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多年前的一个傍晚看到的
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很高兴认识你。

【AT】无料公开 《吸血鬼会梦到宇宙猫头鹰吗》

原作:《探险时光》Adventure Time

CP:Marceline/ Princess Bubblegum

微量Prismo/ Cosmic Owl提及,都是私货

分级:傻白甜的G

警告:梦没有逻辑

备注:宇宙猫头鹰和普司莫在船着MPB,船MPB的人在默默船着普司莫和宇宙猫头鹰。玛瑟琳装饰了你的窗子,宇宙猫头鹰装点了作者的脑洞(←全都是胡说八道,依然是一个少女的作者。

 (就是S7E02的平行宇宙ver,没那么高大上。)

既然阿蓝被我带进AT了那就一高兴把这篇放出来呗。全本的PDF太可爱了舍不得放下载,所以就……这样了(。

正文

“好吧,好吧,我认输了。”宇宙猫头鹰从水池里飞出来,抖着翅膀上乱糟糟的羽毛,冲着半边身体贴在池底的朋友气鼓鼓地说,“我的确想要你帮我一个忙——这个忙还说不上小。”

“哈,”普司莫在水底下眨眨眼睛,影子隔着池水看上去是浅蓝色的。“不管你信不信,这听上去似乎要比我想象中的好点儿,毕竟你已经很久很久没在这里出现,我还以为你在因为那些预知梦的分歧意见而生我的气呢。”

宇宙猫头鹰不说话,然后面对着他把脑袋转了大半个圆周,再转回来——虽然这对于全宇宙的猫头鹰来说都算不上什么,然而假如你是第一次见到,还是会有点儿惊讶的。“就算生气也是冲我自己,因为你说的都没有错。”

“好啦。”普司莫说,“我知道——算了,你还是直接许愿吧。”

“我不确定,”宇宙猫头鹰说,“我想知道在泡泡糖公主的那个梦里,我是说后来,糖果王国会不会因为我而真正毁灭。”

普司莫从水池里出来,回到墙壁上:“好吧。”他不置可否地说。那个彩虹组成的遥控器出现了,宇宙猫头鹰用翅膀点了播放键。

-

“天哪。”宇宙猫头鹰在糖果公民们用西红柿扔向站在高处的泡泡糖公主的时候抬起翅膀遮住了眼睛。也许他可以许愿让自己不要见到那位他曾近心仪的——天哪他甚至不知道有着好看尾翼的女士的名字是什么——但是那么做就会改变另一个人的预知梦,可是如果她就这么在这个梦里毁灭了糖果王国,也许他就不得不让普司莫绝对禁止自己去其他的梦里寻找她,那对于一个影子朋友来说可不怎么容易。

“恶。”在看到糖果王国公主赶走泡泡糖公主以后,他们两个同时皱了皱眉头。此刻能给人带来安慰的应该只有香蕉守卫,他们看上去可没有怎么将糖果王国新公主的话放在心上。那个脏兮兮的人让他回想起泡泡糖梦里,将她快要淹没的深黄色糖浆。

“兄弟,我其实明明想的是,许愿的结果要拯救糖果王国的?”

“没错。”普司莫伸出手来指指一边有着画面的墙。在他回头的工夫里画面上突然多了一只充满了大半个画面、、屏幕的蝙蝠,将泡泡糖甩到背上,又飞进宫殿里袭击了穿着打扮都在模仿泡泡糖的糖果王国公主。

“那个,”宇宙猫头鹰抓了抓额头上的星星,“吸血鬼是不是不会做梦?”

