好歹也是会参加聚会的人,从那天他们发射084去太空的时候就可以看出——但是何必给自己找那么多紧张的罪受呢。Ward是她的SO可是——

    好吧没有什么可是。

    她给自己倒了浅浅的一小口酒,反正就是走个形式而已,天知道等到他们进入一个是白天的时区以后又有多少台电脑等着她黑进去。玻璃杯举到唇边的时候她听见身后有脚步声,显然来者也没有任何不想打扰的意思。

    “你忘了说Cheers.”Ward和平时一样似笑非笑地把基本上没有少的酒瓶举起来,瓶口凑向她的杯身,“Cheers.”

    “这可不在我的计划之内。”她翻了个白眼,“我没预料到你会比我还喜欢作死。”

    “那我把这句当作你对我说谢谢的另一种方式好了,”Ward往她的杯子里倒了半满的酒,“当初我的SO也是——”

    “我酒量就这么多。”她用指甲敲敲杯口,随意扯了个谎,然后将玻璃杯里的酒喝干净,往Ward身边挪了挪,给他一个拥抱。

    “谢谢前辈。”她在前辈这个词上加重了语气。

    “那我就装个醉顺便不计较喝多的人对我的嘲讽了?”后者笑了一下。

    “我也是。晚安。”

 

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特工女士,我觉得现在应该到了科学家这个物种的睡觉时间?”Skye半躺在床上,用一口“学得真糟糕”的英腔询(chao)问(xiao)着歪在床头几次睡着但又死撑着不肯回去睡觉的Simmons.

        “我是不会上你这个当的,Skye.“你休想趁白天睡个够然后在夜里把我哄走好随地乱跑。”Simmons没有意识到她自己的模仿能力比Skye还让人难以吐槽。

        “我们看个电影?生化危机?”Skye看着Simmons,“你这样的科学人士大概不喜欢这个题材?死神来了?也可能你不敢看?……”

        “才没有你想得那么没出息,我毕竟还是研究过奇塔瑞武器的特工,而且你也应该记得……”

        Simmons不再说下去了。Skye猜到也许那次她依然心有余悸。

“那我默认就是死神来了。”她自顾自地打开电脑,“没错我电脑里只会存恐怖片。”

        Simmons皱着眉头不说话。

       “哈?要我去把Fitz好拍档找来给你壮胆子?”

        “才不要!我是说,拜托,以这种借口打扰特工工作的行为是绝对错误的。”Simmons极不情愿地在Skye挪开一点的床边坐下。

 

------------------------------分割线

 

【啊在困的时候还是写出了上午的脑洞…感觉特别想搂Skye妹子现在…

以及我似乎get到了一个虐…对不起】

20140419

 

评论
热度(8)
© MonsieurCRR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