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多年前的一个傍晚看到的
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很高兴认识你。

【根肖】The Trace File 还是一发完

THE TRACE FILE

分级:PG

CP:Root/Shaw

警告:可能OOC

 

 

【看完405的脑洞。贱兮兮的傲娇和面瘫的痴汉有特殊的谈恋爱方式。】

OOC是我的,没细捉虫还是有错告诉我谢谢_(:з」∠)_

 

 

枪声结束的时候,她的耳畔也随之一片寂静。机器没有指示她下一步要做什么,倒是耳机里Finch的声音接在她极细微的吸气声之后:“Ms.Groves,你还好吗?”

一直是这样的语气,只不过换做平时,Finch对Shaw和Reese说这话的次数要多得多。她注意到Finch又用回了那个彰显着他的风度的称呼,只不过看在早些时候他难得地说出Root这个词的份儿上她懒得计较。

“不怎么样。”她贴着酒店的墙壁站稳,在肩膀碰到墙纸的瞬间又叫了一声。“真他妈的够狼狈的,”她压低声音骂了一句。上次自己被弄成这副惨样似乎已经是好久以前,她并不是那种会轻易遗忘的人,再说了,自己跑了那么远的路,最终不仅连机器的影子都没见到还附带上挨了Shaw的子弹,这种事儿换了谁都不会忘记的。

第一次见到Shaw的时候她说她享受这些,Root还记得。因而她至今都有些好奇如果当初自己一个狠手把电熨斗按下去会怎样,或者换了Shaw去挨Control那来来回回几十次人工心脏病发作又会是如何。好吧,其实并不是真的想要看见,只是——疼才不好受呢。也许Shaw的目的只是轻而易举地撒谎以完美维持她的杀手气场而已。机器没有向Root明确阐释过这一点,难道天杀的一流的人工智能这会儿已经自动屏蔽了这种不重要的,打情骂俏的时候才会拿来说事儿的细节了吗。或者是管理员福利什么的,不过Root可以一直让Shaw和机器吧这个秘密保持下去。

“告诉我你要去哪儿。”Finch在她喘了一阵子,做好准备离开的时候发问,有好几个瞬间Root都在考虑Shaw和Reese是否也觉得他们的老板和鹅妈妈没什么两样。

“Ms.Groves,”耳机里Finch还在继续,“它是否给了你明确的指示?”

“她很安静。”Root用气声说,“可是我——不能被Riley警官抓现行,Harold,没什么比那样糟糕了,相信我。”

 

身上带着弹孔回到布鲁克林的一个安全屋以后,残存的力气只够她像往常一样扯扯嘴角,然后问候一句“Hey,Sameen.”向前踉跄的时候,Root被Shaw撑住了另一边没有枪伤的肩膀,于是她很乐意地借势把那条手臂也环了上去,顺便在被Shaw半推半抱地向屋里走的时候踢掉了高跟鞋。

“啊这样好多了。”Root极为迅速地把头往Shaw颈侧一靠,“你又在翻白眼了Sameen,但你看我不是故意的。”

Shaw哼了一声,但还是没忍住翻了翻眼睛。她一直推着Root坐在墙角的扶手椅上,回身去拿急救箱,转身走回Root面前,盯着她看了两秒钟,“我可不想制造一种‘我把你按在这里突突了几枪’的错觉,要不你——啊这样好多了。”她推了推Root提起来的右膝盖,搭在另一侧的腿上,对着有些得意地跷着二郎腿的人强忍住了再翻一次眼睛的冲动。

“不许乱动。”Shaw蹲下身,正对着Root肩膀上的枪伤,双手麻利地戴上手套,取出镊子纱布针筒一字排开,麻醉剂的小药瓶拍在地板上发出一声闷响,同时她抬起眼睛,气乎乎却缺乏底气地瞪上去。

“Sameen,”Root把刚才一句简短的惜字如金的话完全当作耳旁风,伸过没有伤的左手捏起Shaw前额永远垂下来的一缕碎发,有些同情地看着她(和她手里已经贴近自己皮肤的针筒),“我终究都会找到你的——”

“再废话一句我就慢扎快推。”Shaw充满威胁地晃晃手里的针管,“还有明明就是我在找你,说大话不可以太过分。

“她会站在我这一边的。”Root晃了晃脑袋,在针尖刺进皮肤的时候轻轻皱了皱眉,“可是Sameen还是不怎么高兴的样子,嗯?”Shaw此时取下了枕头,专心致志地不甘示弱地与她对视,“可能是我在任务里被枪击了,她暗自担心我却又不肯说,不过可能性更大的是,被派去出打膝盖的任务的人是我而不是她,这会儿她在生我的气,你说呢?哪一个比较准?”

