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多年前的一个傍晚看到的
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很高兴认识你。

【盾佩】A Bygone Fantasy

A Bygone Fantasy

原作:《美国队长:复仇者先锋》《美国队长:冬日战士》

CP:盾佩 Steve Rogers/ Peggy Carter

分级:G

警告:有OOC和傻白甜。

备注:新来的复仇者成员增加了很多事情发生的可能性,但是史蒂夫·罗杰斯拒绝了她的帮助。


(只是当年队3某剧照的时候我一怒之下开的脑洞,前两天想重新写的时候 @阿澌 教育我说 队长不可能让旺达制造一个他们年轻的时候一块儿跳舞的幻觉 我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

是啊因为他肯定是主张实际的 对吧。

PS前两天海狸说蚁人里佩吉又出现的时候我心情好复杂,可是MCU爸爸你又不给我糖吃为什么还要这么耽误我。)

 

正文

 

“抱歉。”在莎伦·卡特第三次叫他名字的时候,史蒂夫才将将从神游里抽回注意力,对着他现任的同事露出一个带着些歉意的微笑。他将另一只空着的手也握上轮椅的扶手,停留了几秒钟又收回来,站回侧边看着老人满是皱纹的脸——此时此刻那些皱纹因为她在对他露出笑容而舒展开。

“祝你们愉快。”史蒂夫那个拥有多重身份的旧邻居向上扬起嘴角,冲着他们点点头算是道别,他因为这句话低下头去抓着脑后的短发,反应堪堪与他不符年龄的年轻外表相衬。

“佩吉,”他叫他阔别多年的爱人的名字,“是晒太阳还是去那边乘凉?”

“我已经过了年轻小姐们根据洋装款式挑选搭配的花伞的年纪,”老人拍拍搭在她肩膀上那只属于年轻人的手背,属于超级战士的体温向她的掌心方向辐射着,时刻证明这个科技和人类生命共同缔造出的奇迹,“你刚刚有些心不在焉,史蒂夫,据我所知最近可没有什么让美国队长犯愁的状况。”

“是的。”他点头表示肯定,把载着佩吉的轮椅推到疗养院花坛的一边,自己在面对着她的花坛台阶上坐下来,拉过她的一只手放在掌心里,“只是一支舞而已。”

 

×

年轻姑娘的来访出乎史蒂夫的意料。

旺达·马克西莫夫在他印象中不甚善于言辞,至少在复仇者成员之间的交流中,她很少主动发起谈话——虽然他们都或直接或间接地明确表示过她曾经做过的一些事情并不算什么。她在训练时的衣着打扮和其他特工或复仇者都完全不同,冲他挥手的时候——虽然只是几下轻微的动作——史蒂夫隔着老远也辨认出了她。

“队长,”她说出这个称呼的时候眼神飘忽不定,先是盯着自己交叉扣在一起的双手上头亮晶晶的小玩意儿,然后移到一边的玻璃窗上,绕着房间扫了半圈才老老实实地看回他的眼睛,“我……只是有一个提议,我想着也许我可以做些什么来作为弥补。”

他不置可否地挑挑眉,心下已经大抵猜到了他第三年轻的同事的来意,等着她继续讲下去。拒绝这样单纯的好意绝非他的本意,但是在旺达最终有些吞吐着表达完全她的来意以后,史蒂夫对她摇头以示谢绝。

“谢谢你,”他说,尽可能多地表现出真诚来,在意识到美国队长的诚意这样的法子对于一个异乡的小姑娘来说不一定会奏效的前提下,“可是——我认为那样不太对,我们已经不需要做出些什么改变来,而且美好的幻境往往能强化痛苦和恐惧——”

“你们还有一支舞。”小女巫打断了他。

“这倒是提醒了我,因为我的确曾经有所亏欠。”他回答,拍拍女孩儿的肩膀。

 

×

“后来呢?”佩吉问,没有因为他的转述而岔开话题,“她就这么相信了你这样简短的解释?”

“那个孩子拥有修改这个世界的力量,虽然对这种真正的,字面意义上的魔法的畏惧并不是我拒绝她的理由。”史蒂夫这么回答。他看着心仪的姑娘不再如旧时那般迷人的双眼,他用来沉睡的时间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使得更少的人会为之倾慕,然而唯独他能,依旧能从中辨识出光亮,那代表着他们之间的交流不仅仅囿于文字和语言。

“那个姑娘。”佩吉眯起眼睛,“或许你应当试着理解她,毕竟据我所知她可是真切领教过被死亡剥夺最爱的人这种感受。”

“又或许不是——那会让我因为自私而羞愧,因为对于你的大半人生,我都没有什么发言权,更不愿干涉,就别提什么,出于我个人的原因对你进行哪怕一丁点儿的改变——那些发生在你身上的故事,你所经历的事情算得上传奇,你为止承受的苦痛也比别人更多。”史蒂夫攥紧了掌心,将佩吉依往日习惯涂染成红色的指尖拢在其间,“那同样也会让我不好受,尤其是作为一个‘幸运的人’那样。”

