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多年前的一个傍晚看到的
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很高兴认识你。

【GotG姐妹组】The Split

原作:《银河护卫队》(包括前传漫画和电影)

CP:Gamora/Nebula →卡摩拉/星云

分级:PG

警告:有剧透,虽然CP向不是很明显但它还是一篇姐妹文!!!!没过电影的别点。不喜欢姐妹向的也别点。没看过电影或者不喜欢姐妹CP的真的不要点!!!

注释:1.我有病,我只有脑洞。人物不属于我(我也不敢说属于彼此,怕被杀【呸)

          2.用了电影前传漫画的梗,就22页快去看嘛_(:з)∠)_

          3.标题就不翻中文了......大家感受一下这个词的意思就好......中文找不到信达雅的翻译QAQ

 

【我只看了电影前传的漫画,别的部分都是脑补的。这只是寒冷如秋风的CP的爱好者自己用来填肚子防止饿死的产物。有其他理解错误或者OOC或者错字请告诉我,有也喜欢这对的快来抚摸我,请我吃东西感受人间真情就更好了。】

 

——————————————————————

  

卡摩拉最终在废墟里发现了一只从手腕处截断的右手,切口处垂着导线,螺钉碎片和金属纤维,手指以上的部分是和它的主人的皮肤颜色一样的深蓝。

星云的手掌不像任何她见过(或者说,杀死过)的恒温动物一样温暖。就像灭霸说的那样,“想得到力量就必须抛弃软弱”。在抛弃软弱的路上星云走得比很多兄弟姐妹都超前——当自己一次次得到基因强化并修复改造的时候,星云身体上大块大块的金属骨骼与机械义肢让她看上去像一件愈发完善的,人工智能操控的精密武器,而自己还依然只能做个杀手。

卡摩拉不确定他们有没有对星云的脑子动手脚。不过话说回来,即便是有着与生俱来的名叫同情、感激、宽容等等情感的,普通的高级智慧生物,它们也会随着丢弃软弱而被无限压缩最终禁锢在一个残缺的神经回路中。她不可能指望星云像自己那样假扮成一个有着冷漠机器般思维的人,从相见的第一面就认定了这种不可能性。彼时卡摩拉用着她尚未消化双亲被谋杀的天真思维去理解姐妹这个词的含义,下一秒就被星云一个肘击命中胸口,因为显然她张开双臂作拥抱状的姿势太易于攻击。又过了很久她才领悟到自己似乎应该为那个肘击而感谢星云,毕竟她对自己没有下死手。

她还很快就知道了星云,即使是小时候的星云,不那么像一台人工智能,但和自己使用着同种语言的星云,也始终保持着她自己的理解模式。她们都用父亲一词称呼灭霸,不过这个意味着无条件的服从的词汇说明不了什么。除此之外星云极度吝啬像“别人”那样使用表示亲缘关系的称呼,比如说当她说出“姐姐”的时候就必定代表着嘲讽或者愤怒,否则她宁愿多费口舌地说“我们都是效力于灭霸的他的女儿”——这话对于听者来说,其实和“我们按照灭霸的指令杀人”并没什么两样。

将自己最尽心培养的并且最得力的杀手称作儿女以表示自己的得意并借缘示威,仅仅是灭霸自己的主意,仿佛这样能更加衬托出“没有抛弃软弱所以无法变得强大”的生命的低人一等。也许卡摩拉从最开始就应该彻底连同软弱一起丢弃掉姐妹这个词语,毕竟她长久以来寄托了希望但最终也只是落空。

想要强大就要抛弃软弱。不假思索地割断一条机械手臂对于星云来说不是难事——作为一个早就抛弃了软弱地砍断自己血肉之躯的人。

你怎么可能战胜一个像我这样的战士。记忆中的自己对着坠下山崖的星云说。

可惜你还是兄弟姐妹里我最不讨厌的一个。记忆中的星云一边操控着没有人性气息的机械手指击落自己的飞行器一边说。

这下反倒自己是那个更加无情的人。可是无情的人是绝对不会因为迫切而屈尊开口叫星云一句妹妹的。卡摩拉似乎略微懂得了关于星云的一点点,仅仅一点点——灭霸的思想凭借着与星云的身体紧密连接着的机械,像操作武器那样支配她的动作,而星云仅剩的情感只能操控她对自己说出口的语言,也许他们真的没有对星云的脑子做什么。

“希望你能靠它活下去。”卡摩拉在普拉克修斯的云墓里背过身去,给星云丢下一把刀。

“你们才疯了,都是疯子。”星云的身体悬挂在战舰的残壁上。她讲话的语气和切断手臂的动作一样坚决。

 

END.

评论
热度(10)
© MonsieurCRR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