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多年前的一个傍晚看到的
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很高兴认识你。

U unilateral 单方面的 Monsieur CRRR

啊太好了可以直接转载就不用重新发了!
爹生日快乐,恭喜同期的R3……希望未来能过开心的生活!

也很开心能跟大家一起在刚入坑不久就参企划,各位太太们尤其是主催都辛苦了! 以后也请多指教 希望能继续一起玩耍下去!

messidor with the 26 riddles:

黄昏星


凯伦贝克生日企划-unilateral


凯伦贝克+夏洛特R1R2剧透预警。


忘记了爹和女儿谁先出的R卡,但是女儿的故事线开头是在后边的于是强行设定女儿认识爹爹却不认识女儿【你


以及黄昏星就是金星也是启明星啦。能观测到金星的时刻要么是清晨要么是黄昏所以有点强行地unilateral了【


By LemonadeClaire


(不嫌名字长的话还是写↑这个好了方便统一一下ID_(:з)∠)_)


 


——————


随着引导者返回战士们居住地的时候,凯伦贝克注意到身穿白色衣裙的少女一如既往地坐在门口,在时机最恰到好处的时候抬起视线来与自己的相对。他说不上这是第几次,打从来到这个云集着死者的地界里时,这个女孩子的表现始终是这个样子;他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时她就仿佛在那里等着他,那些来自久远过去零碎的记忆在他心口上拼拢时她依然在那里等着他。


“您好啊。”她在凯伦贝克顿住脚步的时候微微仰着脸对他打招呼。


“你好,夏洛特。”他说,“还不准备休息吗?时候不早啦。”


她嗯地应了一声点点头,


“那个……凯伦贝克先生——”


 


这个名叫夏洛特的女孩子看着自己的眼神总是让他想起自己刚到这个世界时,脑海中初始的记忆。


他此前在现世里经历的一切都没有消失,都会随着时间一点点寻回,其他的战士们这样对他讲,他们胸有成竹,因为凯伦贝克所处的境遇就同曾经的他们自身那样。时间观念对于死者而言极为模糊,有些人像他一样尚未获取记忆,有些则对过去一知半解,还有人通晓他们生前的所有岁月,作为复活的战士回去地上,也有人会在随后加入他们的行列。众多陌生面孔让他难免心存戒备,可能这其间就有他的故知,他却不知对方是敌是友,甚至不晓得他们的身份。转念一想他们的人生早已经结束了,再强烈的防备又能发挥出怎样的作用呢。


“您好啊,凯伦贝克先生。”


他被坐在门口的女孩子准确地叫住了名字。这种感觉很奇怪,他此前从未经历过——也可能经历过却暂时忘却了;他知道这应当是自己的某个亲人或者友人,但他并不认识她,暂时还不认识。在他犹豫着是就这样脸上带着茫然地看向她,询问她的名字,还是装作彼此之间已经熟络地应答的时候,她那带着些期许的脸突然露出了笑容,不是出于幸灾乐祸那种,更不像是听了什么趣事以后的反应,就只是不带掩饰的清朗的笑,眼睛眯起来,棕色眼珠隐没在交叠的睫毛之间,嘴唇和眼角都翘起心满意足的弧度,还露出一排牙齿,十颗或者十二颗,就好像见到自己是对她无比重要的头等大事那样。


“你好啊。”凯伦贝克想起来自己还没应答她的问候。


女孩子用好听的声音念出名字末尾的轻声,就像凯伦贝克想象中那样。夏洛特,果然听上去就是个容易让人感到似曾相识却难以记起的名字。


“我们是很熟悉的人吗?”他问夏洛特。


她当即点点头,随即眼神闪过一点点迟疑——“应该是的吧,”她决定这么说,“我也说不准,现在应该是的……嗯……”


“这么说,夏洛特知道很多关于现世的事情?”


