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多年前的一个傍晚看到的
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很高兴认识你。

乱讲。

涉及三次元和专业。和我自己对世界的中二的可能不科学的看法。

涉及负能量和骂人。不想被污染的千万别点。

 

 

 

想写个类似的骂个痛的文章的想法已经挺久了吧。最深处总是觉得自己在为了让自己看上去像个正常人,一点都不扭曲不黑暗,所以包装得像个正义战士。其实我觉得那个自我成就还是挺扯的,要么是我不是正常人,因为装了这么久我还是始终进入不了我的假身份。安静下来看看自己,和原先比一比,只是更扭曲更阴暗而已。

原因不重要,也更不愿意想。想与不想都是一个结果毕竟。最近被实验分析洗脑洗得也累不爱,觉得对找原因真是【。

说到实验,感觉昨天在空间里莫名被某个同学不提名地挂出来也真是醉。这里我可以承认我学习不好,反正我一个高考物理不及格的人学统计学实验就是学不会,但是他妈的这不等于给任何人拿我学习不好说事儿好伐?不过话说回来自我感觉良好到不行连老师都嫌弃好严重的人鄙视鄙视我统计学得差我也是蛮荣幸哦?!

这么说不重要。其实最简单的还是,我喜欢的人要是这么说我,我保证啥也不说。但是我被我讨厌的认为有病的人挂出来我就是不痛快。所以觉得活人这东西也奇怪,如果是轮到我去劝别人,我肯定会说“他这么说因为他傻逼”——在自己完全知道换位思考以后不会奏效的情况下。

还是虚伪的。装不装正义使者都是虚伪的。都是做给别人看的。一直一直说如果有个和我自己思维完全一样的人就好了,那我就可以毫不担心地和她一辈子一起生活了,只是今天第一次想,万一到了这种时刻,那个另一个自己也束手无策了呢。——人们热爱幻想,热爱假设“如果这样就好了”的原因就是它们不会实现。因为实现了以后更多的麻烦都是我们从未考虑过的。考虑有什么用呢,反正又不会是真的,不如就这么欺骗自己好了。这种无尽循环的模式,其实也挺完美的。

很喜欢这学期教统计的老师,虽然他是个物理专业的自然科学吹和心理咨询黑,三观戳遍我的雷点但是我也还是喜欢他。觉得他和高中的数学老师挺像的,大概都是,热爱自然科学而且平时里把它当成爱好和乐趣的一类。是我以前非常想成为,现在也很想成为的一种人,虽然两三年之前我就完全不再抱希望。也是我觉得很崇拜的尊重的一类人,那种感觉挺不好说的,不过也不是说所有这样做的人都会崇拜。

印象比较深的他说过的一句话就是 心理学拿来统计真是流氓的做法,因为心理学里没有那种可以运算的测量值,不能运算的东西拿来搞统计是耍流氓。想了想觉得也没什么可以反驳,尤其是当实验下课以后再上统计的时候。最近一直在纠结内外部效度的问题,莫名联想到波粒二象性的学说来。总是觉得心理学的实验真是太扯了要么你忽略个体间差异要么你忽略个体重复实验的差距,反正最终交叉分析了一大堆,结果还是有差异。昨晚下课以后郁闷得想骂街,大概就是这种最复杂的东西研究了也不一定研究得透,而且只要实验的样本之间有一点差别就得不到确切的结果,人类还是在自己作自己玩。他娘的学个心理我们就好好搞诊断搞咨询好嘛,传承知识的人对掌握的东西本身都没法全盘接受,那么我们再向外传递这样的信息又有毛毛的意义。这也是看完Lucy以后我最想表达的思想之一。有同专业的科研爱好者请别来找我的不痛快,至少我对这个学科的刻板印象就是同医生一样帮助一个个体一个群体或者一个社会的工作。更多的内容我也不愿意想,到头来我所坚持的还是智力水平发展了进化了有些问题就不再是问题了。你问原始人光的传播路径试试,他第一反应要么是和你交配繁衍要么是把你敲晕明早吃。总是感觉一切东西都提前真是有违自然法则的,但是我他妈的又不知道与之相对的自然法则究竟是什么,估计被某些人看见又要先打死再撒盐烧了。

引申来讲。觉得Lucy的某些设定蛮扯,但是“因为你做不到所以你无法用实例否认”这个东西本身就是给所有的写小说的写剧本的人开脑洞用的,像我这种写个期末论文还惦记着用神经科学解释一下给冬兵洗脑的可行性根本就是有病。除了看出我充其量算是半个装逼KY抬杠的狗以外没有任何实际意义。“无知才会让这个世界变得复杂,而不是知识”这句话听得我想哭。原文不太记得大概是类似It is ignorance that bring this world chaos ,not knowledge这样的吧,因为我们始终不能全面认识这个世界,偏偏我们知道得越多一点,接触到的待探索的未知就更多,因而有误解有争执有了不信任,然后再产生仇恨,猜疑和妒忌。人和人之间有的只是差异,只是我们的喜欢和不喜欢,而绝非是否完美或者有多少缺点。对不喜欢的人我们只是恰巧看到了你所不能接受的他待人接物的方式,或者她对你的态度导致的行为,却没有想到他人眼中的这些人,那些他们喜欢的人眼中的这些人,可能是亲切又和善的。我们因为先入为主的讨厌而没有想过,或者很少会正确地想过,万一他只是用了错误的表示帮助的方式了呢。我们不愿意这样做所以永远不会这样做,而这一切的大前提正是因为我们还尚缺乏很多很多很多很多的认知能力。

可是我又毫无胆量地去说这样的不好。一个个体突变式的进化导致群体的恐慌,恐慌易被错误诱导,随后产生误解,误解带来仇恨,仇恨引起冲突。思维方式,和遗传基因都一样走这个循环,至少在我看来。虽然刚才写完这句就又意识到我犯了自己鄙视过的归因错误和随意分类的忌讳。后来和基友吐槽的时候说,一个人进化到最后变成了一个U盘,还是搞不好就会烧掉一个电脑的那种。其实Lucy对于世界来说不是一个U盘那样简单,她是intelligence的存在,是AI的最高境界但还是mankind intelligence. 等到全世界的人类都成这德行的时候,的确我们获得了知识,获得了推理和分析能力,获得了理智。变成很多个CPU,不说话,不面基,不看电影,不逛街,不出去吃喝,因为以上所有问题靠数据传输就可以全部解决。这么想的时候往往能让我知足,就算这个假设是我今生都无法看见的,像前文说的一样,所以我才敢放心大胆地这样猜,对于不靠谱事件的信任度可以完虐现实生活的三条马路。

说了画风突变的很多东西以至于想结尾的时候根本无法结尾因为这他妈的让我无法总结出一个什么什么中心思想来。一切都和“人类真是太可怕了”有关但是最终什么都论述不出来,就像我喜欢又不喜欢的生命伦理学课,讲了各种矛盾最终纠结不出道德上的高下来。所以人类真是太可怕了,还是蛮正确的。

写的时候哭了好多次,后来和妥妹说了很久很久的话。人类真是太可怕了,明明我厌恶着自己事儿逼但还是在事儿逼着。

反正就这样好了。懒得再多写什么东西。没人看的东西自勉一下存个档。

【如果有人真的看到这里了那我真是要感动得哭了。谢谢能看这么多没头脑的东西,如果这些让你想和我友尽的话我也不会说什么的_(:з」∠)_

 

 

大柠

2014 10 24-25

评论(8)
热度(1)
© MonsieurCRR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