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多年前的一个傍晚看到的
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很高兴认识你。

【SixFro】Thus Reversed (01-02)

没错这就是去年冬天说准备出本放试阅的,看了看不知不觉突然多写了好多,想赶着最近某个大事件发出来大家开心开心。期末没产出只能用旧文抵债。

今早发现被撕撕推荐了想起来忘了说。这个文的灵感超感谢她去年在苏格兰拍的照片wwwwwww你们快去关注她(狂喜乱舞


ThusReversed

 

原作:云图/Cloud Atlas

CP:SixFro

分级:PG

警告:也许OOC,不属于我。

 

1.

对面栏杆旁边坐着的年轻人已经保持同样的坐姿快有一个小时了,而且看样子也完全没有要往下走的意思。鲁弗斯在心里这样想。他看看手腕上的表,离自己开始计时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四十六分钟,这也就说明他的观测对象(也许也是他今早的唯一旅伴)在这里静坐的时间要比这还久一些。好奇心驱使着他在心中进行着各种天马行空的猜测,以至于完全忘记了,他自己同时也定定地站了三刻钟多的这一事实。

斯科特纪念塔顶的风很冷,初升的太阳没有给此刻的鲁弗斯带来足够的暖意。他眯起眼——半小时前他在塔顶看到了圣诞节的日出,和十几米开外的那个褐色卷发的年轻人一起。鲁弗斯猜想的是,那人一定有着丰富的登上塔楼看日出的经验,理由是他选取的位置比自己的好:视野足够开阔,却又避开了朝阳的直射,使得年轻人不必像自己一样不得不避开有些刺眼的阳光。

他非常想走到平台的那一头去和年轻人打个招呼,但是并不清楚自己究竟是有怎样的动机。关于为何在这里冒着寒冷看日出的诸多讨论看上去像是个不错的话题,除了那会让自己看上去像个冒失鬼。这样想着,他打消了这个念头,搓搓有些发冷的双手,后退了一步坐在平台一侧的台阶上,伸直膝盖,将腿舒展开搁在有阳光的地方。

“嘿!”鲁弗斯的左手边传来一声试探性的招呼,混合着塔顶格外大的风声。他站起身,此时那边的年轻人唇间多出了一支烟,他将它叼在嘴角,用另外半边嘴唇尽可能清晰地说:“请问您——能借下火吗?”

鲁弗斯点点头,退到身后的通道里往另一边的平台去,心里想的是这个世界真是凑巧极了。他自己并不吸烟,但是学校里有个爱吸烟而且对于除了实验数据以外的其他事物记性极差的教授,让他在两年里养成了衣兜里揣火柴的习惯。

他不知名的朋友保持着原本的姿势坐在台阶上向鲁弗斯招招手。他的卷发被风吹得有些乱,但是他并不去抹平它们。鲁弗斯看清楚了他尚不知名字的朋友的脸:他的眼眶很深,深棕色的眼睛泛着微微的绿。脸颊两侧微微凹陷,与此一致的是,这个人的身形也是纤瘦的(即便裹在厚外套里),不过倒不是那种不健康的瘦弱。他的嘴唇在冬季的寒冷中比一般人红些,嘴角向上抬起,不知是不是他的习惯动作。划火柴的时候鲁弗斯略略倾下身,握住火柴盒的手围拢着火苗,这位朋友便动作熟练地叼着香烟凑上来,点燃以后深深吸了一口,吐出剩下的烟,对着鲁弗斯微微笑着道谢。

“客气。我经常这么帮我的教授点烟,不过他一般不会对我说谢谢,而是吐个烟圈。”鲁弗斯立刻说,完全不经过思考或是组织语言。面前的年轻人噗嗤一声地笑了出来,眼角略略下垂,有两道很浅的笑纹。他看看有些尴尬的鲁弗斯,抿了抿嘴唇,双手从上衣口袋里伸出来,左手拿开嘴角的香烟,右手伸到他们中间,后来发现他们要握手就必须将手抬到和脸一样的高度就又站起身来。

