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多年前的一个傍晚看到的
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很高兴认识你。

【冬寡】莫比乌斯之冬 (03-04)

警告和备注和前两章都在 http://lemonadeclaire.lofter.com/post/33f623_abd18be 。


3.

“你是不是忘记了告诉我什么事情。”

他们在詹姆斯预想的安全屋落了脚,年轻女人走到窗边往外四下张望了一圈,伸手轻轻摸了下积着厚厚灰尘的窗帘,并没有去动,随后便转过身来抱着手臂不客气地对詹姆斯不轻不重地发问。

房子里有食物和水,紧巴巴的,对于两个被冻坏了的人来说。大雪也许可以延缓消息的传递,也就是说在詹姆斯卖命的组织意识到他们的雇佣兵失联以后,来这个地方搜索他的踪迹之前,他们还能在这里待上几个小时。

他拿了架子上风干了的面包掰下一半,断裂的部分发出啪的一声脆响,在空气中迸出些碎屑。然后冲着女人喂地叫了一下,只不过是为了吸引她的注意,回避着她的问题。

因为一切都早已不言自明了。对方即使没有在他们相处的时间里要了自己的性命,也不代表她并非与自己为敌。还有谁会在这样寒冷的冬季出现在荒无人烟的原野里呢——也许对方是个与自己有同样任务在身的杀手。詹姆斯知道他要刺杀的人的身份的重要性,也晓得有多少其他势力也想这个人死去,或夺取或毁掉工程师的研究成果——现在那些演算稿大抵已经随着死去的工程师和爆炸的车辆燃烧殆尽。在詹姆斯遇见这女人之前他就打定主意违背组织的意愿,自己对自己的来历一寻个究竟,也就是说她要么会成为自己的负担,要么会被迫成为自己的盟友。

显然第二种想法只是想想就很危险。

 

“你准备在这里继续待多久?”

詹姆斯被她不依不饶的问话惊得回过神来,才觉察到自己已经盯着这女人看了有一小阵子。他在心里想,这果然是个聪明且识趣的人,不再一味地追问他的来历——他心里的一些假设好像也因此得以证实了,因为她不提类似问题的话,也可以说明她自己的身份不愿意被人知道;她问还要在这里待多久,只字不提如此发问的原因,看上去只不过有个再寻常不过的冬季。

“不会很久。”詹姆斯想了想,又接着补了句:“水和吃的只有这么一点。”

然后我们也好快点摆脱彼此,在我们真的互相认清了并试图杀死对方之前。他在心里默默念叨了这么一句。心照不宣地隐瞒真相的行为在他们彼此看来也是心照不宣的一部分,也正因为不好互相认识,他们在了解了对方的特工之类的身份的同时也将自己作为同行的实际情况暴露无遗。

女人看着他,突然噗嗤地笑了一声,大抵是因为和詹姆斯想到了同样的内容。

“即使有必要的话我也不会在这里杀了你的。”她率先投降了,彻底印证了詹姆斯心中的一系列推测,

“娜塔莎·罗曼诺夫。”火红头发的女人说。

雪山底下开始有细微的震颤,炸弹的计时器开始滴滴答答地响起了。詹姆斯心想。

“詹姆斯·巴恩斯。”他给出这个答复倒是无以抗拒的。

这个女人的名字没有包括在他被下达的任务计划里,这对他来说可以算作个好消息。

沉默了短暂的一阵以后詹姆斯回想起刚刚突兀地结束掉的话题,“那么就假设你暂时是可信任的——”

“是的。”娜塔莎在他停顿的间隔里飞快地补充。

“你需要休息。”詹姆斯在开头使用着第二人称的主语,言语间的本意也包括他自己。

“我不会趁机谋杀你的。”娜塔莎答。

自己本应因为他们谈话时态度近似一百八十度的转变感到诧异的,詹姆斯这样想的时候又没法抓住某个切实的显得怪异的重点。待他意识到一丝丝游离着的自己不应这么快就放下警惕的危险感的时候,他的意识已经沉入了一个基调是深蓝色的梦境中去。

 

4.

 

起先他是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着这一切的,至于自己何时成为了这个梦境的参与者,詹姆斯也在为此一头雾水。前一秒钟他与四散在宽敞空间周围的人一起静默又冷酷地看着一个约莫十六七岁,身材娇小的年轻姑娘与那个体型上大她几圈不止的男人厮打作一团模糊的影像,下一秒他的意识就降落在了他诧异的对象身上,他发现自己正握紧了拳头,小臂紧紧地卡住了刚刚还在被自己怜惜着的年轻姑娘的脖颈,她的下巴被迫高高抬起,后脑勺抵在他肩膀上狠命挣扎。

有不到半秒钟的短暂时间里他分了心,在这个空档里被他勒着脖子的姑娘拖着他向前冲了几步,借着蹬开地板的力量将他们两个人的身体一并往后摔过去。他有点懵,相比于一场简单的打斗,自己和这个年轻姑娘倒是更像是角斗场上的两个主角。沉郁像是笼罩着山峦的潮湿乌云般浮动在周围人群的低气压之上。这不是自己擅长的领域,他擅长的是在几秒钟以前手腕发力拧断红发姑娘纤细的脖子。

她现在抢占了打斗中的优势,先詹姆斯一步站起身来,趁他弓着背的时机跳起来,双膝在他耳畔收紧,第二次将他掀翻在地面上。整个过程中她眯着眼睛,原本绑着长发的发绳丢失或者干脆断裂了,那头闪人眼睛的火红头发将她多余的表情遮在阴影里。人声在这个时候开始纷纷响起,最初是吸气的声音,然后才爆发出一阵交头接耳。

詹姆斯抬起双手圈紧了她的腰侧,使出她没法赢过的力气把她从自己身上扯下去——她的双腿还不肯放松地在他脖子上锁着,因而整个人仿佛要倒立般悬挂着,被他转了半个圈扯过来,一边手臂反抵着她的后背,另一边又像原先那样把她的下巴架起来。

站在一旁始终交叠着手臂的年长女性在这时压低了声线说了句什么,那句低语像是有魔力般地扼杀掉了空旷房子里盘旋着的窃窃私语声。

“你倦怠了。”她斥责着落败了的人,即使詹姆斯看不见正脸也能想象到那个姑娘眼中原本跳动着的斗志像被一把砂土扫过般,刷地一声颓散开去。正这么想的时候年长的妇人绕到了自己身后:

“还是于心不忍吗?任由他将弱点暴露给你看还不如就这么解决掉一个残次品。”

。占据领导者地位的妇人转到他们面前,用精致但依旧有些干瘪的发髻冲着他们。詹姆斯很想大声反驳她的话,但是又找不到理由;他对此的认知一片混乱,自己没有理由平白无故地终结人的性命,更何况他还有其他想要的东西——

年轻的姑娘在他松开手臂的时候,一动不动地僵跪在原地,这下他看清楚了自己对手的容貌。

“娜塔莎。”年代久远又新鲜的名字从他轻微开合的唇角奔逸而出。

 

TBC

评论(2)
热度(27)
© MonsieurCRR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