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多年前的一个傍晚看到的
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很高兴认识你。

【红银】Recurrence 07-08

0518 第三次更新 修罗周更得慢 估计不爆字数的话七千字以内结束。

本章继续终极秀恩爱FFF【不

警告和备注见第一发:

全文戳下面Recurrence的tag

【01-03】↓

http://lemonadeclaire.lofter.com/post/33f623_6f48397

【04-06】↓

http://lemonadeclaire.lofter.com/post/33f623_6f6aef3


07

这件事情开始有些不对劲了——旺达觉得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大概都怪弓箭手那支直指眉心的箭。这不公平——想想自己只是搅乱他们的脑袋,那可没有这么疼。说起来,那个绿色的大家伙看上去有点吓人,除了鹰眼以外的其他复仇者被她干扰以后可没有这么大的杀伤力,好吧其实有没有杀伤力对旺达来说不是什么特别需要担心的主题,有皮特罗在的时候,想要远离麻烦是最简单的事。

她的弟弟就在她身后,他盘腿坐在路边的台阶上,单手环着她的后背让她坐在自己的一边腿上,并拢了另一只手的四指揉着她的额角。他们身后是一间通体翻着灰色的实验室,建筑风格在他们看来奇怪极了。他们的新机器伙伴大约正忙活着并不需要他们的活儿,只是叫他们等待却没有说有多久;实验室周遭没有太多人,也可能是他们待的地方本来就有些偏,他们因此安静地挤在一块儿,没有人来打扰。这很好,他们各自在心里想。

旺达能感觉到皮特罗心情比刚才好了些,那和复仇者们没什么关系,而原因在于奥创,她前不久得知了神通广大的金属老伙计这样称呼自己。皮特罗大概真的很讨厌它,旺达对此并不怀疑,毕竟能让皮特罗产生好感的人太少了,旺达仰了仰头躲开直照在脸上的阳光,往皮特罗身边靠了靠,这个过程中她仔细思索着皮特罗在这将近二十年里究竟真正善待过些什么人,想到最后就只剩下她自己。

她想告诉皮特罗其实自己额头并没有很疼了,但是被多揉一会儿额头并没有什么不好,于是她安静地四处张望了下,很快被实验室另一边的荧幕吸引了注意力:刚被她折腾得惨兮兮的小个子博士变的大家伙正出离愤怒地在公路上横冲直撞,她只看得到画面但是脑海里关于劫难的回忆让她无意识地想象出了对应的画外音,有尖叫声,哭喊,哀嚎,子弹扫射,警察对乱作一团的人群喊话,玻璃炸裂,金属扭曲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嘈杂中有孩子在抽泣,奶声奶气地叫着父母——

“皮特罗。”旺达的身体瑟缩了一下,腰背向后弓起。她伸出手紧紧抓住在头顶摩挲着的那一只抵在心口间,那下边一颗泵出血液的器官正急速地,不安分地跳动着。

“怎么?”他的手臂收得紧了些,也缩起身体将下巴搁在她头顶上,这样一来听见的她的抽气声更加清晰了些。

旺达做了个手势比了比街对面的紧急新闻,低下头去调整着呼吸。皮特罗开口说话的时候紧贴着的胸腔里嗡嗡的声音又吓了她一跳,字面意义那种抖了一下,接着头顶转来嗷的一声。

“天。”旺达将一只手贴上去,而皮特罗耸耸肩表达撞到下巴并没有怎么大不了,“对了,你的头发乱糟糟的——好吧那不重要。”

旺达点点头,背过去一只手扯开绑着的马尾辫,拢了拢散落开的头发:“我答应过整垮复仇者可不是说靠他们杀人炸房子搞垮这群人,那和当凶手有什么区别。”

“好。”皮特罗随着她站起身来,扑扑裤筒上的尘土:“我跟你一起。”

