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多年前的一个傍晚看到的
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很高兴认识你。

【SixFro】【已平】Yesterday once more|故人游

Before you read




这篇是昨天(确切来说是前天)的高考作文脑洞,本来打算写家乡的但是感觉江苏的简直和我本命CP神贴合所以_(:з」∠)_




本来答应了小伙伴是昨晚就写完的,但是论文什么的太多...刚刚写完最后一个词就跑来敲完这篇文,一共用了大概是五十分钟的样子,果然参加高考的话有点久了啊...(但是字数也超了题卡嘛!【喂




忍不住为自己辩解一下明明那个长图的文案有希望的!但是云图这电影的画风就是不让人HE,为了遵守我HE的承诺那就只能写文了【别




容我补个刀,你们知道为啥视频和长图虐吗,因为我在看过的电影里还没看过哪对像他俩这样,被官方发糖的唯一目的就是拆个痛(×




好了,下面是正文,希望大家观看愉快。有错别字是很可能的事,写了一天英文单词我都丧失了汉语拼音的基本能力了...欢迎捉虫我会尽快改的!




——————————————————————————————————




 




感觉双腿有点不听使唤地丧失了力量的Rufus Sixsmith坐在公寓的椅子上。从远方提回来的旅行箱比离开时满了一倍,此时就静静地锁住放在脚边,而他却没有勇气打开收拾里面的旧物。




他早就没有了先前那突如其来绝望的样子,只是疲倦得什么也不想做更不愿意动一下。用倦怠这样一个老气横秋的词来形容一个上下求索前途无量的年轻科学家可不是什么恰当的事情,别人这样想是因为他们并不觉得这样一个人还有什么好对生活感到不满足的,他这么想是因为不想让自己看上去由于失落而显得格外可怜而已。




他至今没能适应左手小指的沉重感,在永不止息的时间中,他那样毫不犹豫地选择一个责任的用时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不是什么海誓山盟一类的壮举,只是他为自己的勇敢找了另外一个借口。




不,他无论怎样都不会傻到用死亡这样的方式结束自己,毕竟他的思想境界还没有高上那足以追求另一个开始的一层。他所坚持的科学说服他,青春和热情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尽失华彩。所以这只是另一个信仰,违背了宗教却同样可以让他在迷茫中得到一丝支持的信仰。




可是他还是忍不住相信不朽这个没有一点儿理性意味的词。那封留给他的信件,在回来英格兰的路上他已经反复看了十几次,他没有理由拒绝Robert那个虽然承诺得太久但意味明确的邀约。他经历过那些因为有期待而格外充满信心的时光,虽然那么想让他看起来会很蠢,但是他依旧仿佛能够感觉到自己的所有举动都会为远隔千里的人所熟知。只是这次他要坚持得更加漫长。毕竟他没能强大到从死亡手里抢回唯一的眷顾,而是放了手任其在他视野之外重新绽放于新的躯体,除了迫使自己更加相信那个诺言是真的以外还有什么可以做呢。




 




 




感觉双腿已经无法承受自己苍老身躯的Rufus Sixsmith坐在小巷的椅子上,他在曼哈顿的阳光下眯起眼睛放松着自己时刻都略有疲倦的关节,身旁坐着自己唯一在世的朋友让他感到很快乐,自从来美国以后他很少感觉到这种类似传说中的自我实现感。Megan在假期刚开始就赶过来看望他,此刻比他还聪明几倍的侄女在揉搓着他遍布褶皱的右手。




连续几天他都会带她来同样的地方,花一个上午的时间晒着太阳听对面音像店门帘里流淌出来的钢琴曲,他保持这样的习惯已经有一段时日,他早就知道了那个文艺而略微怪咖的老板的习惯,在大概十点一刻的时候会播放那张他最喜欢的碟子。




Rufus从未听他弹奏过这支曲子,但是对于一个不懂音乐的人来说这样的旋律本身就是一种怀念。当初他自作主张地留下了那份有不少涂抹痕迹但对他来说堪称完美的初稿,重新找来五线谱然后手脚笨拙地抄对每一个音符对他来说可比填一份实验报告来得困难很多很多。他幻想自己是个Robert那样的作曲家,也许那就可以多一点分享那些Robert在信中提到的,和Ayres之间仿佛千丝万缕的共鸣,或许他可以挽回些什么,或许即便改变不了历史也可以和那个他已然错失的人贴得再近一点,让他在自己的梦境里再真切一点。




待他将自己抄写的曲谱送去出版时,世人早就忘记了Vyvyan Ayres也更不会记得Robert Frobisher,战争让他甚至失去了那个得到《云图六重奏》碟片的唯一机会。他远赴重洋的时候心里想着那样也好,毕竟无论时间,对一个大人物的爱难免会为他人的烦扰而变质。




至于他在曼哈顿偶然发现的这家音像店,除了不相信这只是单纯的机缘巧合以外,他也想不出更多的话可以解释。最终他还是无法认同什么有永恒的信念这样的说法,但是他已经在人生中瞥见了不朽的一角。不朽的东西在于它所成就的那一刻,从Robert写下最后一个音符起便开始如次声波般默然却执着地影响着所到达之处的万事万物。




Megan第一次问他要不要买下这张碟片的时候他只是摇摇头——他可以就此满足于四十年前对他的最后一次托付,在失散了那么多次以后他还是在自己有些不堪的时候与他以这样的方式重逢。




 




EnD.




 




大柠 20140609 凌晨

评论(6)
热度(11)
© MonsieurCRR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