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多年前的一个傍晚看到的
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很高兴认识你。

【冬寡】莫比乌斯之冬 (01-02)

原作:大概不是MCU

CP:冬寡

分级:R,到不到NC-17看我心情。

警告:私设,雷,时间循环梗

备注:作者没文化,一切锅都甩给KGB了。

脑洞大概来源于一个梦 http://weibo.com/1594664984/Dlh02a3YK?ref=collection&type=comment#_rnd1461484570701

↑权当剧透吧 我也不知道后来会怎么写。

送给松茸太太。

 

 

1.

詹姆斯•巴恩斯又往惨淡的火堆里投了一把掺杂着积雪和灰尘的枯萎枝条,燃烧不完全的浓烟升起,随着火光短暂的蒸腾扑向他,中间夹杂着些暗红的火星,特工对此的反应仅仅是轻轻皱了下眉,毫不在意地用手掌抹了把脸。

“喂,靠近点儿。”他闷着嗓子说,音量只足够让这句话彻底在荒野里消散之前传到他对面的女人那里去。

她有些不情愿地抬眼看他,屈起双腿稍微向前挪动了一点位置。

“是叫你到我这里,靠近点儿。”他将刚刚的话加了点限定条件重新表达了一遍。

年轻女人细微地哼了一声,伸开一条腿,手掌扶着地面借力将身体重心移到他身边,再收回另一边的腿,拢进手臂围城的圈里。她的神色随着火焰炙烤着的空气跳动着,声音却明晰地传过来:“美国佬。”她用着和刚刚的哼声同样的调调。

詹姆斯挑挑眉毛。也许她说得对,但是他什么也不清楚。女人时下的咄咄逼人,与先前奄奄一息的那个判若两人,假如说她在最黑的夜色里无望地期待着救援的样子像一只受伤的狐狸,那现在他面前的这位甚至可以欺骗老谋深算的猎人。

这让他想到此前的猜想:在一个暴风雪刚刚停止肆虐的时刻,发现一个出现在林地里格格不入的女人可不是什么正常的事情。作为杀手的经验告诉他对其置之不理,这种本能下的第一反应是,这可能是他曾经效力的组织派来收了自己性命,甚至另有所图的特工,然而他下意识的举措在这些念头开始形成之前就发挥了作用,詹姆斯开始担心怎么去对付这样一个假想敌的时候,他已经在山谷里生起火来温暖着女人的身体。好在她没有在意识恢复过来以后拧断自己的脖子——这算是詹姆斯此行中第二件仿佛占了便宜的幸运事儿。

“喂,”长年不开口说话的结果是,需要用语言交流的场合会显得他格外迟钝,“话虽这么说,别忘了你方才可差点死在这雪天里。”他的嗓音像一块上面粘着砂土的绒布,咬字不比年轻姑娘的那样清晰又骄傲。

“没想要你救命,大恩人。”女人挑起眉毛来,用绷直的脖颈线条掩盖着她意思完全相反的言语间偶尔溜出一点的谢意。“像你这样的人来这种地方可不是为了救人什么的吧。”

她抬起眼睛,在太阳快要升起的微茫晨光中盯着詹姆斯看。

“走吧。”詹姆斯没有和她对视很久,赶在自己的眼光中透出心虚之前就转开脑袋从地上站起来,拂着身上的尘土和雪花碎屑,“我大概知道这附近有个,眼下能应急的地方。”

 

 

2.

詹姆斯心中万分清楚,这间房子不是让他来救人的,至少不是这种场合,在完成任务的途中起了脱离雇佣他的组织独自逃跑的心思,接着在实施这个计划的途中又救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年轻姑娘。

他们是在这回派遣他出去完成一个刺杀任务之前,将这个小屋的地点作为备用计划告诉给詹姆斯的,虽然他在这之前从未在完成任务上失过手,但是每一次都会有人安排备用的安全屋给他,不是叫他任务失败以后用作撤离的中转站——而是临时调整计划继续完成刺杀。前天死在他枪口下的那个倒霉工程师是个还算幸运的人,詹姆斯这样认为,多半是因为对方早有准备地安排做护送工作的两个特工算是有那么一点儿训练有素的家伙,虽然技术上来讲都要比自己差一些,但是双方势力不相上下的对手会让枯燥的任务有意思很多。

双方在僵持了一个上午的躲藏和追逐以后,詹姆斯在对方走投无路的厮打中解决掉了那个计划中与自己纠缠以拖延时间的特工。对方是个年纪与自己不相上下的男人,鬓角的黑发剃得剩下两道暗青色的痕迹,下巴和颈侧的胡须倒是蓄起一点长度。他的脸上有一道明显的疤痕,从额角经过眼睑蔓延到眉心,詹姆斯在杀死这个人的时候用一把匕首刺进了他的胸口。

“你这样很得意嘛。”男人仰面倒在地上,鲜红色的动脉血从他身体里有节奏地涌出,停歇,再涌出来,顺着衣襟躺在雪地上,凝成棕色的冰碴。他用手指按着胸膛的伤口,尽量调整急促的呼吸——仿佛只是为了多说上几句话。“你真的就,一直过了这么久?——我是说他们就一直让你这样自我感觉良好着?”

詹姆斯理所当然地认为这是拖延时间的最后一个手段。他将男人丢在那里任其自生自灭,然后凭借自己对环境的熟悉带来的优势,寻找到了正在拼命甩开距离的另一个特工和他所保护的工程师,这个的任务以对方的两人死于汽车爆炸而结束。

但是自己还是无可避免地失败了:那个死去男人的话像是有什么魔力一般在他脑子里盘旋着——虽然他半个字都听不懂。那段话也正因如此格外让他注意,比如什么叫“一直以来”,比如“他们”又是谁。詹姆斯知道自己是个雇佣兵,不要对雇主了解太多也可以算是这一行可以接受的规矩。在这之前花钱叫他去追查情报甚至刺杀些政府官员的事情,詹姆斯也不是没遇见过,但是他没法确认那些付给他工钱的人究竟还有怎样的后台。

这么慢慢回忆着的时候他开始觉察到异样,一些可以用心理暗示来解释,而另一些似乎不能,其中包括他难以想起自己工作之外的生活,更不知道其他人平时都怎么生活;想到这里另一个问题从他脑子里蹦出来,他甚至不清楚自己的年龄有多少。

问题肯定出在所谓的那些人身上,或者至少大部分问题要归咎给他们。詹姆斯下定决定违背原计划,选择了与约定返回地点方向相反的路,作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他甚至还没有对接下来的事情进行规划。再然后,计划外的另一个状况出现了,天色彻底黑尽之后,他注意到了现在这位同伴的耀眼的火红色头发。

 

TBC


评论(3)
热度(33)
© MonsieurCRR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