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多年前的一个傍晚看到的
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很高兴认识你。

【红银】Recurrence 09-10

预警:有描写一点都不详细基本上一笔带过然而作者心中已经脑补一万字就是舍不得写给人看的“他们搞在一起”的擦边球。

分级大概我也说不清楚了,直觉告诉我我脑子里的和我写出来的分级不是一致的。

这是HE,虽然这次更新的原梗里刀刀中心口但是在MCU里并没有发生

有incest暗示的擦边球!

有incest暗示的擦边球!

有incest暗示的擦边球!!!!说三遍了啊!!!!

为了看亲情向点进来的快关页面谢谢。

————————————————

全文请戳tag Recurrence

【01-03】↓

http://lemonadeclaire.lofter.com/post/33f623_6f48397

【04-06】↓

http://lemonadeclaire.lofter.com/post/33f623_6f6aef3

【07-08】↓

http://lemonadeclaire.lofter.com/post/33f623_6fe8682

前几章请自取

09

“我刚刚看见了你所想的。”他们在飞奔着的时候旺达在他耳边轻轻说,“我原来并不知道你会这样想。我是说,如果我早一点知道你在担心他会危及我们,我当初就不——”

“并没有你想的那样可怕,旺达。”在放缓速度时,他用一边的手臂更紧地将她固定成先前保持着的姿势,以免难以承受的速度变化让她扭伤了肩膀或者脖子,“只是一个梦,一场在我脑海里存在了太久而让我害怕又担心它成真的幻觉。”

旺达靠着他的肩膀深深吸了一口气,接着用轻不可闻的声音发出细微的叹息来。她将左手搭在他额头上梳理着被风吹得乱糟糟的短发,眼睛与他的相对,瞳仁里又低低地闪起猩红色的光。双胞胎之间思维的共通性使得她读取思维更加轻松些,皮特罗的眼睛直直看着自己,她在那双眼睛里看见一个故事,不同于从他脑海中搜索到的那种恨不得自己将她与全世界可能的伤害分隔开的焦躁冲撞着的强烈情绪。

天地间的轰鸣声仿佛永远没有止尽——恰恰印证了他们对这个世界一贯的认知,战争与伤亡似乎永远都在搅得世界不得安生,也许下一秒钟那些人就会将他们卷进去,连他最需要的片刻宁静也要吝啬。

她对这个世界的认知紧紧依附着记忆的拥有者,而皮特罗又永远乐意与她共享他的世界,从认知到灵魂。他们看见那个年轻女孩平躺着,脑子里的皮特罗告诉她这个女孩是他的姐姐,旺达顺利地接受了这样的认知。他的手掌贴着女孩苍白的脸颊,旺达从他的手上感知到那具躯体上的寒意,随着这一个悲痛欲绝的皮特罗而颤抖着,呼吸也都不尽顺畅。

她从他的梦境中挣脱出来,真实感让她的脑袋里泛着酸涩的疼痛。皮特罗稍稍偏过脸,将目光移开,而他的姐姐又将他扳正过来。她并没有在流泪,但是眼角微微发红,下唇也被牙齿咬出一个印子来。她带着这样有些悲伤又无奈的神情向他靠过来给了他一个吻,让他感到熟悉又陌生——虽然之前他们经常这样。

“我还看到另一个幻象,就在刚在,和看见他们计划将人类赶尽杀绝一起——也许就是在人类灭亡以后不久,他们杀死了你而我却完全无能为力。”

“不。你可以做得到很多事情,而且我们始终是相互依靠的。”皮特罗不假思索地加以否认。他低头亲了亲她的额角,尽量表现得不那么像两个被彼此的噩梦吓得不轻的人一样狼狈,所以他做出些类似宽慰的样子来,虽然说这话的时候心脏还在飞快地跳着以准备梦里恐惧感的来袭。旺达借着他的思维回想起那个梦境的时候,她的恐慌加剧了原有的痛苦,所以他没有开口询问旺达关于她所看见的那个幻象。

