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多年前的一个傍晚看到的
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很高兴认识你。

【红银】Recurrence 04-06

上一更的01-03 发在LFT的这边→ http://lemonadeclaire.lofter.com/post/33f623_6f48397

关于警告啊什么的也都在上一篇里po了

强迫症如我也开始每更新一次发一贴了【抓心挠肝

接受了基友的建议决定以后tag里打上标题,全文可以直接戳Recurrence的tag,虽然觉得这个标题太简短了但是也许不会重复吧......【明明整个lofter里也没多少姐弟的文 想太多。

今日吐魂如下,没捉虫,因为困死了【。

——————————

04

与复仇者交锋的战火没有在索科维亚持续太久。

他们的旧房子没有被那群打扮怪异的复仇者们炸毁,谢天谢地。旺达径直走进起居室,倚在窗口看着街头的居民们与斯塔克造的空壳子机器们乱作一团,皮特罗跟在她的身后向她走过去,从背后蒙上她的眼睛,用窗帘将外面吵嚷的场景隔离得严严实实。

“你刚刚那可是作弊。”皮特罗轻笑一声,唇角的气流扫过旺达的头顶。他比谁都清楚旺达放任自己在回忆些什么,那些残酷的,钢铁一样冰冷却沾染着滚烫血迹的回忆不该以这样鲜活的方式在他们脑海中进行最高程度的唤起。

她将眼睛上覆着的手稍微推开了点,原地转了半圈去面对着她的弟弟。想要跟上他的思维对别人来说不太容易,但她是拥有双胞胎的先天优势的例外,“胆小鬼没有履行他的诺言,还要靠我们自己创造条件,快来同情一下你姐姐。”旺达对他咧开嘴,脸上算是露出一点笑容,但是惶惑将笑意冲淡得若有若无。不过这也算是某种进步了,他们在九头蛇基地的时候旺达坚决吝啬这样的表情。

皮特罗依她所言,毫不犹豫地借着站姿将她搂过来,以她能看见的速度。“可我们不应该用那个——”

“我们不是西崔克尔。”旺达稍微与他分开了些,好让他们彼此对视:“我们无法用同等的杀戮施以报复,不能是以他的方式——因为以牙还牙不能让死者复生。我想让他们痛苦,我能给他们恐惧——”她的眼神有点游移,略微绽出星点暗红色的光来。而皮特罗的手臂依然环绕在她的腰间,那点红色便很快又消逝下去,“其实我并不想——我不敢——”旺达张开的嘴巴无声地动了动,随后又换了一种措辞,“我们一直这么等着,等到现在那种愿望却突然远不如从前强烈了。”

她抬起双手,将脸埋在掌心不让他看见。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皮特罗放低声音说,旺达敏锐地捕捉到他面前一小片空气的振动。“不会有人认为你是胆小鬼,旺达。我永远都不会那么想,我也不在意别人会怎么想。”那点属于双胞胎之间的直觉在他脑海里盘旋着,“现在只剩下我们了,旺达。”他后退了一步,身体靠上窗边的墙壁,顺势把她拖向自己,旺达便浅浅地伏在这个怀抱中。他们沉默了一会儿,直到皮特罗偷偷把窗帘扯开一条缝隙看了看外面那些市民,他们在依然不依不饶地哀嚎或者抗议,就像不久以前的他们自己——他浅略地估算了一下,自己要是想平息他们的怒火,大概可以把斯塔克造的机器人全部拆解,花不上他一分钟,然而让别人发现他们两个又会带来其他的麻烦,在斯科维亚,最不缺的就是恐慌情绪:“这两个怪物的小崽子和凶手们是一伙儿的!他们不会让我们有什么好日子过!”他仿佛能听见这样的呼喊。

“那些居民。”他拍了拍旺达的后背,像哄逗小孩子那样:“我们已经不再属于这里,等过了这一阵子,外面那些人迟早会找上我们——上帝保佑他们。所以我应当带你走,越快越好,至少找个什么没有歧视怪胎和异类,也不会有人随便炸了房子的地方。”

“别用那样的称呼。”旺达埋着头纠正他,声音闷闷的,并不正面回答他的问题。

05

接下来的几天里他们依然没有离开斯科维亚。旺达提起过要去美国,然而现在并不是合适的时机,他们还没有在新闻上听说到有关复仇者的任何新闻。她坚信斯塔克心心念念想研究的权杖会给他自己招来麻烦,他们不用等太久。她待在房子里很少出门,而皮特罗会溜去那些幸存的小铺子里顺点吃的回来,“不算小偷小摸,我会把钞票在他们的店里藏起来,这样他们至少不会想到是某个跑得很快的人光明正大地光顾了他们的铺子。”他一本正经地和旺达解释。

一切似乎回到了从前的样子。在他们被带进实验室以后,并没有想过有一天还会再过回曾经那种生活。自从上次皮特罗在她面前遮住窗户以后,旺达没再拉开过起居室的窗帘,离开九头蛇基地似乎让他们都稍微摆脱开那些奇怪的梦境,但是关于过去的回忆在这几天里倒很清晰。他们的房子隔不远的街区就有在战乱中受损的建筑,而她并不敢细看,生怕发现里边还有扒着沙土,用微弱声音求救的孩子,也许他们没有兄弟姐妹,那会让事情雪上加霜。她还不能做到隔着那么远的距离用魔法搜寻那些废墟中的生命踪迹,反倒是皮特罗在那个夜里跑出去又很快回来,信誓旦旦地对她保证没什么好担心的。