他的朋友并不做声。

“那好吧。”宇宙猫头鹰清清嗓子,又抓了抓翅膀上的星星,“我的愿望是当你叫我不要再刻意去选择预知梦的时候我认同了你的话。”

-

“泡泡糖,要一起出来玩吗?”玛瑟琳在泡泡糖公主的窗前停下,收起背上的翅膀。泡泡糖背对着她,一半肩膀埋在被单下微微起伏着。

玛瑟琳索性迈进房间里,从悬在空中改为在泡泡糖的床边坐下,“邦妮,我不确定你是不是真的睡着了?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也许——”

“如果你能改掉这个在糖果王国里叫那个名字的习惯,玛瑟琳,我大概就愿意和你出去了。”泡泡糖用半梦半醒的语气说,她的脸转向她,但是双眼还是闭着的。

“那好吧,公主。”玛瑟琳把泡泡糖掀开的被单在空中展开,转了个圈——这么做的时候用最小的声音说了一句“我这辈子大概都不会要求你用‘吸血鬼女王玛瑟琳’之类的字眼叫我。”

“没问题,玛瑟琳。”泡泡糖拉长了声音,“毕竟我全都听见了。”

-

其实有一个吸血鬼朋友的感觉非常好,更何况她和玛瑟琳既不仅仅是朋友,更不仅仅是好朋友——当她可以带着你飞行的时候就既不需要彩虹独角兽小姐也不需要召唤“明天”,随便怎么叫。她们飞过糖果王国外头的小村庄,飞过村庄外围零零散散的农田,飞过一度以“糖果王国公主”或者“噢噢大陆之王”自居的骗子的小草房,泡泡糖多往下看了一眼:那个前一阵子还在叫嚣着推翻她政权的人此刻正在农田里和一群啃食南瓜的啮齿动物战斗得不可开交。

“我不打算带你走那条路,邦妮贝尔,不过我们就快到目的地了。”玛瑟琳说,又飞快地补充了一句,“还有,现在我们可没有在你那个一本正经的宫殿里。”说这话的时候她们开始放慢速度逐渐降落,玛瑟琳用人形的手臂牵着泡泡糖滑到路边的草地上。

“所以今天我们要搞点什么名堂出来?”

玛瑟琳没有松开那只牵着泡泡糖的手臂,径直往她们来的方向的那片田野里走。“出现宇宙猫头鹰的梦都是有预知力的梦,所以我会遵从那个指示,我觉得在这里会有什么重大的事情要发生。当然了,肯定不是再痛打那个噢噢大陆之王一顿,我们随时可以揍他,那不重要。”她带着泡泡糖走进田野的底下通道里,头也不回地侃侃而谈。

“哦哟。”泡泡糖在原地站定,双手相互交叠着抱在胸前,“宇宙猫头鹰和科学之间毫无关联可言,如果非要对你的梦加以解释的话,我只能认可那是你无法觉察的感受和思维的一种反映,而非一种预示。梦境的产生与我们所经历的事情才是真正息息相关的,宇宙猫头鹰的说法……”

“输给你了,邦妮贝尔公主。”玛瑟琳重新转过身去拉起她的手。“我前一阵子来这个地方只是闲逛,直到后来我有了新的发现,我想也许你会记得?”

“所以最终我还是不知道我们在这里干什么。”泡泡糖对着玛瑟琳摊开双手。

“好吧。说实话,我也不知道……”玛瑟琳的表情里真真切切地写着她在实话实说的意思,“毕竟我梦见了宇宙猫头鹰——”

“天哪,那快带你的路。”泡泡糖的语气充满了无可奈何。

-

她们现在似乎距离被驱逐了的糖果王国公主的小木屋越来越近,泡泡糖忍不住因此皱起了眉。“我可不确定我们会不会跟他打上照面,那样的话场面应该不会很好看。说到这个我还要感谢你当初拆穿他的谎言,在我研究那颗彗星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不,我不是说推崇武力,但是你揍的一拳很棒,玛茜——噢。”那有点像自言自语。原野里的晚风要比城市里更清冷,或者出于其他的更多的原因,泡泡糖的脸颊似乎升高了一点温度。

“你永远都在将目光放在‘别人对你做过些什么’这种问题上,”玛瑟琳没有回头,很难说那是好是坏,“假如只把其中的一小半改为‘你都带来了什么’,也许就会更有趣——至少我是这么想的。”

