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多年前的一个傍晚看到的
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很高兴认识你。

绝症患者的自我修养

写着玩儿的,最近想得比较多。入坑快两年了我觉得多少要说点同人文之外的东西来直接反映我最一手的想法,其实也是出于我自己总是觉得写文的时候并不能完全地表达我所思考的内容和对于这样一个故事的领悟。

 

最初想写这么个玩意儿大概是在当时那个2014的印象的时候。我仔细一想,似乎真的所有在写这对并且写完了还能让自己满意的文,都是在2014年。我入整个欧美slash大坑的时间和大部分人比起来其实挺晚的,是2013年初007天塌和云图上映的时候。那时候掉进了我这辈子最鸡血的坑,SixFro和00Q:007看得比较早但是SixFro是秒入坑。

在我还没有完整看过《云图》的电影和小说的时候听同学和朋友给我讲过他们的故事,那时候的版本特别简单,就是在二战前夕的英国,两个年轻的同性爱人被迫分开,一方自杀的故事。当时朋友没有给我讲他们所面对的是什么,以及让他们分开,一方自杀的不可抗力又是什么。入坑的心态其实很简单很简单,完全是那时候对同志平权的支持。很清楚记得我在开学前一天扫报摊的时候买到了很久以前关于这部电影的看电影周刊,那天的天气很糟糕,长春头天下了很大的雪,到下午也没有清理完,我回到家里的时候手冷得发麻,靴子里全都是在路上灌进去的冰。翻开看的时候(想着反正已经剧透了干脆透个痛)对那个年代的色调基本算是痴迷,虽然翻了好几遍也没有理清思路。

第二天第三天是学校的期初考,老师评卷的时候给放了假,我去订票的时候是我妈在陪着,我当时有点惊讶她没拦着我而且还是自己送我去的电影院。因为快要下映的缘故万达只排了一场中文,看的时候座位也不是很好,不过第一次看见小本扮演的罗伯特站在墙后面看一眼又躲回去的那个镜头的时候我在电影院里真是哭成了狗。在那以后突然就感觉人生有一个全新的鸡血的目标一样,开始追资源,补小说,下了音频每天复习的时候戴着耳机听到心情平静。那时候特别高兴隔壁班的一位朋友和我一起苏小本(以及初中就认识的另一个同学),有处境相同的战友的感觉很好,当时放学路上一起刷微博的场景现在还记得。高三后半期学业其实挺忙的,三四月份的时候经常失眠梦魇,身体不是很好而且也没有脑洞所以基本上断绝了一切产出。不过倒是记了很多个脑洞,和基友发短信的时候会时不时提到,不过sadly最终那些都没有能力用文字表现出来。那时候唯一能抒发一下乱七八糟情绪的东西是周测作文,于是就特别自然而然地把他们往作文里写,真是能凑上的主题都恨不得记一笔给老师卖安利(未遂)。小说啃了几遍以后开始对罗伯特粉转黑(也没有,因为六哥那么爱他我真是没办法黑),苏六哥的心情开始蹭蹭蹭地飞升。第一次写脑洞的时候就是一个关于死亡和恐惧的东西,当时写了几句基本全是在苏六哥。

当时还有一件事对我影响挺大就是后来的花絮里大家在说RF和VA老头子之间真爱的故事。当时的心情就基本是“官方你妈一定炸了小说里就靠这个渣人结果你改电影还真用这一套啊我要打人我不要高考了”这种。也不知道我想打的到底是谁......【。后来微博里有姑娘跑去问小本,收到了糖(那时候大概是五月二十几号了吧,反正那天早晨刷微博以后学校组织了检查)以后才开始安心等高考(。)并且励志奋发向上掰回官方的暗示梗,结果高考就挂了【。

记得那会儿SixFro的产出挺多,有几次上SY还都在首页里见过文,暑假还有了本,所以这对网红过并不是错觉。然后我还做着这对会持续火下去(如同EA和EM一样)结果过到13年底就彻底傻了。过了半年看群像的生活以后我终于认识到自己的懒惰和无能,以及摔电脑和踹凳子也有未来我不能看着他们就这么冷下去(......)

支持我写他们故事的另一个动力就是大多数人RPS和角色不分这事儿让我心塞至今。具体咋回事我微博简介里也在写,反正到今天也在坚持不懈地ky我也许有天会被挂高冷吧×。

最要紧的动机就是希望能有更多人想起他们的故事,能让更多人喜欢他们,能让他们在我写的东西里获得快乐安宁。说来小说里的结局真是读懂以后让人心碎一地,而我最不想看见的是让六哥所做的一切付之东流。但是即使官方在明显地拆他们,我也还是不肯相信这两个人不是彼此相爱的。六哥那边的箭头很明显且不提,抛开这两个人的身份和名字,就单纯地假设,有这样得人,你可以交付他信任,可以不避讳不羞怯地和他讲述自己的不堪境遇,分享心中有些并不为世俗接受的想法态度,甚至是托付以身后事,以及今生唯一的成就也是信仰,我这里看来唯一能解释的就是爱,无论说出口来,白纸黑字记录下与否。倒是对另一个人,万分依顺却在心中不甘屈从,又对自己的现状无能为力任其摆布,加上爱的名义,我并不是十分能认可。这种形式上的爱也是被迫和服从,从本质上来讲就是将两方摆在不平等的地位上,那还要怎么发展感情呢。

