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多年前的一个傍晚看到的
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很高兴认识你。

【HP】佩洛西昂的双重生活(Sirius中心 未完)

预警:

已经不写HP很多年。不代表我爬墙爬回去了。文风可能很纠结。觉得雷的不要点谢谢~

算是半AU,有原创人物,觉得原创人物雷的也千万别点喔

借了维罗妮卡的双重生活的题目,内容和那个书(还是电影)完全没有关系。可能有相似的梗但是我没看过电影不太清楚

如果你认为这是篇BG那他就是BG,如果你觉得这里没有CP那他就没有CP

后面可能会比较暗黑。

@啪嗒。一条鱼掉呀掉下来。 五月的时候那个脑洞如果你还记得的话。我先写点再往贴吧里发 如果你觉得擦边球或者和主题不合我就不去那边发了_(:з」∠)_

(梗我最后解释,反正部分脑洞是我俩讨论好久的 大家能get多少就get多少)

——————————————

 

Procyon’s Double Life

佩洛西昂的双重生活

 

1.

小天狼星·布莱克讨厌暑假。如果必须要在漫长的暑假里找出他最不讨厌的一天,那就会是也只能是暑假的最后一天。

天气不能影响他对八月三十一号的热爱,尤其是在他即将上三年级的时刻。这代表着母亲的一整天都会扑在即将入学的雷古勒斯身上而不会在意自己究竟在哪里做什么——他有几乎一天的时间摆脱父母并和詹姆在对角巷吃着冰淇淋逛橱窗。他的衣服和头发都被念了防水咒:在这一点上他和詹姆的审美还有很大差距的,至少他不觉得把自己弄得很惨烈还要淋雨的样子会是多么帅气。(他更乐意相信对自己乱七八糟头发的吸引力的信心是詹姆打了一年魁地奇的职业病。)

“我有件有趣的事情一定要和你分享。”詹姆拉着他在冰淇淋店里坐下,神秘兮兮地冲他摇着手指,“我说,你到现在还不觉得是什么事情吗?”

“啥?”小天狼星眉毛一挑。

“你是装傻还是真不知道,我收到这封信的时候还以为你是趁着假期我们抓不到你就约了个和你一样恶趣味十足的女孩子开始拿你好哥们寻开心什么的——”詹姆从口袋里抽出一个信封,“嘛你看,要么这就是个我们平时没有发现的另一个人才,要不是字体和署名,我绝对一万个相信这封信会出自你的手,朋友。”

他带着一脸“才不稀罕看内容”的表情抄起信封来看,在退信地址那两行字上来来回回看了好几眼才犹豫着装作刚才的表情根本不存在一样抽出信纸然后展开来。平心而论,笔者的某些嘲讽的语气和恶作剧的创意都让他感觉到像是找到了知音一般(他没想承认和自己很相似,因为他就是觉得自己要更厉害,并且也有足够的信心相信詹姆也会这样认为)——唯一的问题是他对这个来路不明的知音缺乏根本的了解。

落款是佩洛西昂,地址是伦敦格里莫广场12号。

“如果让我找到这个恶趣味十足的家伙,我很有可能先揍他一顿再和他做朋友。”他这样皱着眉头将信封还给詹姆。

“也可能是她。”詹姆补充了一句让人摸不清头脑的话。

 

他在假期最后一天的晚上写了封简短的信件,思忖措辞和内容花了他将近整个晚上。一个只联系过朋友们的假期让他有些忘了怎样正式地对陌生人遣词造句,因而他推翻了几种诸如“快告诉我你是哪个冒充我的这不好玩”等的开头。他最终敲定的方案一度让他感觉自己蠢透了,“我是同样住在格里莫广场12号的小天狼星·布莱克”他这么写。

待他打开窗放猫头鹰飞出去送信的时候,天色已经快要蒙蒙亮。看着他棕色的猫头鹰飞离他的视野,小天狼星突然觉得自己真的蠢透了。往后的每一秒他都觉得那个远去的黑点会慢慢变大,然后看着自己的猫头鹰把自己词穷的信件送回自己手里来。哪怕是一个小时以后,两个小时以后,也是一样。

在迷迷糊糊睡着之前,他没忘记把窗户打开,心里依然惦记着睡梦中猫头鹰会带回来一封查无此人的信件。雷古勒斯在他的梦里冲进来一脸兴奋地把他摇醒,他朝着窗外已经亮起来的天空看去,还是没有猫头鹰的影子。

于是他决定暂且把这件事情忘记,在父母的叮嘱和唠叨中牵起弟弟的手。雷古勒斯的身材和他一样瘦高,头顶已经超过他的肩膀。他眯起眼睛打量着换好巫师袍的弟弟,嘴里忍不住嘀咕了一句“一本正经”之类的话。不过话说回来,每年开学的时候之所以让他讨厌,无外乎是母亲一脸委屈地抱怨他的学院是何等地让她失望。对于雷古勒斯根本(目前根本)没有提起学院这个让他永远头痛的问题这件事来说,他心里也是有点感激的,并且默默希望最好在他们上车之前别提起。

“只要你别像你哥哥一样让人不省心,我也就没什么担忧的了。”小天狼星早就学会了在母亲这样教育弟弟的时候对其内容置若罔闻。通常这也可以代表说教即将结束,然后他马上就能离开他们然后躲进列车的车厢里。

“梅林保佑我弟弟,让他分去斯莱特林吧,”莱姆斯打听起雷古勒斯的时候,小天狼星这样回答。“这样可以免去我妈的年度反社会时间,因为她说话的时间有限,也许她就可以忘记,也有可能是懒得再浪费时间数落我了。”

“哦!”詹姆大声打断话题,制止了莱姆斯即将说出口的劝导性的话“见鬼的兄弟纠纷真是让人心累啊,鹅妈妈莱姆斯,快可怜可怜这个刚从唠叨中解脱的,身世悲惨的年轻人!”他的语气夸张得像是在说唱歌剧,小天狼星忍不住率先哈哈大笑起来,掀起外套努力地装出委屈的泪如雨下的样子来。

“布莱克先生,快擦擦你的脸。你和波特先生下课后到我办公室来——”彼得板起脸模仿着麦格教授的语气,“你们在火车上真是太能吵闹了,我要关你们的禁闭,没收十个巧克力蛙。”

“都给你,给你,给你。”被成功分散了注意力的小天狼星开始用巧克力蛙巫师画片丢彼得,詹姆在一旁清清嗓子:

“小天狼星,哥们儿,我昨天做了一个伟大的决定!如果你现在没有收到一封写的不是你名字的信件的话说明我还是成功了——”

“我以为你把这茬给忘了。”刚刚努力抛到脑后的事情又一瞬间占据了小天狼星的思维。虽然现在他不像早晨那么担心信件被退回来(意味着他,一个恶作剧的大师,竟然不明不白地被一个不认识的人给成功地整到了,那真是要丢尽他的脸),但是他的脑海里还是有一百个詹姆和一百个面容模糊的佩洛西昂嘴里说着好奇心会杀死一只猫——那只会增加他心中的好奇而已。

“看来这个家伙冒充你可真是有两下子。”詹姆搓搓手,“我真是越来越期待,你说这人会不会赏脸回我一封信呢。”他撕开一盒巧克力蛙,看了看另外两个一脸茫然的人,和皱着眉头恨不得在额头上写上“我在思考不要和我说话”的小天狼星,又清了清嗓子,开始对两个朋友讲起他假期里受到的奇怪的信件的故事。“信不信由你,”他使用的是这样的开头。

——TBC

评论(2)
热度(5)
© MonsieurCRR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