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多年前的一个傍晚看到的
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很高兴认识你。

【红银】造梦者[图文接龙游戏产物]

大概是今年四月末的时候HOM姐弟群里的图文接龙游戏_(:з」∠)_

用随机数直接抽到了第一棒。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独立的一篇可是我只写了这么多呀剩下的都是别人写的么么哒。)

用枫霸的话说,于是七个人接完这俩人还在酱酱酿酿。

可是我开了这个PG-13的头最终还是被强有力地NC-17掉了!有没有感觉我赚到了!

然而我还以为我那棒过去他们就醒了的果然我还很年轻啊。

————————————————————

下面就是正经的啦


原作:我仅有的MCU世界观

备注:第一棒酱酱酿酿。无剧情傻白,挑战自我【。

 

原本虚掩着的门发出喀哒一声轻响,在她背后难以分辨地被推开再带上。

旺达抬起头来,她双手自耳际绕到颈后的动作定住,从面前的镜子里看着来人的脸。她的双胞胎弟弟冲着她扬起嘴角,从肩膀上拍去了她捏着项链搭扣的手,用他本应熟稔的速度把她的长发拢到一边去,取下那条细细的银色金属链子放回她手心里。

“旺达,”她的弟弟攥住她的手指,念着她的名字,“嗨,我想要一个梦。”

 

她拉着他们交握着的手,直到皮特罗跟着她倾过身体并排坐下。他提到梦境,那对她而言大概算不上什么好的联想。她因此想起脑海里回放着的一些并不连贯的画面,封闭的有机玻璃让她体会到极度的不安,强光的对比让它们像镜子一样映着他们两人的影子,那像是记忆的错觉,似乎一切又回到了尚未知晓未来的开始,世界上还只有那些无法分离的人。然后场景切换,他们之间由一堵墙隔离开去,她讶异于世界仿佛有形般的变化,以及没人愿意告诉她去哪里找到双生的弟弟。他们并不在意初始时他们就共同存在,更不会将他们,在终结时也该处于一地这种认知放在心上。

她眨眨眼,侧过身体使得两个人的额头相贴,他们因此一起眯起双眼并抿着嘴角。她将手指圈在皮特罗的脑后揉着他的头发。

“你大概不会想要我创造些什么梦境。”这样的距离下他们不需要放高音量讲。旺达配合着话语摇晃着脑袋,他们额头两侧的头发有一些散落下来拂着鼻梁和脸颊。她收回手臂,手掌交叠着合拢,“你一定不想看我像对待他们那样给你展示出些恐惧。”

旺达并不知道皮特罗会怎样理解这样一句话,也许他会信以为真,又可能只当她是在说笑;就像她自己甚至不知自己要表达些什么,一句开始并不经意的话讲出口却让她困惑起来,自己说出的究竟出自真心的担忧或者仅仅是一句不经意间讲出的玩笑。

皮特罗对此的回答是,“我所见识过的恐惧已经都在过去了。”这样的回应让她抬起眼睛又多蹭了下他们的额头。

 

他们很少在意彼此之间究竟谁是年长者,尤其是当他们长到某个不能再将身高与长幼进行直接关联的年纪以后。虽然没人在意一对失去双亲的双胞胎是兄妹还是姐弟,他们的差别是半分钟还是半个钟头:更多人习惯性地叫他们的姓氏,“就是那两个叫马克西莫夫的,”这样或那样;当然“这些人”讨厌麻烦的行为和双胞胎的初衷并不一致。旺达在少有的时候才会刻意地去想着自己是皮特罗的姐姐,比如某些她想要像他们十一二岁时那样,将他圈进怀抱里的时候,比如此时此刻,只是他能轻松将自己横抱起来的身形难免让人困惑。她伸开手臂将与自己眉眼相似的年轻人揽过来的动作无论如何看上去都只是像将自己贴近一个拥抱里去。

皮特罗对她出声地笑着贴过去,极缓慢地倾过身体——这样磨磨蹭蹭放在往常会让他格外地不耐烦,直到她整个人失去平衡高声笑着仰倒过去的时候他捞过一边的枕头垫在她脑后,速度帮了他的忙。他们保持着拥抱住对方的动作侧躺着互相推搡,一直到不再笑得那样大声时又贴得更近了些。

“分享给你一个有趣的梦,弟弟。”她说,支起垫在身下的手臂,仰过脸去用嘴唇够着皮特罗的额头并轻缓地落下,另一边原本搭在肩膀上的手掌抬起来遮住他的眼睑。这是他们所熟悉的样子,如同人生最开始的八九个月份那样蜷缩着贴紧,随着同样的生物节律睡去醒来。

他们在亲吻中互道晚安。

Fin


至于后几棒去微博里找吧明天醒了再贴地址因为我困得要去世了……


评论
热度(28)
© MonsieurCRR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