想说的是,我个人比较认可的梗其实是双向暗恋,从这个角度出发的话其实死亡的梗倒是容易写虐,不过我的点并不在于“我爱的人永远离开我了”这样,而是“我们是相爱的人,但是他的死亡和对我的认可相关联,到最后双向暗恋没能进行到相互明示的时刻”。小说里有一个点,让我对罗伯特的黑意减少了很多,不过这一点在电影里似乎并没有怎么明确地表达,那就是他对于自己得阐述。他告诉过六哥自己是不完整不健康的人,是六哥那种生来前途光明的人不应该与之为伍的人。这一点在13年暑假的一个夜里,和妥妹讨论过,当时我心里想的是“原来你他妈还真这么在乎他啊可算有点良心”这样的,虽然我知道,当一个人真的在心里产生这样念头的时候,他的内心是愧疚而痛苦的。幸而小说在很大程度上让我相信罗伯特选择自杀的驱力并不完全是走投无路,还包括他的自卑情绪以及对完美的追求。我所理解的那一部分大概可以描述为“我在艺术上苛求完美,我的意义就是完成六重奏,在那以后我的更多作品对我自己而言没有好处,我无法完成更完美的东西,所以我的生命应当就此停止。”其实说来,没有人会无端地想要寻死,不过这样想来多少让我个人感觉到相对的relief.

再说六哥,我的苏点里,他的坚守也只是一部分,另外的则是他从年轻到衰老,从绝望到固执的那种变化。我愿意相信,他在最后是相信了罗伯特的话的,而且最终他们在另一个世界找到了彼此(虽然电影的梗里把这个幻想灭了个痛)。不过话说回来,我一直认为,在一个转折的地方,人无论选择生与死都是勇敢的行为,挫折总会对人加以磨砺,选择继续活下去是一种面对,而选择死亡也是另一种面对。很多人知道在困境中坚持下去的结果,但是死亡的经验很少有人口口相传。选择信任本身也是一种对自己和他人的挑战,我也和开心看到六哥在有限的生命里参与了这部作品的两个阶段。他并不是这部作品的主要角色,但是他的存在见证了两次超越音乐与噪音之间的定势,他对这两个伟大的成就者作出了很大影响。我在脑补他的形象的时候其实并不是作为那种和善的爷爷来看的,他在我心中其实是个蛮奇怪又固执的怪老头。那些和蔼的邻家爷爷(?)可能会笑着给你讲另一个时代的故事,回忆着上一代人之间的是非,谈及自己未能成就的东西;但是怪老头是脾气倔强固执的,在我个人的刻板印象中它们与那种超然的理性和冷静相关联,我想到一种说法大概是他的温情都花在同一个已经不在人世的人身上,但是这么想想觉得又有些流于泛泛和矫情,虽然还没想好究竟哪里不太对。

我个人的虐点从来不与死亡相关联。这对让我感到虐的一点是他们是走投无路的人。不合适他们的年代里遇见了对他们心怀不善的人,都让他们别无选择。他们被胁迫着,没有力量与其抗争。这样一来很多人惯用的虐梗到我这里反倒变得没什么大不了的东西,死亡是罗伯特亲口说的训练有素的必然,对他自己是超脱和救赎。当然了,在六哥那里是痛苦和绝望,我无法否认这一点,不过想到他们灵魂之间都那样契合,而六哥又是一个不缺智慧的人,我倒是相信在他们还来不及下一次遇见之前他就能理解罗伯特在赴死一刻的心情。一直以来说SixFro这样不虐,是一种我心目中的升华,大概就是这样。

 

在写这篇字的时候我自己也没有料到我会说这么多,而且毫无条理。写完以后感觉又不是那么想要得到人的认可了,虽然想了想,被人说“我记得你这一年在SixFro坑里的产出”是一件非常非常幸福的事。圈冷到人数屈指可数的现状加上我自己又不是打字机型人才,偶尔爬爬墙,真正产出的其他人的想法又不太一致,这就是我眼下的情况。每每比起一些热坑来偶尔觉得自己挺悲惨,所有的投喂都是自己的产出,不过想想这么安静迷人的现状也挺满足。首先是一点很重要的,没有人会给这个坑带来什么负面影响。再者就像我说的,反正我是没什么可着急的。反正这个坑估计以后是不会再经历一次爆炸和网红了,人少得基本都爬墙去了,而我又是这么要死不活地在坑底蹲着,产出总会有的,自我投喂也是会有的。人在desperate的时候挖梗的潜能是无限的,我对自己还算有点信任。说实话每次写他们的故事的时候(其实是写一些有剧情的需要背景铺垫的故事的时候)都是特别特别痛苦的。从来都是开着电影,翻着书核对一个两个细节,需要把整个故事再一遍一遍地看,看到又进入那种情绪整个人心塞。但是写完以后存文档的时候还是非常非常幸福的,虽然不太喜欢自己看自己写过的东西。加上偶尔会看见小伙伴说我写得比较戳,都特别激动。

以及对我自己的文风我不是很自信其实。写大背景大环境从来不是我擅长的部分。营造某种特定氛围也是,所以总感觉自己描述什么都逃不脱苍白感和平面感。我写他们的故事的时候其实每一次都刻意地在心里想着原作里的文风,即使从最后的成品上看不出来我模仿到哪儿去了。这么想着就觉得,做安静的绝症患者其实还很爽啊。

写得好多,你们别太认真看。我去写写作业冷静一下,要是以后我写文都能有这速度就好了TAT

LemonadeClaire 1227凌晨

评论(10)
热度(9)
© MonsieurCRR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