 

10

高速者眼中的世界,节奏缓慢得格外让他容易失去耐心。因而皮特罗刻意装作睡着的样子连一分钟也没能保持住——

“你刚连续翻身大概有五六次了。”旺达面对着他侧身躺着,说话的时候睁开了眼睛,在同一时间里皮特罗理直气壮地没有躲闪,于是他们又这样沉默着对视了一会儿。

“第七遍晚安,长大了的弟弟。”她抽出身体底下压着的那边手臂,毫不在意地挤到他脖颈与枕头中间的缝隙里去,“真是可怕的一天,所以我可以理解为你需要我给你脑子里造一个梦境吗?”

皮特罗摇摇头。

他不需要旺达可以将一个梦境给他,虽然他心底再清楚不过,旺达比谁都知道他想看见些什么,也丝毫不会顾忌那在别人看来是否妥当。在获得变异了的能力之前,旺达就比别人更加敏锐——更何况这个过于敏锐的人是你的双胞胎姐姐,而这个善于觉察秘密的人又是你的秘密本身。被人打着道德旗号痛斥是常有的事,甚至是在“哦天哪所以所他们是马克西莫夫姐弟还是马克西莫夫两口子还是兼而有之”以前,他们也始终不以为意。

“我们怎样又和他们有什么见鬼了的干系。”之前旺达这么说。

他能感觉到她每个时刻都在透彻地看着自己,包括字面意思,还有带着某些隐喻的那种——但不是说她会用“那种方式”去读取他的思维,但是他的所有念头却一直以平铺般的方式展现给她,在他曾经的幻想里和后来真切发生了的现实之中;在她俯下身去紧贴着他,习惯性地亲吻以后再以寻常年长者的姿态将他搂过来的时刻,旺达的神情里肯定着他的念想,仿佛那就昭示着他们原本也是没有顾忌更没有掩饰地彼此相连。

“你说我们是不是大概就要这么拯救世界了。”旺达向一侧挪开一点点,不再像窝成一团的鸟那样和他挤在一块儿。皮特罗不清楚是不是能力的变异让他的听觉变得更加敏锐,她尚未平稳下去的脉搏声在言语间显得有些响,他学着她的样子将手臂也垫在脑后,想了想又把另一边的手臂展开伸去旺达那一边替下她的细胳膊,“听上去似乎像是个麻烦,我不确定我会不会给他们当好什么乖孩子,当然了,他们也未免让我们那么好过。”

旺达又开始对着他出声地笑了,那让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有些困倦——比他们预想的要后知后觉。这有点像很久以前的那个晚上,虽然其实也没有很久,只是经历了太多变化让他们错以为时间间隔挺漫长。他们以自愿接受实验为名加入了那个赋予他们超常人能力的计划(只是不知道在他们之前和之后,有数不清的人都将生命搭在了那处)的头一个夜里就是这样,先花了一阵子说上些明知是口是心非的,催促着休息的废话,再没由来却也想到同一处地彼此搂抱纠缠,后来睁着眼睛一件件说些过往的事儿,即使他们都印象深刻,并不需要谁来提醒谁,一直待到窗外的天空泛起白色。在旺达梳洗打扮过后开始摆弄女孩子喜爱的小玩意儿时,皮特罗一如既往地伸着懒腰加入她,在她拨开头发的颈后扣上金属链子的细小搭扣,以及展开她的手指将修剪整齐的指甲抹上色调沉郁的棕红。

“我觉得这样不行,不然我还是帮你编一个梦吧。”旺达换了那些人所称呼的小女巫特有的语气。皮特罗将头转过去,面对着她抬手捂住自己的眼睛。

“看,”他说。“晚安。”

 

然而这只是一个三天没睡满10h的人胡说八道以后的心声。

TBC

(大概再更两次就没了。明天再去刷 争取五月前把这篇墨迹完www)

 

评论(10)
热度(53)
© MonsieurCRR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