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多年前的一个傍晚看到的
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很高兴认识你。

【红银】Recurrence 13

我日更了。本来打算今天努努力写完的然而下午出了点状况导致八点钟之前都在赶实验报告,所以今天的更新很缩水。

其实也没有想到我说了这么多废话,所以大概结尾还要三千多字吧好烦啊

以前的链接太多了就戳Recurrence的tag吧

http://lemonadeclaire.lofter.com/tag/Recurrence

嗯这回是......大概访谈报告一样的......MCU【。蛮无聊的。

都说了是废话嘛。


13

与他们离开时相比,破晓时分的索科维亚依然是记忆中的老样子。他们似乎已经有一阵子没有回来过——大概几个星期或者将近一两个月,然而事实上他们只是离开了两三天而已。太阳低低地挂在地平线的一头,街道上三两的行人从他们身旁走过,有些擦过肩膀和手臂,也只是微微点点头。无法预期的战乱让他们先是神经质,然后是彻底的麻木与茫然。那有点儿像自己过去的样子,带着点听天由命的失落却又打心底想要撑到这一切过去——大概是经历过死里逃生了的缘故。

皮特罗将旺达放在一片住宅区的街头,她仰起脸来看着低矮建筑里稀稀拉拉的灯火和人影,试着在不回忆起她认得的长相和名字的前提下,将警惕一连串地放进这些人的脑子里去。不大的城镇让人拥有更多熟悉的人,曾经交好的或者与他们冷眼相向的——生者奔涌到街道上逃避战乱,镇子另一头的逝者大抵此刻也要被惊扰了安眠。那感觉很奇怪,并不是因为她原本就怪异的举止,而是来自身后嘈杂声音中偶尔的几句“是那对马克西莫夫里的女孩儿”之类的议论。她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以一个拯救这座城市的人的身份站在这个平时她很少经过的街区,在那些仿佛只不过发生在几天前的故事里,他们还是这里最不受欢迎的威胁。

“另一个马克西莫夫小伙子快得像风,上帝保佑他。”关于他们的议论声掺杂在一块儿。旺达忍不住回过头,冲着这句话传过来的方向扫了一眼,虽然她肯定看不清楚究竟是谁在这么说,何况也没有人会在意她对着人群的那一个浅笑。她甚至不确定在这么议论的人究竟有没有看见皮特罗,作为一个只有常人速度却能觉察到他的存在的人,她至少可以确定他此刻并不在附近。

皮特罗从一处断裂的砖墙下跑过,抱起无法爬过墙垛的孩子从上边跨过去,将她交回她母亲的怀抱里。小姑娘的脸颊上还带着软嘟嘟的婴儿肥,被他的胡茬蹭到额头时伸开手掌挡住他,指节处有几个浅浅的圆坑。让他有点诧异得是,松开抱着小姑娘的胳膊的时候,她有些扭捏地搂住他的脖子,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对他来说称得上有一阵子,他多少为这个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动来,大概就是感动一类的意思——很奇怪,就像是他和旺达在与这个小姑娘年纪相仿的时候也有人这样抱住了他和他姐姐那样,虽然当初真切发生的事情是他用肩膀和手臂撞开钢筋和石板以后叫她先从那个豁口里爬出去。然而他那个时候想着的,既是真切地希望有人来将他们从困境中就出去,又生怕外边真的会伸过来一双手抱起她夺走她,像和他争抢仅有的生命一样。

所幸记起这段回忆没有占用他很久的时间——很久的“常人的”时间。他在金属变形与瓦砾碰撞的声音再次炸响起的时候将胡乱冲撞的人群带去交战尚未波及的街区。他折返回去的时候选了条离旺达近些的路,在她微张着双臂用她带着魔力的屏障为几个台阶下边躲避着的女人挡开弹片的时候过去轻轻亲吻她的头顶然后飞速远离。旺达的样子离他印象中“女巫”这个名号所指代的形象差得越来越远了,但这恰恰是在这样的时刻,他倒是更乐意用这个词语称呼她。

他脚下的地面开始震动摇晃,他从一群带来侵略与战争的机器人间穿过,挨个儿将它们劈成两三段,终于有机会撕碎长成这副模样的丑八怪发泄了他此前的种种不满。巷子尽头的几个也不能放过——于是他又开始奔跑起来。

面前的路就是这样突然断裂掉的,在他用力给了最后一个金属大家伙一个肘击之后,地砖毫无预兆地破开,他目睹着那个裂缝越扯越大,远处的地平线缓缓落下,他被瞬间失掉的平衡感绊了个大跟头,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后知后觉地发现并非世界在塌陷,而是他们摇晃着飘上了天空。

“旺达?”他没有张嘴叫出声,但是这个名字如同爆炸一样将他脑海里的一切念头都挤了出去。皮特罗掉过头去边跑边四处张望着,那个耳机里斯塔克的电子管家声音却平静得很:

“索科维亚要飞上天了。”

逃跑是胆小鬼的做法,旺达不在她原先待着的房檐下;西崔克尔说他们“还没有准备好”其实是错的,她也没有在堤坝的引桥边;他的脑子里有一个笑容里带些忧愁的人对他说着同一句话,像是他们十几年没见过的母亲,也可能就是旺达本人。他懒得在乎她们有哪些细微的差别,思前想后能想得通顺的念头只剩下了那句“照顾好你姐姐。”

他想要抱紧她,即便还没有到体会劫后余生的时刻。


TBC 0527




评论(1)
热度(22)
© MonsieurCRR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