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多年前的一个傍晚看到的
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很高兴认识你。

【BvS】[LexMercy注意] Sweet Hypocrite

原作:BvS电影

CP:Lex Luthor/ Mercy

分级:PG代表作者三观不正,G代表实际上真的没有什么。

警告:没看过漫画,电影脑补,作者是文盲,选择自裁。

备注:为了玩梗强行拉bug,还要强行DCM大法好,我简直有毛病。

 

【他们真可爱,可是我真的不会玩梗,想了三天三夜也没有高大上的梗,和莱总比起来我的知识水平简直就是挖煤的。啊,可是他们真可爱,总裁和小姐姐都这——么可爱】

 ————————

这个助理的存在总有点儿那么不尽人意,莱克斯·卢瑟第一次见到茉西的时候这么想。

“先生。”茉西拿着文件夹敲开他办公室房门的时候,这么彬彬有礼地称呼他。她的穿着得体,鼻梁上甚至架着根本不需要的黑色金属镜框。高跟鞋敲击地砖的节奏在他面前停下来的时候年轻高挑的姑娘对着他微微躬身,短发一丝不苟地从耳后垂下来摊出一个规则的弧形——这不怎么好,莱克斯心想有什么东西和他所预期的不同。

“很高兴见到你,美人儿。”他扬起一边的眉毛。这姑娘的确应该知道——她早就被告知了一切真相,所以她必然可以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只不过是个刚刚完工的机器助理,即便在她应有的思维程式里,研发者没有附带任何对这个话题的禁令,然而她依然不合时宜地对此只字未提。

茉西对他的赞美回以微笑,莱克斯不仅对此感到加倍的懊恼,差点叫他下定决定不再同她讲些有趣的话:“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比如我亲自谋杀我那仇敌般父亲的事发现场?”

“据我所知,这件事情和我的出现是不相干的。”茉西眨了眨眼睛。

“天哪,天哪。”莱克斯绝望地把手指埋进金棕色的发绺里,手掌根揉搓着太阳穴——他早就该知道的,这仿佛是给自己制造了一个麻烦,一场灾难,一架专门让他无话可说的机器,但是为什么他在某种程度上还怀有一丝丝侥幸的心态,而那样的心态总会叫他好看——

“实际上,先生,”茉西在抬起头的时候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您是清楚的,在一个助理身上打着神话的隐喻是您更擅长的工作,但是设计者可不会人人都这样,所以——”

“对啦,好的!”莱克斯对着她鼓掌,这真是今天他听到的第一个好消息,虽然人工智能的产物通晓天文地理明明就不该是让人讶异的事儿,他感觉自己在与人打交道这方面的任务又少了一个。“很高兴听你这么说,虽然你真的很让一个幽默的人伤心。”

“那我很抱歉,”茉西皱起眉头,用实实在在的表达歉意的目光瞧着他。“不过我觉得问题好似乎并不是我听见的那样,倒不如更像是一句表扬。”

这回轮到莱克斯摆出饶有兴趣的脸了。

“感激不尽。”她用法语说。

这就是个惊喜了。

 

 

“可怜的小姑娘。”莱克斯对着人行道上走在他们前边的几个女孩子抒发着不甚真诚的同情。茉西对她们之间的对话听得要更清楚,对那几个面孔的印象也更加深刻,两个小时前没有任何迹象能够证明现在那些凑作一团的人彼此认识,然而现在她们的的确确是在就那个看似深奥的“预知未来的能力是否会改变既定结果”的话题开展着热切的讨论——这一切还是从刚刚那个“电影的女主角究竟是怎样的立场”莫名其妙引申开去的。

“她们就是有这个本事能够靠着一部电影成为好朋友什么的。”茉西耸耸肩。莱克斯有点想追问她关于年轻姑娘之间的友谊之类的话题,随即想起她算不得什么典型的年轻姑娘。

“假如你还在公司里对着财务部门亲力亲为地指挥他们处理税务,说不定就会有人觉得我也是个疯狂的迷弟了。”莱克斯换了一个话题,从口袋里摸出两张方方正正的《金刚狼》电影票根来,在空气中弹出一声脆响,茉西有点想笑地看着他。

“我原本以为你是不相信这种电影主题的。”她说。

“哈,变种人,威胁就隐藏在我们身边,嗯?”莱克斯晃晃脑袋,“很有意思,就像我们那个大都会的老朋友那样——所以谁还会去考证什么变种人?”