“大概你是对的。”旺达面对着他,突然毫无来由地说了这么一句,双手在他手臂上抚摸了几下,酝酿着要如何表达她认同皮特罗的敌意这间事情。她的眉心因此轻轻皱起来,别人大概不会发现她表情的变化,然而那并不能逃过她弟弟的观察力。“那个家伙确实——不过我们——”

“天哪,我当然知道了。”皮特罗打断她的话,“我当然知道了。”他用手指理顺旺达披散下来的长发,她极轻微的一声叹息淹没在他的声音里。

08

他们进去的时候,名叫奥创的丑八怪正坐在实验室里。这个姿态让皮特罗很满意,至少他不用在内心暗暗恨它无形地迫使他们仰视它而愤恨得牙痒痒。它和他们打着招呼,他没有回应,而旺达也没有。皮特罗抱着手臂在门口停下,他依然没有接受“所有的金属丑八怪共用同一种思维方式,所以所有的金属丑八怪都是同一个喜欢叫自己奥创的玩意儿”这种认知观念,他下意识地和实验室里边那个保持距离,而身边的走廊里很快又过来一个一模一样的。

于是他又稍微往旁边挪了点,脸上挂出一张生人勿近的表情来他开始希望这件事早点结束,然后早点离开这些奇怪的东西,那张批量生产的脸让他看得心里发慌,要不是房子里那个看上去比较多话,他非要过去他姐姐那里找回点正常世界的感觉不可。

她在多话的机器人滔滔不绝的时候将手贴上房子中央的箱子,有一个瞬间他想拦下她,因为那个玩意儿和金属丑八怪在它看来有些相似的特点,比如看上去都像是麻烦。下一秒他才反应过来箱子里大概还有其他的东西,很可能是一个人,因为旺达在试着感受它。想到这些他像是被什么东西敲了头一样地突然减缓了思考的速度——奥创的实验开始转向人类了,皮特罗的第一反应就是里面的那个家伙,也不知是自己和姐姐可怜,还是这个家伙更多一点。

那有点像九头蛇的作风了,皮特罗皱起眉。旺达依然背对着他,她的语气有些飘忽,她在控制意念感知时说话的声音就会变成这样,他不由得记起了第一次在实验室里见到她的样子。

然后他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些奇怪的东西,旺达在同一时间急促地抽了一口气,尖叫出声来。皮特罗下意识地搂住她,手拢在她脑后将她向自己这边带了带。他盯着机器人身上的金属管子,眼神顺着它游走到箱子的一头:他知道旺达从那个可怜人身上看见了些什么,思维,或者经历,或者某些强烈的愿望——不属于这个“人”,奥创已经侵占了他的意识。

“你只是说要清除掉复仇者——”旺达吸着气,声音有些颤抖,“不是用毁灭人类作为代价。”她的语调又被刻意地抬高了,“当初你并没有这么说过。”

“人类需要被拯救,世界需要被拯救,我能做的事情很简单,那就是为这个世界带来安详与和平。”机器人又开始他的长篇大论,皮特罗的眉毛拧起来,他又回到了开始那种全身紧绷着的状态,虽然他的思想在认真地开小差:这些机器开始真正让他毛骨悚然了,因为他觉得那场景有些熟悉,在他的记忆里——

是那个梦境。那个让他眼睁睁看着一枚子弹射穿他的手掌和旺达的身体,在很多个深夜中惊扰他们安眠的梦境。他想起了更多的东西,那个故事的另一个视角——他像是观众,而非当事人,如同看一场电影一样看着那一切:他们双手交握着,他想告诉他姐姐自己有多么爱她,然后一个人朝他们开枪,结束这个场景。他终于看清了那个凶手的模样,“那个人”有着一张,现实中的金属丑八怪的脸。

皮特罗的身体有些颤抖,以寻常人的速度,于是他又靠得离旺达近了些。他在心中花了半秒钟将他能想到的骂人话在心里默念了个遍,然后打横抱起旺达跑出了实验室。

当初被旺达脑控了的复仇者们也不过如此,他暗暗想。


TBC


评论(9)
热度(40)
© MonsieurCRR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