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多年前的一个傍晚看到的
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很高兴认识你。

【根肖】全面净化 Full decontaminatiion

原作:Person of Interest/疑犯追踪

配对:Root/Shaw 【顺序表示Top/Bottom】

分级:NC-17

警告:OOC

送给阿伏 柴火和我坟头开遍鲜花的节操。

小清新的我,第一篇NC17就奉献给了这俩...写得我周身僵硬【。

乖孩子不要点开喔。

不好吃也不要怪我,我几次失败的NC17原因都是像写实验报告。

没捉虫,可能有错字。

 

正文

 

“你这次也一样吓不到我。”Root跷着腿坐在众多电脑之一的面前,背对着淋浴间里赤脚走过来的人,“就算你不穿鞋子我也感觉得到,你现在周身散发的水蒸气就像正对着我后背放了一台加湿机,Sameen.”

“嗯,谢谢?”Shaw依然没有穿上拖鞋的意思,毫不介意地在地板上留下一片水渍,在Root身后站定,然后夸张地学着她的样子叫了一声。

“天哪Samantha,你是个活在十年前的情窦初开的小姑娘吗?”Root回头的时候她抓紧时机翻了翻眼睛,“你对《拉字至上》的执念真是完全出乎意料。”

“不客气。”Root歪歪头,一边用手拢起头发一边从椅子前面起身,路过Shaw身旁的时候捏捏她的肩膀,“只是打发一晚上时间的方式之一,本来还想邀请你的,要知道——”

“还是算了。”Shaw拧着潮湿的头发,在耳边吹风机的嗡嗡声里冲着浴室磨砂玻璃上的人影喊了一句,“如果哪天他们设定出了一个杀手,我就同意你的邀请。”

 

Root说得没错。他们的工作还没算结束。病毒还在手里就意味着这个晚上也是工作时间,区别在于无需假扮一个身份融入某个嫌疑人所在的群体,做个不称职的文秘或者大材小用的劫匪;你的合作伙伴不是戴着警徽的前特工或者经验丰富的惯犯,这里只有一个——Root,假身份该死得多,Shaw永远无法连续记住的Root.现在她需要找点事情做,代替盯着另一台电脑屏幕上运行的程序代码看到眼睛发酸,而这里目前又没有Root可以招惹。好吧,Shaw其实觉得这个曾经五次三番地,直接或间接给自己找过不少麻烦的人并不是开始她想得那样讨厌,尤其是她看见她挨下主控者几十支针筒以后面容发灰的憔悴(还装作很镇定的)样子的时候。

眼下Shaw的选择只有一个,显然那不是按下《拉字至上》的播放键。她穿上Root的浅橘黄色拖鞋(并翻了个白眼,第一次见到这双拖鞋的时候它的颜色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走到狭窄的厨房门前,翻出了相处甚欢的平底锅和冷柜里的小牛排,给锅加热的时候心里愉快地想着既然Root算是默许了她在自己的房子里存牛排和速冻披萨,下次也许可以得寸进尺地在Root家里放上两瓶高度的酒,好让Root买的樱桃和橄榄派上用场。

Shaw一边翻着锅铲,一边犹豫着等下要不要趁着锅还热的时候打两个蛋进去,随后身后伸过来一双动作坚定的手,一只拿走了她手里的锅铲,另一只将她拖到自己身后。“一个给人家做保姆的人怎么请得起清洁工,亲爱的,看在我把最喜欢的浴袍和拖鞋都让给你穿的份儿上,别把油溅在上面。”

“谢谢保姆帮我弄吃的。”Shaw干巴巴地挤出来一句,然后句末的尾音一口憋在了喉咙里。Root身上的白色围裙带直接贴在她腰间的皮肤上,围裙和身体之间没有家居服或者睡衣哪怕一件内衣也好。她死死盯着那个完美的白色绳结,松弛地搭在Root药剂,两边剩余的带子很长,一直垂到匀称的大腿上。这太他妈的Root了,她的名字就是这样一个场景能搭配的最恰当的形容词——绳结本身就如同面前的人一样,总会让人觉得她在你移开目光的时候死死盯着你看,而与你对视的时候又仿佛在叫嚣着“我是如此地无害你干嘛看我的眼神那么复杂”。