旺达第一次开心地大笑,是在皮特罗花了两分钟时间打扫干净许久不住人的房间以后。他拍拍手上的灰尘,在衣襟上随意地蹭了两下,交叠着抱起双臂来在旺达面前甩着肩膀走了两个来回,转了个圈儿以后停在她身边,表情严肃地用装出来充满正义的语气对她说了一句“九头蛇万岁。”

旺达作势推了推他,向后仰着进沙发垫子里笑出声音来。皮特罗跑过去拧开破旧电视机的开关,顺路带了他早些时候买回来的两片稀罕的三明治来,嗖地窜到沙发扶手上稳稳地坐下,将手里的三明治抛起来又接住,递一块给旺达——后者抿着嘴角对他翻了翻眼睛。

“对了,”皮特罗快速解决掉手上的东西,将空的纸袋揉成一团,“你要不要喝点什么——”

“嘘。”旺达将他按回沙发扶手上坐着,竖起手指比在嘴唇上叫他安静,对着画面极度不清晰的电视机屏幕扬了扬下巴。整个画面被分成几个小部分,每一块上面都有着一个或者多个金属人在半空中盘旋,炸平民居,轰烂高楼,在广场上撕开口子。旺达和皮特罗在同一时刻抬起头看了看对方,眼神里写着一模一样的“除了做派,工艺和造型看上去都像极了斯塔克的风格”。

她对此的第一反应是迅速反扑的九头蛇。他们听说过九头蛇的故事,砍掉一个头,长出两个头——神盾局总部被炸毁,内部资料全盘流出,都不能阻挡这股势力的飞速发展,她和皮特罗就是在那个时候被招募进去的,旺达记得清清楚楚。她的弟弟在一边揉着皱起的眉头,抱着肩膀盯着电视机屏幕上无声的画面出神。

“弟弟。”旺达站起身来在房间里绕着圈子,叫出的不是他的名字,“…….它们也在这里。”

06

“人的弱点总会暴露的。”旺达说。

皮特罗跟在她后边——一路上他都跟在她身后,他们尽量挑选少有人选择的路走去城镇中央的教堂,平心而论,这个地点对于策划一场什么阴谋而言,未免显得有些太过高调了些。旺达的语气里带着些刻意的敌意,紧绷着表情仰脸盯着那个两个人高的钢铁丑八怪。设计这玩意儿的人究竟是什么品位,皮特罗不得而知,但是他不会因为这个就停止在心里狠狠嘲笑这个钢铁丑八怪比斯塔克的机器人丑了太多倍,甚至比它自己在电视里的造型还不讨喜,虽然他看得出这个玩意儿在尽力活跃谈话的气氛并炫耀它的知识面有多么多么宽广。

他不喜欢这个丑机器人。他不喜欢这个玩意儿那种自以为神通广大的语气,他不喜欢这个玩意儿自吹自擂着堵旺达的话茬,他不喜欢这个玩意儿那么轻描淡写地将他们经历过的灾难一笔带过的样子,也不喜欢它假惺惺地表示同情,在他看来这个玩意儿的态度完全是嬉皮笑脸——最终差点逼得他忍无可忍的是机器人尖尖的金属爪子就那么当着自己的面直直地朝着他姐姐的脸伸过去,他紧张得忘记了骂一句粗口,紧绷着后背盯着那个大家伙,只要它的爪子胆敢碰到旺达那就等着被拆吧——无论是它试图摸摸她的脸,还是企图拧断她的脖子,在皮特罗看来都是不可饶恕的罪责。

假如抛开对旺达的保护欲,最让他气氛的也要数丑八怪自以为是的冷漠,毕竟它长着一张挑衅的脸,还在他说话的时候一脸不屑地看着自己。皮特罗本应避免谈起那些得,关于他们父母的死,关于他们如何存活下来;他后悔自己对它提起了这个,又因为省略了一些细节而庆幸。他不得不承认从那间坍塌的房子里逃脱出来给他们带来多少痛苦——身体上或者精神上的,用扎着玻璃碎屑的脚底在石头路面上没命地奔跑真的很疼,即使大脑会出于自我保护而削弱他关于疼痛的记忆。

他没有把机器人拆个稀烂,不仅是因为丑八怪的爪子在将将要贴上她的皮肤时停了下来,更重要的是皮特罗觉察到旺达有点喜欢这个机器人。也许他这辈子是没有可能对这个家伙产生点好感了,但是既然旺达接受,他也可以试着不去表现得那么排斥。他的姐姐看上去倒是觉得傻大个儿的话十分在理的样子,皮特罗说服自己他们的合作是暂时的,并且它说明了自己的来意,让他清楚了他们有着共同的目标;同时,皮特罗在心中坚持着劝说自己,这个金属大家伙很可能和西崔克尔一样让人信不过,他跟着他们走的原因只不过是旺达认同他们有着暂时性的同样的目的而已。(然而这么想让他更莫名其妙地不爽起来,他在嫉妒一个连人都不是的机器玩意儿,对,就是这样,皮特罗在心中哼了一声。)反正总归都是要和复仇者们打一架的,大不了自己可以随时带着旺达开溜,这样的想法在种种不开心当中给了他一点自信。他们离开教堂的时候皮特罗走在最后边,在旺达回头看着他的时候,捕捉到她有些小兴奋的神色使他迅速地又恢复了一点好心情。他因为这个快步走过去挽住了她的手臂。

————TBC 0516

评论(10)
热度(64)
© MonsieurCRR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