佩吉对着他咧开嘴角轻轻地笑了起来,“美国队长始终看重别人超过他自己,”她看着史蒂夫的眼睛,老者的心灵莫名地让她想伸出手去,为这如后辈般年轻的人理顺头发,最终付诸实践时只是拍拍史蒂夫的脸颊。青春年少往往会令老去的人加倍在意,当她也厌倦了自己一遍一遍确认史蒂夫的的确确穿越了那七十年的时光又重新出现在自己面前,还感情用事地在他臂弯里像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那样掉眼泪以后,更多时候她就在又一波惊愕袭上心头的时候静默地盯着这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年轻人的脸。

“……就好像我还能回到那个在SSR当特工的年纪,在欧洲战场上的士兵往往喜欢姑娘们的英国口音,但是我回到——那里以后不知怎的就成了最不讨喜的那个。”

“上帝保佑他们,妒忌一个比其他特工都优秀的姑娘。”史蒂夫顺着他有些跳跃的思维接下话去,佩吉摇着头,视线依然停留在他脸上,

“他们窃喜着再没人能打那张令他们妒忌的名叫美国队长的牌。”

这话让他微微蹙起眉,他愿意承认自己设想不出佩吉在所谓艰难的日子里究竟有多艰难,即使他深刻体会过失去亲近的人是怎样的悲痛,而佩吉所经历的比那还要差得远:当美国队长最好的朋友和战友为国捐躯的时候,人们对他予以劝慰,他的队友给他以支持,爱人对他托以信任;而后美国的英雄坠入冰海,佩吉·卡特一人的悲痛于整个军队而言微乎其微,战争胜利后本应作为历史叫人铭记的,却加倍作为嘲讽和负担返还给她。那让他不愿意对她多说“我很抱歉”——太过轻飘飘,也更不会有什么用,况且与旧时的爱人之间,那点美国队长这个身份特有的诚意也不必作数。

“佩吉。”他低声念出她的名字,倾身在她额头留下亲吻,“我想我无法真正体会我所错过的——”

“你不能,”她打断了他的话,更恰当来说,其实是相比于被她抢了话语权而言,史蒂夫更不情愿去打断她,任由佩吉一路讲下去,“但是,就现在,你依然在错过,就错过眼下的一切,尤其是你自己的人生。和老年人叙旧可不是为了让你被他们的情绪感染得更加伤感,”她用手指轻轻点着他的胸口,史蒂夫对她点点头,向后挪了点空位好将她移到自己的怀抱里。

“我知道,我很想念你。”他说。

“史蒂夫。”佩吉的嘴角略略往上翘着,抬起手指抹着一边的眼角,然后另一边就被递上一块手帕,“多像《时间旅行者的妻子》[1]那样——就连我自己都觉得难以置信。”

“那是什么?”

“在莎伦给我读到最后一页之前,我一直以为那会是个悲伤的故事。快把它加到你需要补习的清单上,虽然只是一个教人们等待奇迹的故事。”

史蒂夫点点头,字面意义地按照她说的去做了:他改只用一边的手揽住佩吉来保持平衡,另一只伸到口袋里去摸出了纸和笔,在某一页的最下边补上这个名字,指尖在纸页上划着圈。

“有个热爱音乐的朋友给我推荐了这么多页的歌。”他和仰着脸面对自己的佩吉相对视,“虽然按理来说你应该觉得挺熟悉,但是年轻人却说那是些怀旧的曲子。”

佩吉眨眨眼睛。

“那大概会适合一个来自上个世纪的人兑现他的承诺。”他说。

他回忆起那个幻境,以及前些日子拒绝那小姑娘的好心以后脑海里没能克制的想象。一支舞曲,一条宽下摆的连衣裙,一束灯光,一张照片,一个自无线电波讯号那头的邀请。

他仿佛借着故去的军官的视角看见那个低低垂下头去的年轻姑娘。


×

衰老让她日渐消瘦,使得史蒂夫能够仅用一条环在腰际的手臂就将她整个抱起,免去了老人不灵便的腿脚承受体重的负担,同时他用另一边的手掌与她双手交握。

“你知道唯一不够完美的是什么吗。”他们开始有点儿笨拙地随着旋律摇晃起来的时候史蒂夫压低声音说了这么没由来的一句。

“当然,今天星期六,”她说,“只是八点钟还没有到。”

 

×

“佩吉对你印象不错,前天她叫我对你捎句感谢的时候就是这么告诉我的。”他又一次看见旺达的时候主动走过去和她搭起话。

年轻的小女巫冲他挑了下眉毛,用她还在熟悉的朋友之间打招呼的方式回话,“周末过得还不错?”

“当然,”他回答,“因为我应了个很久的邀约,跳了几支舞。”

 

END


[1] 就是那个男主可以穿越时间的电影,在小说里的结局是男主在中年去世,但是年轻的时候他又一次穿越到了他妻子八十岁的时候,于是两个人再度相遇。大家不要把这个和《时空恋旅人》搞混,毕竟这两个剧情描述起来有一部分挺相似,我有一阵子一直以为它们是同一部电影,两个名字只不过是不同版本的翻译……


评论
热度(31)
© MonsieurCRR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