她在脑子里单曲循环着一句“民以食为天”暗暗忍着走过去在Root腰间或者大腿上捏一把的冲动。她知道那么做不会让她等下更好受一点。Root此刻一定在心里暗暗地得意地笑着。因为没有哪个平底锅会在盖上盖子以后还会往人身上溅油污的。

“我只是打算准备点宵夜随便吃吃的,这不是什么烛光晚餐,Sameen.”Root十分及时地补上一句。

Shaw又莫名其妙地呛了一口气。

 

在她速战速决地解决掉一块牛排顺利填饱肚子的整个过程中Root还在饶有兴趣地盯着电脑上画质非常一般的《拉字至上》,入耳式耳机塞在一边的耳朵里,要说,戴耳机这一项也是她故意的。她坐在椅子上,左腿跷在右膝盖上,上身微微前倾着,后背因此挺得笔直,露出脊椎处明显的一条凹陷以及肩膀突出的蝴蝶骨,她穿戴整齐的时候坐姿也是如此,并没有因为身上只挂着一件有正面遮挡的围裙而变得不自然或者僵硬。她无论做什么都会让Shaw感觉是有意为之,目的仅仅是偶尔开个不打紧的玩笑或者更多时候在调戏自己。再这样下去自己就要变成和她一样的翻白眼大师了。Shaw在心里一句接一句地声讨着。

“看来你是不打算承认你在吃东西这件事情上分心了,嗯?”Root在她撂下叉子的几乎同一时间转过身来,脸上是她习惯了的调笑的神色。“算是完成最初期的准备工作了,哈?”Root的语调上扬着。

“要是换了别人这么多话——”

“可惜我不是别人。”Root夸张地撇下嘴角,伸出食指勾着Shaw浴袍的前襟,将她向自己的方向拉扯,同时凑过脸去,在快要贴上Shaw鼻尖和抬起的下巴的时候绕开了嘴唇,将亲吻落在她的耳畔。Shaw最终还是在双手环上Root后背的时候忍不住伸到腰间捏了她一把。

“万一我这个时候尖叫一声毁了气氛就不好了。”Root用气声说,嘴唇贴着Shaw的耳廓,随后伸出舌尖来舔吻她左侧的耳垂。她们都知道这只是一句代价微茫而苍白的威胁,而Root真正要表达的威胁和字面意思毫无关系。Shaw的肩膀抖动了一下,收拢在Root身侧的手臂箍得更紧了一点。

“Ouch.”在吸气的时候Root说,带着明显的故意。她向前走了两步,带着Shaw后退到床沿,随后曲起膝盖盘腿坐下,收回手指扯开Shaw身上浴袍的腰带。Shaw松开她,一边做着深呼吸一边伸出双手来从前向后梳理了两把头发。该死的,Root依然不肯脱掉她那条阴魂不散的白色围裙,的盖和半截小腿从围裙的花褶边侧露出来。她把手从自己的发间收回来,扯住Root的头发,得到的是意料之中的白眼。

“我也爱你,Sameen.”Root凑近她的脸。Shaw的手动作麻利地扳过她的头,略略施力地咬紧了她的下唇,将她的一声吃痛的呼声堵回嘴里。去他娘的长夜漫漫,Shaw的心里这么想。她迫切地想要得到满足感,而不是过于漫长的,让她咬牙切齿地颤抖的前戏——Root可以这么从容不迫地亲吻她两个小时,如果得不到及时的干预和提醒的话,她坚信。

Root伸开腿坐得略微远离了床边一点,然后在Shaw不间断的暴力亲吻中将她拉向自己,一直近到胸腹相贴。她的手滑进Shaw的衣物之间,一只将她搂近自己,另一只的指尖从她的背上划过,触摸着那里表面略微粗糙的伤疤,再顺着匀称的肌肉线条转回到胸口,并拢指节反复磨蹭着她的乳房下缘。Shaw因此加重了鼻息,矮身跨坐在Root并拢的大腿上,想到依然完好地穿在Root身上的围裙让她觉得耳根发烫,隔在她们身体间那白色衣料肯定会他妈的一塌糊涂,而Root绝对会提醒她,讨论这个话题。

