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多年前的一个傍晚看到的
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很高兴认识你。

【SixFro】Thus Reversed 11.11更新03

上一次戳 http://lemonadeclaire.lofter.com/post/33f623_7701ade

大概没人会记得之前的梗概了所以为了理解能力着想都戳一下吧_(:з」∠)_

最后一次更新。后面的不放了攒着出本。

(其实是最近心情不好就想偷跑一段。任性。)


正文

————————————

3.

陈旧质楼梯板被他踩在脚底下,咯吱咯吱地响个不停。这儿的老板确实是个会做生意的人,鲁弗斯想,旋即又觉得大概这只是自己一个见识不够多的年轻人的错觉,凡是有些经商之道的人都会想出这么一招。不过似乎又和他印象中那些实打实的奸商有些差异,重点在于经商的诚意——至少他头顶上楼层的大多房间确实是空出来的,掩着的门缝里也没什么光亮。

鲁弗斯在二楼和三楼之间的楼梯处停下,抬头往上看了一眼。开始觉察出明显的空荡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好感觉,那很奇怪,在他的想象中,与喧闹形成对比的冷清虚空地充斥着,将一个年轻而沉静的人容纳在其中。

“尤因先生。”他伸出手在空气中抓了一会儿也没有摸索到廊灯之类用于照明的设施的开关于是索性放弃,出于某些让他有点敬畏的原因以及他的个人涵养,鲁弗斯刻意将声音压得更低些。

他的行为看上去蠢极了,只是他自己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依然傻乎乎地没有离开,“请问尤因先生在吗?很抱歉打扰您——我是说,如果您还记得鲁弗斯·思科史密斯的话……”

沉默让人觉得尴尬透顶。也许他现在的最佳选择是赶紧离开,说不定这只是个喜欢恶作剧的旅馆老板的把戏——捉弄一个异乡人,看他像中邪一样对着空气说话;又或者,在他面前的某个房间里——那间房子的房门是紧锁着的,而他没有注意到,里头的年轻人在忙于阅读或者欣赏音乐,或者其他的消遣以及不够消遣的消遣,因为自己的打搅而厌烦难当——

“思科史密斯?”

楼梯出口左手边第三扇门打开一道缝隙的声音盖过了年轻人的轻呼声,要不是里面骤然透出来的灯光吸引了鲁弗斯的全部注意,他似乎也难以觉察到如此轻微的人声:

“您——”

罗伯特将门打开一半,让更多的光线照到漆黑的走廊里来。他的身体逆着光线,头顶翘起来的几缕卷发在有光亮的地上投下一个乱蓬蓬的影子。

“好吧,好吧。”他有些神经质地念叨着,伸出手在脸上抹了一把,再经由额头向后抚过头顶,试图将支楞起来的头发全部捋过去,“我是说,您来这里干嘛——?”

“我们凑巧在这里当了邻居,”鲁弗斯现在的样子一定比刚刚还要蠢。“我在——”

“您先请进。”他有点儿想要大声对罗伯特说出点赞美的话,毕竟现在他被打断后就不必编造出点好听的借口来避免讨论一些尴尬的话题。罗伯特抢在前头带上房间里头浴室的小门,又把茶几上的一叠空白稿纸推到一边去,一包不算很大的行李搁在一边的凳子上,他将它提起来搁在床脚,然后冲着他的客人拍拍凳子的一角。

“您——我还没有料到您是音乐家。”坐下以后他们离茶几近了些,鲁弗斯这回看清楚那叠空白稿纸上画着的是一行行的乐谱线。他感到有点窘迫,倒不是因为他说了谎,因为实际上他觉得罗伯特完全可能在音乐方面有所造诣。“我很抱歉,尤因先生——罗伯特,”他开始在心里盘算起万一等下被问到究竟出于怎样的原因才会上来冒失地拜访的话要怎样回答,“如果我刚好打扰到……”

“不,我大概算不上什么音乐家,在创作的作品也已经完成了,别为了这个而担心。”罗伯特打断了他的话,然后从空着的乐谱纸底下抽出一叠,伸出手指弹了弹整齐的纸页,“如果现在我能摸到钢琴就好了,毕竟我自己都没有亲自将它完整演奏一遍,”说这番话的时候他盯着纸上那些鲁弗斯不能懂的音符,带着鲁弗斯熟识的教授们为了一项观察结果而组织学术研讨时踏上讲台时那般的神情,随即抬起眼睛,“我将它命名为《云图六重奏》,是唯一一个我单独完成的版本——就送给您啦。”

鲁弗斯又一次因为不知所措而呆作一处,“哈,对了,圣诞快乐。”罗伯特又接了这一句,将卷起来的厚厚一沓乐谱递过去。

“这大概是我这辈子经历过的最新奇的圣诞节,尤因先生。”鲁弗斯回答。

 


评论
热度(19)
© MonsieurCRR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