“罗伯特——尤因。叫罗伯特就好。”两句话之间的间隔很短。

“鲁弗斯·思科史密斯。”罗伯特的手比他自己的还冷,他的手很小,鲁弗斯注意到,但是手指很长,中指上和其他爱吸烟的人一样有一道淡黄色的烟痕。

“刚刚您说到您的教授,不过我猜您一定不是这里的学生,据我所知他们这个时候大概不会到这样的地方来。”

鲁弗斯笑笑,“的确不是,不过我也算是整个剑桥里,圣诞节计划最奇怪的一个了。”

“幸好,在其他地方还有和你同样计划奇怪的人。”罗伯特搓搓双手,又将左手插回口袋里,只留另一只在外面,捏着吸到一半的烟。

罗伯特没有问自己为什么会计划这样突发奇想的旅行,而且从他们接下来的几句谈话中,鲁弗斯也没有发觉他有这样询问的意图,这让他感到有些放松。罗伯特也没有像很多人做过的那样给他递香烟,后来他解释“我并不觉得你是乐意吸烟的人”,这也让鲁弗斯感到,和他的相处很自在。鲁弗斯几个小时前就莫名觉得罗伯特让他感到很特别(那时候他们还并没有过交谈),现在看来,他的这个莫名其妙的感觉果真是正确的。

“很棒的马甲。”鲁弗斯对着罗伯特扬了扬下巴,“我也有这么一件颜色相似的,我非常喜欢,只不过没有这么搭配的扣子。”

“哦,你说这排扣子。”罗伯特掐灭了烟头,“它们大概有一段历史了,据说是值钱的东西,我从家离开的时候偷偷带出来的,我猜我父亲是不会希望我拥有这么贵重的东西,我在他眼中可不是什么会珍惜东西的人。”他又看看鲁弗斯,“不过谁知道呢。”

鲁弗斯耸耸肩,这回他完全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对啦——”罗伯特语调有些僵硬地打了个岔,“我一直忘记——问你在爱丁堡都要去些什么地方了。如果换作小说的情节,我这个时候应该热情地和你介绍一大堆,很可惜我自己并不喜欢这地方,又不巧我还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忙——”

“只是随便转转。”鲁弗斯并不想听罗伯特的后半句。他估计着差不多要到了“时间不早了,我也要忙我的事情去啦”的时候。“我不会在这里待很久,但是我非常非常希望能再见到您。”他只是这样说,一句寻常的,大多数人在与旅途中短期遇见的旅伴道别时都会讲的话。

 

2.

他在爱丁堡上午十点多钟的阳光照耀下的大街上毫无头绪地乱逛,若有所思地考虑着,如果有别人一眼认出他这个外乡人,要编造出怎样的行程安排来应对本地人并不应景的热情。他并没有多罗伯特说谎,“只是随便转转”可不是一句搪塞什么的——他就是,单纯地,在随便转转。爱丁堡只是他在搭乘火车时脑子里想到的几个可能逃跑的去处之一,然后他发现恰好就有这么一趟时刻表符合他行程的列车,于是顺理成章地买了车票,提着一只单薄的行李包开始了如此随意的圣诞节假期。

这真是,太疯狂,太疯狂了。他把额头抵在车窗上,看着火车喷出的蒸汽在阳光下的影子时,心里这么想着。出发之前他给家人留了信件,内容无非是自己有怎样怎样的旅行的打算,主旨是尽量让自己的行为看上去合理一点。当然也没有太多的解释,那样会显得自己太过拙于掩饰。真正的理由只是他厌倦了学校里持续了有一阵子的低气压,所谓文明的上流社会里人们衣着光鲜谈吐优雅,但是那不能掩盖他们用文绉绉的修辞所描绘的词句里微带锋芒的非议。这样生活了一年也不能让他习惯,尤其是,当你参加几次聚会时,总会有人兴致勃勃地将些在他看来本该被遗忘的传闻一遍又一遍地提及。