“您不是说过真正的敌人是从天而降的么?”

“……”莱克斯一时间找不到回应。

 

 

他们很久以后才再度提起这个话题。莱克斯对着那一块来自印度海滩的外星矿石侃侃而谈,说到用这种武器与外来力量抗衡的时候茉西在他身后微微歪起嘴角。

事情果然不出她所料,年轻的上司对着人们胸有成竹地搓着双手,同时飞速扭过头来对她挑挑眉毛。

“被人拉住腿的时候跳进河里的确不会淹死,哈?”莱克斯在关上办公室大门之前就早没了那副与国防部打交道时需要的腔调。

“那只不过因为我们又不是真正的神明。”他的助理回答。

“你总是能让我喜出望外,”莱克斯抬起手来在她耳边打了个响指,“噢,我忘记了这样对待一位有修养的女士真是失礼,吃一块水果糖并接受我的歉意吧。”

茉西无可奈何地看着他,“按理来说我该在这个时候叫人去准备个发布会了。”

“等一下,”莱克斯说,“你说得对,但是我们的新宝贝可不是要拿出来展览的。”

她点点头。

 

 

莱克斯集团的年轻老板从那以后开始变得比原先的样子忙碌了很多——行为上的不见踪影在他身上只有忙碌这一种可能性,以至于茉西在那个造就她自己的实验室门口碰到本该每天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老板的时候,他们谁也没有对对方表示惊讶。

相反地,他们心照不宣地沉默了五秒钟,一段若是换做别人,正好可以用来同时问出那个“你来这里是要做什么”的问题,再互相礼让着给对方留出话语权的时间。在那以后依然是茉西先开口:

“我以为您知道我应当及时销毁某些过期的数据备份。”

莱克斯思考了一下。

“那个,我们确认一下,之前的所有备份都是同步的对吧?”

虽然知道是与这样一个完全是人造的助理在说话,他依然感觉莫名其妙,然而莱克斯现在没时间追究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对机器有了态度上转变的这个问题。

茉西点了点头。

“正好这里有一项我只信任你去做的工作。”他说。

 

 

“好啦,美人儿,我们又见面了。”莱克斯站在研发部大楼与办公区域的通道里对着他的新助理打招呼。身材纤瘦高挑的年轻女孩儿抬起手把一边的刘海别在耳后,有些困惑地看着莱克斯对自己伸出的手。

“你是在记恨我还是觉得跟老板握手或者挽着他有失礼节?”莱克斯觉得自己的问话蠢兮兮的。

“是因为故意损失了一个外型上的助理,所以您在对我表示歉意?”茉西眯起眼睛。她有点严肃地握握莱克斯的手指,一块走在办公楼过道里的时候,鞋跟踩在地砖上的回声敲散她的声音,“我认为这没什么好担心的,实际上情绪这种东西是没法靠代码保存下来的,我还以为您清楚了?”

“我记得布鲁斯·韦恩那天还赞美过你的鞋子。”莱克斯又沉默了一阵子以后答非所问。

茉西点点头,“我那天心想,他说不定觉得这是个武器,顺便说这个点子听上去也不错。”

“可怜的韦恩先生,一定是被水煮蛋壳割破过手指。”

“我记得那个鞋子的故事明明是用来讽刺政治的?”女助理说。

莱克斯面露难色地又伸出手指捂住脑袋,扯着自己半长的卷发。“一个有幽默感的人会因为你心碎的。”他一本正经地说。

茉西微微笑了起来。

 

END

 


评论(2)
热度(27)
© MonsieurCRR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