“不算多,而且……和其他人相比又简单又……不简单。”


凯伦贝克发出介于轻笑和叹息之间的气声,这个世界于他而言依然充满未知与混乱。“听上去很难描述吧。”他说。


“因为只能一点一点找回记忆,很快您也会有这样感受的。”夏洛特低头盯着自己的膝盖看,甩着裙摆下够不到地面的脚踝,收拢脚跟再分开,再碰到一块,再分开,“的确是漫长了点儿——”


“是啊。”凯伦贝克点点头。


——也说明大家在一块相处的时间还有很长呢。


 


死者的世界是一个永久的谜。各式各样的奇怪事情在这里顺理成章地进行着,有记忆的战士们对此见怪不怪。引导者会拿出各式各样的乐谱来给他看,凯伦贝克用他顺理成章带在身边的小提琴进行演奏时得心应手。在他终于有机会寻找自己遗失的回忆后才知道音乐是他生前便精通的技巧。那把小提琴演奏出的乐曲自那天起便令他自己也要心生几分敬畏,在洋馆里也很少再拿起它。


“记忆让您心生困扰了是吗?”夏洛特问。凯伦贝克已经习惯了在外出过后看见这个坐在门口的女孩子,虽然他总是想不出什么开场白来询问她是如何养成这样习惯的。


“总比什么也不知道来得要好,但是疑惑的东西就又多了起来。”他坐在夏洛特一边的台阶扶手上,这么应答的时候就想起了她之前说到的记忆,简单又不简单。


“所以夏洛特是想要同引导者一块外出才会经常这样等着她吗?”凯伦贝克对着女孩子的沉默追问了一句。


“这个哦……引导者小姐不是那个我想等着见到的人呢,其实是过去认识的——老师。”


“我也认得这个老师吗?”


少女半晌没有答话,待回头过来与凯伦贝克的视线相对的时候,她的脸上又露出那个熟悉的笑容来了。


“当然啦。您会觉得老师是个很棒的人。”她说。


 


“夏洛特呀。”他听见少女喊了自己的名字,在夜幕中冲她有些抱歉地笑笑。明明一切的发生都是自然而然的,超出任何人能控制范围的,不知怎么在面对她的时候就有点难堪起来。“我还是……没有得到任何关于你的消息呢,也许要叫你失望了。”


“没有没有。”夏洛特甩着脑袋否认着,“我们再怎样都无法改变了呢。”


凯伦贝克偶尔会有些好奇这个看上去同时融合了快乐和忧愁两种情绪的女孩子的记忆,然而她总会让他觉得,那些回忆就像是一个舍不得享受的孩子的五彩糖果盒子,偶尔拿出一颗来品尝也叫人心满意足。他说不清会不会在好奇之余,为之感到羡慕。


“是因为先生想起了让人悲伤的事情?”她看向自己的眼神让凯伦贝克觉得思维仿佛被看透一般。


“是因为夏洛特认识我而我依旧不能记起她,从而带来烦恼吧?”这样的回答或多或少也要算作出于实际,因而不是掩饰或者欺骗,他想。


“不是这样的……”少女皱起眉头斟酌着一些宽慰的话,“有的时候我会想起,找回了记忆就要离开这里——或者说,也许您又回忆起了别的东西然后大家就不得不分开的话,现在这样子也算不上是烦恼了吧?


“有的时候我会想再了解老师更多一点,有的时候我会想起一两句老师曾经教的歌,想要唱却唱不出,不过也许我想起了他教过的重要的歌,又想起在那之后的事情,说不定也就知道我见不到他,所以,哎,先生……我只是害怕失去重要的人,可不是说您也……”


“和这个相比嘛,”他被少女突然急促不安的样子逗笑了,“我倒是很想听到夏洛特说的重要的歌呢。”


“有那么一天我想起来的时候,就唱给您听吧?”夏洛特笑起来的时候睫毛遮住了眼睛,唇角高高地上扬起来。


【End】




FT


 一时语塞………不知道除了说祝爹生日快乐早日R5早日复活以外还 


要说啥(

评论(1)
热度(9)
  1. MonsieurCRRRmessidor with the 26 riddles 转载了此文字
    啊太好了可以直接转载就不用重新发了!爹生日快乐,恭喜同期的R3……希望未来能过开心的生活!
© MonsieurCRR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