“放松,Sameen.”Root这样对她说。Shaw分不清楚现在究竟是她自己一个人的膝盖在颤抖,还是她们两个都是如此。Root的手还扣在她的胸前摩挲着她,两个人的小腹贴在一起,随着身体的不住颤抖而磨蹭着。Shaw想说几句骂人话,但是她松开Root的嘴唇以后,事实却是难以自持地在Root肩膀上不轻不重地咬出了一个牙印。

Root在她向后倾身的时候轻轻叹了一声。明智的做法,没有移开退以避免自己说点让她能更加脸红的话,她这么想。

“嘿。”她推推Shaw,“急吼吼的人是你,但是你这样死死坐着,我们是没法顺利地,如你所愿地来上一发的。”

Shaw哼了一声,向后又缩了缩,眼神闪烁而僵硬地从白色围裙下摆上的水痕上扫过。Root毫不掩饰地大笑起着推推她,后者半坐着仰在床头的一叠靠垫上。Root盯着她的面瘫脸将亲吻落在她的锁骨上,下移到胸口,乳头,以及小腹,然后停下。

“帮个忙?”她拍拍Shaw的小腿,并起身跪坐过来。Shaw睁开眼睛曲起左腿的时候又在无意中看到了垂在Root膝盖前的皱巴巴的围裙,无奈地立刻闭上眼睛将头向后甩去。

“你他妈的就不能放过那条可怜的玩意儿吗。我还想下次进厨房的时候情绪正常地穿着它。”

“但是我更想看见你被逼疯是什么样子,我得多寻找点机会。”Root促狭地笑了,垂下头的时候她的头发堆在Shaw另一边绷直的大腿上。

“What the fuck.”Shaw说。Root此时重新吻上了她的小腹,舌头从肚脐下方滑过下体,满意地听着Shaw狠狠地吸了一口气。

“谢谢......”她继续笑着,吐息扫过Shaw的大腿间,接下来又是一串习以为常的骂人话。Shaw又在拉扯她的头发拼命想把她拽开,所以在她成功之前Root尽力在她的下体又留下一个舔吻。

Shaw伸直双腿,和她的交叠着,Root在新一轮的暴力亲吻中再度贴紧了她的身体,右手滑下去,伸了两个手指进到Shaw湿热的身体里,轻轻摆动着手腕。

“见鬼。”Shaw压低了声线呻吟了一声,因为Root的舌尖又挨上了她的耳垂。Root的手指还以熟悉的节奏在她的身体里按压揉蹭着敏感的皮肤,电流般的刺激感持续地在她身体里流动,和现在比起来刚刚的颤抖根本不算什么。她微微眯起眼,很乐意看见Root在自己耳边大声喘息的时候,膝盖紧紧勾在自己的腿上,以同样的频率磨蹭着身体。虽然她还是没有要解开那条围裙的意思,不过现在Shaw懒得在意了。她躲开Root的脸,在围裙的肩带旁边重重舔了一下,将吻痕印在Root的肩膀一侧。

“Shaw!”她尖叫了一声,身体抽动了一下,包括那只还和Shaw的身体紧密贴合的手。随后她俯下身来靠在Shaw肩头,缓了两口气继续耸动起手指,睁大眼睛看着Shaw。于是她垂下眼睛来与她对视。

“现在,可以,放过它了,吗?”Shaw停顿着说,在词与词的间隔里用力地做着深呼吸。她的手抓紧了Root围裙的前襟,高潮来临的时候在布料里绞紧了双手。

“可能你错过了,刚才我说不。”

Shaw用力地吐出一口气,缓过神来的时候用力扯开了Root背后的蝴蝶结,迅速地将Root按在床垫上,用武力褪下了乱成一团的围裙。

“在你把它彻底洗干净以后我的第一件事就是丢了它。”

“我也爱你。”Root抬起汗湿的手掌抚摸了Shaw的面颊,将她的身体拉下来继续进行一个安静而轻柔的吻。

 

 

End(逃跑.avi

【1116】

评论(8)
热度(52)
  1. 乖巧小井兔MonsieurCRRR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OI百合病社
    围裙根找到了,重新转一次~想要的小伙伴自行收货~
© MonsieurCRR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