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多年前的一个傍晚看到的
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很高兴认识你。

【00Q】军需处野生动物危机 1-3

军需处野生动物危机

原作:《007Skyfall》、《帕丁顿熊》

分级:PG

CP:00Q

警告:演员串剧卖萌有,串剧NTR没有。

Notes:关爱离退休特工与关爱小动物都不能少,反差萌是我的恶趣味。

 普天同庆今年年底又可以看00Q啦!开心!

脑洞来源于“一个热爱小动物的糙汉” “一脸不爽地夹着个熊上班的卷毛”

反正捡到个熊就是捡到个熊……

最近我有病,需要写点冷笑话。然而我是不会吃药的。

1.

“说真的,老板,这就是你的命名水平?”

“叫我‘老板’就是你的嘲讽水平?”

“那他妈的可是个地铁站。”

“我他妈是你的军需官。”

距离餐馆打烊已经要不了多久,原本不大的店堂里只剩下两个面对面,眯着眼睛对视着,压着嗓音进行激烈言语对战的,撇嘴的表情如出一辙的人,和他们旁边对这一串串连珠炮完全置之不理,并专心致志制造噪音和混乱的,棕熊。

“骂娘是外勤特工的专利。”独自坐在卡座的一边,双手交叠搭在膝盖间,仰在靠背上的金发男人更高地抬抬下巴。

“那么我他妈的不介意你再更大声点,窗外拉小提琴的大叔似乎还不知道我们是MI6的特工。”和棕色小熊坐在桌子同一侧的军需官绷直了后背,环在胸口的手臂随着他前倾的身体压在桌沿上,黑框架后面的眼睛眯得更紧,在气势上默然地对着年长者叫嚣。

然而好景不长。

“踩到奶油,脚底一滑而已。不是故意打断你们的。”他们的熊朋友将它掌心的厚肉垫相对着扣在一起,对着被自己刚刚拍歪一边眼镜的棕发年轻人搓搓手——学着人类表示尴尬的样子。它旁边年轻的科学怪人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来抹着镜片上的爪印,脸上除了被凌乱的刘海挡住的额头和眼眶之外的部分迅速挂上一层名为“我招谁惹谁了”的寒霜。

“新发现,”在气场争夺战中重新占据上风的特工用指尖轻轻敲着桌子,“我们捡回来的宠物跟你还挺像的——除了说话声音之外——”他用手虚虚绕着自己的额头来回晃了晃,“如果它那也算是卷发的话。”

“是新室友。”军需官坚持着这只熊的特殊身份,“我不会把一个时刻有可能对人讲些什么‘你知道吗我昨天跟MI6的特工出去吃了个饭’的生物简单地称为宠物,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在我们找到它的目的地之前,我们,暂时,是,室友。”

“所以你跟别人也都这么说话?我们这个词如果包括我在内的话真是太让人伤心和气愤了,你竟然说你男朋友只是室友。”

“邦德,你他妈闭嘴。”军需官伸出手指插进一头时刻乱七八糟的卷发中,绝望地将它们拉扯得更加凌乱。

刚刚被起名为帕丁顿的熊对他们眨了眨眼睛。

 

2.

Q是最后一个从那家餐馆里走出来的,他没好气地扯着皱巴巴的风衣前襟,往口袋里揣着钱夹,走到车子旁边的时候直接绕到副驾驶位子边上敲敲窗玻璃。

“晚上好万人迷,能赏光给我坐到后排去吗?”他尽可能地咧开嘴角,对着他的同事又翻了一个大白眼。

“要是我拒绝呢?我可不愿意让我男朋友觉得他只是私家车司机。”

“你的私家车司机更需要后排座位上多个人类好管住某个友善却多动的小朋友,不然的话下次你出差的时候就智能徒手拆锁了。”他又借着这居高临下的阵势多敲了一下玻璃。

“您一定特别羡慕我男朋友吧先生,”邦德在推开车门站起身的时候对着另一侧的年轻人眨眨眼,即便Q铁了心摆出一副扑克脸来对着他。“我可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人,但是一般情况下总会满足他有些无理要求。”

