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多年前的一个傍晚看到的
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很高兴认识你。

出卖灵魂的写手问卷。

首先谢谢静静邀请我直面自己如此真挚的感情和我阴暗的灵魂。

其次,我答这份问卷的某题,出卖灵魂的同时立刻遭到了报应,大家小心不要作大死。

最后,我这个人真的很ky,虽然这次暴露阴暗面不算很彻底,但是我对很多梗都有很深重的恶意,看完如果觉得我是个恶心的两面三刀的人也无妨……跟我说一声就行,不说也可以【。

————————————————————

这是一份魔性的问卷。

这是一份由浅入深、直击灵魂的问卷。

这是一份一旦开始填就不能逃避必须答完的问卷,否则写什么都必坑。

作为一个写手,每天看写手基友们填问卷总有种隔靴搔痒的感觉,在此,我把所有我真正想知道的问题写下,请你们用灵魂作答。

准备好了就开始。

1. 最擅长的写法/梗是什么?回答并试写一小段(几句话或一个片段均可)

心灵鸡汤体。就是写很多连贯的动作和场景加上突然一个时间点里大量的心理神态描写……之类的。我的文里面除了刻意用对话撑起笑点那种以外基本都是这种写法,一时间举例的话又有很多。

不如不找以前的,现场写一段根肖吧……最近很想念这对CP:

根用左手的掌心扒住窗框,倾身盯住窗外那辆很快从她视野里消失的车子的模糊轮廓。那在她眼中完全不能留下一个清晰的影像,但是她确乎看见了很多实实在在发生着的事情。

她看得见副驾驶里斜倚在窗边的身影,隐藏在阻隔视线的车顶盖后边。她认得那个被胁迫者,抿嘴并眯起眼睛的神态属于多数人刻板印象中不屈的战士形象,不了了之地映在一边的后视镜里。肖甚至趁人不备地对自己眨眨眼睛——她不能确定的原因是天色已晚而并非那些属于目之不及——能让她想到六十种机器不会允许的与撒玛利亚人之间绝地反击的方案。

2. 最不擅长,但非常喜欢读到或者看别人玩的风格/梗是什么?请描述一下。

长篇谍战跑剧情。我逻辑病很严重。


3. 有没有雷的梗?请描述一下。

为虐而虐以及写AB强拆BC,尤其是其中一方是BG的时候。 


4. 请用第三题的答案写一段你ship的CP,不能写得你自己认为雷。

……这个官方有梗所以我就把两个部分结合一下自己说了。其实我觉得两遍都不雷但是如果放一起还是很微妙……

可是官方白纸黑字就是这么写的啊。

如果你觉得这是冬盾那就是冬盾,如果你觉得这是冬寡那就是冬寡,反正怎么都是带BG的强拆。

“我还以为她至少能认为我们是同事什么的呢。”巴基在胸前抄起双手来,用下巴朝着监护病房的窗玻璃点了点。

“这么说你被回了句相当糟糕的话?”史蒂夫拍了拍他的肩膀。

“哈,没错,”说这话的时候巴基的双肩随着吐了口气而稍微垮下来,“我甚至准备了什么台词,当初你和她都是这么对我的,什么一切错误都不能怪罪你啦,什么你被洗脑了所以是个受害者啦,之类的,然后我对她说,嗨,娜塔莎,认得我吗,我是詹姆斯,啊不,是巴基……”

“然后呢?”美国队长揉搓他肩膀的一只手停了下来。

“她对我翻了个白眼,‘谁他妈是巴基?’——引用完毕。”

“这样,”史蒂夫向一边撇开的嘴角表明这是个苦脸,也证明他在小心翼翼地选取着措辞,“那可有点让人不好受,毕竟前不久还有人这么对我说话来着。”

5. 有没有不吃的CP或者接受不了的拆逆?

冬盾根肖不能逆。

我吃的很多CP本身就是互相拆的关系但是无所谓。

我不萌的CP都不吃。

就是这么洁癖。 


6. 针对第五题的答案,如果接受不了,是否接受友情/亲情向?如果可以,试写一小段。

想了想严重不吃CP但吃朋友或者带孩子的(。)大概是23 14 银鹰……

怎么想都只能是嘴炮……嘴炮就不写了。 


7. 自己的文风能否做到多变,为你的CP试写两个画风迥异的片段,可以贴已有的旧文。

能。主要分为鸡汤体,谈恋爱体和神经病体。

【鸡汤体】来自叉人姐弟那篇《StolenDreams》

 平心而论,有独特能力的变种人高中生的烦恼要比同龄的普通人类高中生少很多,至少对付功课和社交的麻烦可以全都省略去。高中生们最理想的日常生活往往都是是无法无天且大同小异的,只不过这种无法无天在他们身上得以实践了而已;有限的,短暂的时光于他们而言分外漫长并且不吝惜挥霍,有关前途,或者未来的字眼于他们而言也无需过分担忧。