“那我应该接受这个来自恶夜空间的建议吗?”泡泡糖问。

“我?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摆脱了统治恶夜空间这个大麻烦,因为我没有什么乐趣可以给他们。”吸血鬼绷直了插在上衣口袋里的手臂,跟着这个动作耸起肩膀。“和你不同,我并不是什么可以做个伟大领导者的人才,再过两千年也不会是。”

泡泡糖默不作声地跟在她后边。

-

当泡泡糖意识到她们正走在糖果矿隧道里的时候,似乎突然回想起过去发生过的事情都有些来不及了。

“唔,上一次我们一起下来这个地方的时候应该还是几百年前。”玛瑟琳在空中转了个圈,耳朵尖从长发里支出来,发梢甩过一边的隧道砖墙,被扫掉了浮灰的墙上露出来一部分涂鸦的痕迹。“感谢宇宙猫头鹰,我想起来了,我们不单单在墙上画了这些玩意儿,还有——”

泡泡糖对着她竖起一只手指搭在嘴唇上。在玛瑟琳迅速闭上嘴巴以后她们很快就听到了来自头顶上的,就像是有什么在刮着砖墙的咔嚓咔嚓声。她对着泡泡糖招招手,然后那只手变成了一只半人高的,毛茸茸的动物爪子拢在泡泡糖面前,将她和前头断了的铁轨隔开。

“你都知道这里有过什么奇怪的东西吗?”泡泡糖压低了声音说。

玛瑟琳转转眼睛,她没有想到宇宙猫头鹰的计划里会有这样一个突如其来的部分,在她的吸血鬼大脑飞速思考着潜在的危险的时候,那阵咔嚓声又从隧道的一端传来,碰着了四下的墙壁,她们一同听见的还有一串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泡泡糖回头看着正在皱眉的玛瑟琳,而后者此刻已经将她捞起来托在手掌里。

“我想我还有一个后备计划。”玛瑟琳没有等泡泡糖开口就变成了有一只毛茸茸野兽爪子的蝙蝠,展开翅膀从最近的一个岔口飞了进去。

“我刚才是想说,我记得当时你就从那段悬崖边上跳过来了,不过我猜,你现在是不会乐意再那么做一遍了,小姑娘。”玛瑟琳在飞行的途中说,“原本我以为这会是个不错的经历,毕竟我们可不能——糖果王国的泡泡糖公主可不是总有大把时间花在跟她的老朋友怀旧上,就像我们应该再不会在这些墙上涂鸦,但偶尔想起来也会是很有趣的。”

泡泡糖发出了一声大意是在表达认可的鼻音,“我明白你说的意思,玛茜。”她用手掌贴着那只灰色爪子上的厚厚绒毛,“只是专注我的工作也是你说的‘想想我都带来了什么’的一大前提——”

她的声音顿住了,与此同时玛瑟琳也停了下来,距离面前隧道尽头的墙壁有一个拐角那么远,此刻她们都看清了墙壁上大大的手写文字。玛瑟琳将泡泡糖放在地上以后变回了原先的人类形态。

安静持续了将近三秒钟,随后被一声尖叫打破。差点成为噢噢大陆之王的人从她们面前的隧道里拼了命地跑过去,在面前的墙边一个急转弯选择了她们过来的路,随后一只身上没有眼睛,只有许许多多手臂和一张满是牙齿的嘴巴的兽类也爬了出来,一头撞在那面墙壁上,牙齿啃咬着砖块,直到一半的墙体裂开一道能够它同行的窟窿。

当然了,那半边墙上的字迹也不复存在。

“我——可以说那家伙是逃命成功了吗?”泡泡糖用强行镇定的语气说,“嘿,玛瑟琳?你在干嘛?”