“真感人。”Q坐进车子里以后在倒车镜里看了看后座的两个,又撇了撇嘴。“我现在希望赶紧到家,这个小家伙害我社交焦虑要发作——当然不是抱怨你,帕丁顿,”他发动引擎的时候抬高了嗓音,“我半小时前那个关于你是另一个特工组织派来干扰我们行动的卧底的推测基本上是错误的,毕竟没有哪个幕后黑手脑子这么不灵光地雇佣一个公众场合专门给人找麻烦的动物替他们当卧底,是这件事情本身害得我社交焦虑。当然了,以上是我个人准备带走你暂时和我住一天的理由,鉴于我的车里属于绝对安全的地方之一,所以我选择现在才解释。”

他用工作时间专属的语调和语速说出一长串话,眼睛透过镜面盯着满脸问号的动物朋友,直到另一位同行者轻轻叹息了一声。

“你就当我突然想找个宠——找个室友。”双0特工简洁明了地说。

“真的不是因为你和你男朋友关系紧张经常吵架所以需要我的帮助吗?”帕丁顿对着外勤特工正了正头上的帽子,一本正经地发问。

“……算了你当是这样也可以。”

十分难得地,正在开车却始终可以一心两用的军需官这一次没有发表任何异议。

 

3.

 

“如果我下次再轻信你的胡说八道我就——”

“就怎样?”

“……。”

Q继续吃瘪地对007特工翻着白眼。他扯下头上搭着的短毛巾,用手指理着还很潮湿的乱糟糟的发梢,有些愤恨地将自己摔向厚厚的床垫里——然后被他的男朋友兼同事接过来准确地抱住。

“我才不信你就是要保证它的安全什么的,以后禁止再这么胡扯,不管你的初衷是不是为了好玩都不成。即使你想用我入职时间短得有限来说事儿也不行,没有哪个特工会把他们的保护对象往家里带,邦德,没有”

“是的,长官。”被数落着的人蹭蹭年轻军需官的头发,手指不安分地在年轻人的身侧数着肋骨。

“拿开。”Q在邦德看不到的地方使劲瞪着眼睛然后挣脱开他,拿了写字台前面的笔记本摊在膝盖上,窝在床的另一边示威地盯着他看。

“与您的亲朋好友走散,欢迎求助军情六处,我们的特工和军需官会竭诚为您服务。”Q用着假嗓子开始嘲讽,“然而我又不得不承认,特工的职务之便就是找人特别方便。”

“所以你找到这个上世纪的著名的旅行家了?”

“……为什么没人跟我说那些资料都,有且仅有,纸质的?!”Q将电脑屏幕扣上,万分挫败地揉着脸。

“明天你可以带帕丁顿去一趟,反正你可以说你是在家工作,而且我在外勤任务中也不是第一次和R合作。”

“看上去我被某人单方面炒鱿鱼了?”Q抄起双手来,眉毛向上一挑。

“天哪。我道歉。”邦德把他的军需官肩膀拉过来,十分高调地冲着年轻人的脸颊亲了一下。

Q对此的反应是拽过衣袖抹着脸,“真是见了鬼。”他说。

“等等……你就是这样回应一个真心实意道歉的男朋友的吗?”

“我是说,虽然外边天气坏得要命,但是暴风雨怎么就下到房子里边了。”Q皱起眉头。

两人一时间突然安静下来,直直看着对方,然后几乎同一时间叫了一句“帕丁顿——”然后奔去楼梯尽头的盥洗间。

邦德扭开那个名叫唯恐天下不乱的门把手,充满整个盥洗间的热水从门口涌出,在他和Q争先恐后地说出一段骂人话之前就把他们淋得湿透。

 

“把我上次给你重做的手枪交出来,我准备去街上杀人了。”Q撩起衬衣擦着挂满水滴的眼镜。

“长官,您确定您的指纹能通过它的识别系统吗?”

TBC

评论(9)
热度(81)
© MonsieurCRR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