“安静一会儿。”Shaw慢吞吞地说,确保每个音节都念得饱满且咬牙切齿。

“好的,医生。”Root拨了拨刘海,然后信守承诺地把左手也垂放在膝盖上,一言不发地盯着Shaw清洗伤口的双手,虽然这完全无法成功引起后者的注意。

“有话快说。”沉默到约莫五分钟的时候Shaw头也不抬地丢出一句,伴随着镊子夹住弹片再甩在铁盘里的一声清脆的碰撞声。

“可惜——”Root又等了一阵子才肯开口,“我说过叫Harold转告的意思,就是,叫Harold转告。Sameen,有的时候我们要理解字面意思,况且我们谁都不会爱好什么苦情的戏码,你说是吧?”

Shaw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夹起另一片干净的纱布擦着缝合的伤口周围的血污,“唤作是我,就立马躺下来睡到天亮,可是我想了想大概豌豆公主般的人才还要洗澡什么的,掩盖她刚刚经历过的枪战一类的光荣事迹。”

“你说错了。我可是相当自豪的。”Root偏过头来,习惯性地歪歪嘴角算是笑着说。(“我更倾向于把那理解为嫌弃脸,真后悔当初没有趁着还有机会一拳头打上去。”Shaw这样评价。)“给爱丽儿搭把手吗,茉莉公主?”

“这比喻真是糟糕透了。”Shaw给她扎好手臂上的绷带,托着Root的手臂绕开椅子扶手。此时她心里想着的是现在她需要打人或者是打开一瓶高浓度的烈酒来发泄糟糕透了的心情——“与Root相处”事件本身的评估属于两个极端,Root可以让她感到轻松或者压抑,而面临着“一个武力值基本为零,在战斗中需要借助人工智能才能保持任务进行的技术宅因为自作主张差点丢了小命,那条命却偏偏特别值钱”的状况的时候,显然把这种不按套路出牌的人拖过来痛打一顿是最坏的选择。当然了这其中包括私人原因,Shaw不愿意承认也不会否定的原因。

“喂。”Root抬起头来看她一眼,顺带寻求一下自身的存在感。下一秒钟她收紧下颌,没有迟疑地吻了Root,——这并不常见,所以等下她更要在争夺话语权的时候抢占先机警告Root以后不许拿这个开嘲讽。至于别的她可以不在乎,比如说被Root笑话吻技糟糕,“那我就不惊讶你在这之前没有女朋友了Sameen,我觉得,也许大部分愿意花心思谈恋爱的女孩子都会被你吓到的。”

谢天谢地,她第一次这样对Shaw说的时候,还保持一脸镇定,像个一本正经的,同感共情地给因失恋而闷闷不乐的高中生做心理辅导的老师,虽然留在唇角的报复性的吻痕显得和那个想象中的身份不太搭。Shaw暗自决定下次她再敢突兀地吻自己就一定在她嘴唇上咬个口子出来不可,可惜后来她没有机会那么做,因为Root精通察言观色并......得寸进尺。

“我本想赞美你进步显著,”Root分开她们贴在一起的嘴唇,侧过头去,用半边脸颊轻轻靠着Shaw的一侧额头,慢慢地调整着呼吸,“不过我觉得——”

“你要是以后敢拿这个和我说事就死定了,嗯?”Shaw向后倾身,抬起右手掐上了她的肩膀,冲着她展示出来的“此时此刻我就是这样无害”的笑容挑了挑眉毛。“你说对吧?还有少来拿什么你可不怕威胁的话搪塞我,以及,最后的最后,先收收‘我们不来一发么’的眼神,我没有和伤残人士滚床单的想法,comfort sex也不是借口。”

“那我是不是应该说,真可惜?不过,反正你就是知道,你永远在我要追踪的名单上。”

“不客气Root,要我重申一遍刚刚是我过来找你的吗?”

“当然不,YOU are welcome——”Root又晃了晃脑袋,“你知道我也爱你Sameen,而且刚才我可是说得再清楚不过了,你是在我的名单上而不是她,嗯?”她直起腰板,这个动作使得她正对着Shaw的眼睛。

“在我下次来找你之前,你也许需要编造点花言巧语,装作它们是个解释。”Shaw后退了一步,“加上你休息的时间一共八小时,而且我正巧听说最近你的机器救兵朋友有点儿忙,要知道平时我不太热衷救你的小命,到处找你挺麻烦的——”

“我还得提醒你欠着我些别的什么,所以算上kiss goodbye 的话,我会说成交。”

 

 

END

10.30.2014

【一个不会谈恋爱的人真的编不下去了对不起。】

评论(6)
热度(25)
  1. Shoot-POI百合病友收容所MonsieurCRRR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OI百合病社
© MonsieurCRR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