鲁弗斯有种错觉,似乎自己是对周围的人和事情太过漠不关心,如果说“关心”一定要等同于津津乐道于每个人的家庭背景细枝末节和不光彩的消息的话。他的同伴们将“沉闷”一词送给他,用于描述他们认识鲁弗斯几年来他一直在社交场合寡言少语的光荣事迹。他也乐意收下,并不管那究竟是一句赞美还是挖苦。有些时候他会稍微花些心思下去想想他的那些朋友们,或许有朝一日,一些人还会成为此时相处得其乐融融的另外一些人茶余饭后的谈资,前提是假使叫他们听说了些传言去。

就像那个可怜的弗罗比舍一样,鲁弗斯心想。他并不认识这样一个人,现在他小的可怜的交际圈子里也没有人认识,但是所有的人却又那么熟悉这个名字,这个反差大得鲁弗斯不好选择什么言语来形容。这样一来他反倒成为了鲁弗斯百般好奇的对象,由认知失调导致的偏好,这样一来倒也解释得通。

快到下午的时候他在一家餐馆里坐下点了蔬菜和薯泥,餐馆老板家里只有三四岁大的儿子爬上他身旁的凳子给他唱了一首断断续续的圣诞颂歌,小孩子说话的节奏和一口苏格兰的口音让一首已经习以为常的圣诞歌长得格外滑稽。他在和老板聊天时问了去车站的路,与餐馆里另外三五个人的交谈间,他意外地搭到了这里得一个邻居的顺风车。到达目的地以后他被告知去往格拉斯哥的车票要等到明天傍晚,因而在返回旅馆的路上,鲁弗斯走得格外缓慢,并依旧是有些百无聊赖的。

走进大门的时候经营旅馆的小个子老头儿背对着他在整理橱柜里的信件,忙不迭说了一句欢迎,回过身来对他笑笑,像所有忘性极大的老头一样眯起眼睛思考着年轻人的姓氏。鲁弗斯在他转身的时候就看见了它,一件熟悉的赭色马甲,缀饰着光滑的蓝色纹理,衣扣在头顶孤独的橙色点光源下更像猫科动物在夜里的眼睛。没记错的话他早些时候见过它,在一个年纪与自己相仿的人身上,那个人身材瘦削,泛着淡淡的烟草味儿,马甲穿在他身上刚好合适,而不是像现在一般紧绷着,裹在一个囿于金钱的灵魂所依附的躯体之外,在旅馆里最阴暗的一角等待着被喜新厌旧的定势所折磨。

鲁弗斯觉得自己需要和罗伯特说几句话,目的的一部分包括弄清楚怎么会如此糟践一件他们共同认可的稀罕的衣装。

“请问您这里有一位尤因先生吗,他的名字是,呃,罗伯特?”

老板摇摇头,垂下头用食指指尖在舌尖捻了一把,然后将手里写有住客名字的手册翻得哗哗直响。鲁弗斯站了多久他就翻了多久,机械的动作,从前到后再翻回来,速度一次次愈发地快。

“听着。”鲁弗斯伸出手按下那个册子的硬壳。他在喉咙里挤出一声轻咳后压低了嗓音,“要是现在我真的把它翻开,八成会找到我想要的名字,先生?”他手上稍微施了些力,老板夹在纸页之间的手下意识地按得紧了些。

“我对他可比您要熟悉得多了,先生。”鲁弗斯撒了谎,“您身上那件马甲可有着不小的来历吧,不然您为什么要穿不合身的衣服呢?”

“我空出了三楼来,那是因为,尤因先生今晚不希望被打扰。”

TBC


曾经说了要准备出本 想了想大概下学期要么有假期摸鱼要么可以上班摸鱼就可能寒假搞个小料。其实还是很想把这篇全文更完了就去印着和同好一起玩耍的【。

所以决定大概先慢慢更着这篇吧,大纲都写好了,下次更新大概在帝都SLO以后。

评论(3)
热度(20)
© MonsieurCRR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