早在他们年幼,尚未完全觉察他们基因序列里蕴藏的无尽能力,而仅仅作为环境嘈杂的孤儿院里两个不起眼的成员的时候他们便学会不去担忧这个:对双胞胎而言,只要一个不去离开另一个,他们就总有法子共同度过很多个明天;不怎么好过的日子里,似乎很多人对他们都是带有某种偏见的,比如知道他们的人偶尔会用“那对怪孩子”之类的字眼——男孩子的银色头发在一群同样年纪的孩子中并不显得十分讨喜,然而有人试图单独领走他们其中一个人的时候总会出现点什么奇怪的事。

【谈恋爱体】来自根肖的《Undercover Ceremony》

根拍拍她的脸,快速地在上面留下一个亲吻,她一直以来都是这样,肖对此进行的猜想是她在担心亲吻太久的话会被自己伸手打一顿之类的。当然,她自己也习惯这样,倒不是说她有多排斥大学生小情侣们黏糊糊的姿态,根喜欢那样做的话她也没什么不能接受,只是有些东西应当不经意地被进行区分——她自己并不希望再一次遇见那种事,比如心里一边骂着去他娘的世界一边与根吻别。

【神经病体】来自正在写的00Q《军需处野生动物危机》

“说真的,老板,这就是你的命名水平?”

“叫我‘老板’就是你的嘲讽水平?”

“那他妈的可是个地铁站。”

“我他妈是你的军需官。”

8. 有没有坑过文?坑品如何?

……反正我现在不写说不定以后哪天心情一好就写了呢,瞎立什么flag嘛。 

9. 请为被你坑过的读者写一个片段,内容是你喜欢的角色向其他人谢罪。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春风送暖的金秋九月好时节。

雷古勒斯大声对鱼老板说:“锅不是我的!傻逼作者坑文关我鸟事!”

【。

10. 有没有出过本子?如果有出本的想法,请贴一段现有的文中你认为最惊艳,最能作为本子风格宣传的片段,不能太长。

算是出过。

也准备出……

以下来自还没有写完的SixFro文《Thus Reversed》

走进大门的时候经营旅馆的小个子老头儿背对着他在整理橱柜里的信件,忙不迭说了一句欢迎,回过身来对他笑笑,像所有忘性极大的老头一样眯起眼睛思考着年轻人的姓氏。鲁弗斯在他转身的时候就看见了它,一件熟悉的赭色马甲,缀饰着光滑的蓝色纹理,衣扣在头顶孤独的橙色点光源下更像猫科动物在夜里的眼睛。没记错的话他早些时候见过它,在一个年纪与自己相仿的人身上,那个人身材瘦削,泛着淡淡的烟草味儿,马甲穿在他身上刚好合适,而不是像现在一般紧绷着,裹在一个囿于金钱的灵魂所依附的躯体之外,在旅馆里最阴暗的一角等待着被喜新厌旧的定势所折磨。

(对,我真的很喜欢写文的时候提到这件waistcoat……真的很喜欢……)

11. 上面写了那么多,累不累?

一边写一边翻lofter突然发现“哇我竟然还写过这么多东西呀。”

就是这样厚颜无耻之人。 

12. 以上写的片段里的CP是否都来自一个fandom?如果不是,多久爬一次墙?认为自己是专一型的写手吗?

不是。

很少爬墙。

就是……觉得能让我深爱的CP越来越少了。爬来爬去还是原先最喜欢的几个。

电影大概就是预热期间会跳一跳……然后火一阵子想起来了再跳一跳;剧的话只有根肖在产出,主要取决于看剧的脑洞,所以这对属于手速快的产出(。

至于我最爱的CP已经写在很多社交网站的主页里了,有没有产出和产出的频率实所共鉴吧。

13. 有没有无论墙头如何变化都能玩到一起的好基友。大声说出对方的名字。

……这个其实无所谓啦。觉得一起爬很多同样的墙头有点惊悚( 

14. 请为认真读这份问卷的喜欢你的读者卖一份自己的安利,贴一篇目前为止自己认为最满意的作品。最好贴链接地址。

那就卖最新的一篇SixFro吧

http://lemonadeclaire.lofter.com/post/33f623_7d0d84b

不过我真地没什么特别满意的东西觉得每篇都有不满意的地方啊就是各自不满意的地方不同而已【你他妈

15. 请推荐一位你最欣赏/最崇拜,或者风格与你最合得来的其他写手,可以附上ID和主页或作品地址。

既然这个是崇拜 欣赏 脑洞相符合的那我就多推荐几个。

阿澌。虽然她总说她写东西干巴巴但是我总觉得有种踏实,没有很上帝视角但是又不那么流水账的感觉却没法模仿……

其实很想自己什么时候也能写成那样就好了。

Lofter:http://asinarc.lofter.com/

琉白。脑洞型写手,写的东西很戳萌点。

lofter:http://arwenfox.lofter.com/

松茸。脑洞和很多CP都比较合,然后觉得她的产出优点在于很……积极……?不是那种专注欢乐的文也不是刻意讲冷笑话更不是那种很阴暗黏连……就是很积极【

Lofter:http://quixotism.lofter.com/

16. 邀请他/她也来填一填这份问卷如何?

不太敢,总之看到了想写就写写吧,不写也没什么所谓的……

—结束—


源:http://oceanicstar.lofter.com/post/7a0b3_854bd9a?url_type=39&object_type=webpage&pos=1

评论
热度(11)
© MonsieurCRR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