玛瑟琳正背对着她,手掌贴在眼睛和脸颊上,在断掉一边的墙体下蹲下,低低地悬在地面上空,泡泡糖又过了几秒钟才确定下来她似乎是在失败地遮掩她正在掉眼泪的事实,于是她走过去将手掌轻轻搭在玛瑟琳的肩膀上。

“也许一切都不应该是这样的。”玛瑟琳板起脸,“现在好了,我彻底搞砸了。”她面对着墙上的字体踱步,从剩下的部分里还可以分辨出她们的名字。

“上面写的是‘玛瑟琳让我写的,邦妮贝尔泡泡糖’。我可记着呢。”泡泡糖按住玛瑟琳,不让她再来回摇晃,“即使它们不在那儿了,你的目的也达成了,或者说我一直都没忘,虽然这么说出来有点儿让人难为情,但是想到那样能让你好受一点儿也没什么。”

玛瑟琳想对泡泡糖说,能说出这样的话的人已经不像是现在的泡泡糖公主而是几百年前的泡泡糖公主,但是落实到行动上的时候,就变成了“但是我确实在搞砸一些东西,毕竟‘我都带来了什么’——我大概只是在给你不断添麻烦而已。”

“不是那样的!”泡泡糖打断了她,“你刚刚还帮我保护了糖果王国,揭穿了那个骗子,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跟你在一起是非常开心的事情。”说到这里她突然停下了,玛瑟琳抬起头来跟她对视,她们的眼神里写着同时想到的同一件事。

“我不像那个心中总有很多计划又同时替很多人着想的领导者,邦妮。我更多的时候想着的是自己和另一个人,其他的事情不想考虑了就会搁在一边,甚至有时候只有我自己。”玛瑟琳语无伦次的时候连在头发里支出来的耳朵也耷下去,她垂着头不去正视朋友的眼睛,如果不是被泡泡糖按住肩膀就可能又飞到什么其他地方去;而泡泡糖一如既往阻止着她,比如扶着玛瑟琳的头顶叫她看自己的眼睛,这时候倒是不顾了哪里可能有什么难为情。

泡泡糖用那只手顺势摸摸她的头发:“管理糖果王国和怎样与朋友相处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我当然不能时时刻刻让一切都处在我的掌控之中,只不过是我按照感觉上行得通的方法。无论是噢噢大陆之王,还是那些南瓜田里的怪兽,没有一样是你的错,你也不能故意将这一切‘搞砸’,而且,毋庸置疑的是,过去发生的事情很有趣,虽然我们现在没法像从前那样生活了。”

“噢。”玛瑟琳只是这么回答了一句就又伸手擦擦眼睛,“最终还是要说起这个,我失——”

“那是因为我很害怕你离开我。”

“我希望你能知道我后悔以前那么做。”

她们都忘记了同时开口,生怕自己的话被对方打断以后,彼此又花了多久时间去理解自己和对方的话中的意思。当她们发现自己正在一个长长的拥抱中的时候,也忘记了究竟是谁先这么做的。

毕竟拥抱是相互的,需要参与者同时进行,共同完成的。

-

宇宙猫头鹰的汽车旅馆里那台星星电视机屏幕亮了起来。

“嘿,”普司莫粉色的侧脸出现在屏幕上,“被我发现了?”

他盯着宇宙猫头鹰墙壁上放大的梦境:头发花白的玛瑟琳戴着人类老太太的眼镜,眼角缀着些皱纹,一边摸着她头发的泡泡糖公主反倒依然年轻,她们看上去就像一个老婆婆和她的孙女或者曾孙女那样。

“看起来不太对劲啊,吸血鬼会做梦吗?”宇宙猫头鹰问。

“我说,今天你想要翘个班来我这里做客吗?”普司莫答非所问。

宇宙猫头鹰眨了下眼睛。

“所以吸血鬼的梦里到底会不会有宇宙猫头鹰啊?”

:P

End


评论(4)
热度(55)
  1. 祁祁祁祁祁MonsieurCRRR 转载了此文字
  2. 祁祁祁祁祁MonsieurCRRR 转载了此文字
© MonsieurCRR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