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多年前的一个傍晚看到的
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很高兴认识你。

SixFro无料试阅

摊位号出来了就随便发个试读。

8P,全文四千字,作者我,排版工 @阿澌  

(我深爱排版工,真的,春风十里的绝症患者不如你。不如你,不如你,说三遍。)

SLO过后会放全文。

领取方式在最底端。


————————

正文

火车在乡下飞驰。

鲁弗斯·思科史密斯独自坐在靠窗的座位上,带着点老古板象征的提包搁在膝头,他展平双手覆在那上面,手掌颤抖着的幅度难以觉察,很难说究竟是因为车厢自身的颠簸,还是左手小指上一时间难以适应的银色戒指让他变得这样。他的旅程已过了大约四分之一,对面和身旁的位子上始终空无一人——那很好,此时此刻哪怕一个安静的旅伴对他而言也是一种打搅。他微微眯起眼睛,额头靠在侧边的玻璃上,一个完全不符合他二十出头的年纪的动作。

车子停下,又启动。他睁开眼盯着站台上的人群看了一会儿又移开目光。旁边的座位依然是空着的。

-

西德海姆没有给思科史密斯留下什么好印象——措辞过于轻描淡写的描述。他更倾向于用逃脱这个词语来描述自己的行程,他给自己假托了一个姓名和身份,第一次如此勇敢地,以某个声名扫地的人的朋友的身份去那个可怕的地方登门拜访。结果没有比他想到的更坏,倒是他没有自己想象得那么从容。

年轻的女孩子用言语对他施以冷嘲热讽,他在阅读罗伯特的信件时就已经在脑海里构想出同样的一幅场景。伊俄卡斯特的模样比他想象得要更加年轻,鲁弗斯在心里很乐意承认自己早就在最开始将她建构成为敌对的角色。他辨认得出她言语里目的性极强的礼貌,无论是哪个地方的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似乎都喜好用这样的方式蓄谋一场更大的尴尬——他在她准备开始尽数细数些罗伯特的罪状的时候,提起他已故朋友的全部遗物站起了身。

“和您聊天很愉快,弗罗斯特先生——”女人微微屈膝抚平裙摆上的褶皱,她的鞋底随着细碎的步伐在地板上踏出一连串脆响,然后她在门厅里停住了脚步,用三个手指在五斗柜上准确地挑出一个磨出毛边的信封来,直直伸出手臂递过去,戒指上泛着的光让鲁弗斯微微眯了下眼睛。

“这位可怜的年轻人倒是有个够亲密的朋友,怕是您这样唯一的亲人也比不过,只是他早在这封信寄到庄园前几天就不在这里了。”她挑挑眉毛,字面上的含义要么是在责备鲁弗斯,要么就是在讽刺他——说真的,他一点儿也不愿意计较这个女人究竟有没有发现他们谈论着的这位朋友就是眼下自己扮作的罗伯特的唯一亲人,从他对她的了解来看,答案八成是肯定的。

鲁弗斯捏着那封自己写给罗伯特,却从来没有被收信者拆开的信件,笑容僵硬地落荒而逃。他穿过绿植中间的小径,明亮的阳光照得他条件反射地皱起眉。罗伯特曾经做过的事情也不过如此,他快速地迈着步子的时候,脑子里想象着那个有栗色头发和深绿眼睛,身穿有些旧的呢子外套的年轻人,带着鲁弗斯想得到的最为得体的笑容不急不缓地在同样的路上前行,朝着和自己相反的方向。

我是试阅结束的分割线————————


不出意外的话我会是S18S9的看摊狗,大概是一名头发不够长还戴高度近视镜的MCU旺达。重申一遍这个印量不到20的本子可能不会出现在摊宣上所以直接找我本人领大概比较靠谱......

【醒目】领取方式是报一下这对CP里俩人的全名,或者背一句云图的台词,书里的电影里的都可以,中文英文也都可以。(如果我突然跟你一起背了起来请务必请不要慌张......)对好暗号一人一本免费拿,对不上暗号的话我现场教你,记住了再来拿(......【不是

小小声说,其实搞这个对暗号就是要筛选一下读者是这部作品里的这个CP的爱好者而已......所以如果有想要我安利吃的请说明一下我们慢慢聊好吗【你

上一条lo里有本子的长相。不嫌弃的话欢迎来找我。

评论(18)
热度(23)
  1. 破晓的黄金国MonsieurCRRR 转载了此文字
    想要无料。
© MonsieurCRR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