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多年前的一个傍晚看到的
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很高兴认识你。

【UL秘书总裁】期望效应

对不起我真的很不擅长写标题所以只是翻开最近的一本书随便挑了个词其实根本没有关系看不看标题都一样
总之是推图活动故事捏造。
总裁生日快乐祝你20min以后就R5并继续带你秘书玩!!!

——————————

“……还是要继续。”
“那么大家休息过的话就可以随时出发了。”

一行人坐在遍布碎石的荒野里。蕾格烈芙和比她的身材整个小了一圈的人偶在一块相对低矮平坦的巨石表面清点着人偶手里攥着的零碎机器部件,玛丽妮菈少有地交叉双腿席地而坐,作战时的武器收进口袋里,唯独留下警棍放在膝盖边上留作防御。这一次战线对她们来说有点长,已经远远超过了平时探索的范围。圣女之子的馆邸轮廓在远处模糊不清地闪烁着,眼下尚未解除的危机让她们暂时无法踏上归途,或者与留驻的其他战士取得联络。 
 
人偶起身走近玛丽妮菈去够她的手腕,她收拢膝盖从地上站起来,脱下手套扑干净裤筒上的浮灰,重新抓起最便利的冷兵器以后才肯让人偶抓住自己的另一只手。哪怕是将手臂抬到最高,做出这个动作对一个只及玛丽妮菈半身高的人偶来说也是吃力的——那双手套被扯得耷下来一截,堆在她的手掌间,半截手腕从衣袖下露出来。蕾格烈芙跟在她们后面,有点兴趣地盯着秘书官的背影看,有点恼火与不悦,却还有些难以觉察的得意——蕾格烈芙能从沉默中看出来的大体上包括了这些。 
然后玛丽妮菈将攥着的警棍握在手心里,空出手指好往上提了提被拽松的手套,对引导者关于道路崎岖的叮嘱置若罔闻——正是已经有格外留心了的表现。她推测自己这位得力的助手对于任何意义上的人偶都没什么好感,于是看她如此脚踏实地地用行动表露绝对的忠诚就更有趣了,假如不需要考虑追捕的路上可能会遇见的潜在危机的话——

“……又遇见麻烦事了……”
“目标确认。请引导者与蕾格烈芙大人暂且退后。”
荒野里这些阻拦她们探索的魔物对于她来说算不得威胁,玛丽妮菈取出收好的枪支来,在扰乱对方不成章法的攻势间射击,动作精准,严谨地吝惜着战斗造成的损耗。是对于蕾格烈芙来说,依然感到陌生但也有些怀念的场景。直到意识到被称作引导者的人偶在抓着自己的袖口要求得到更多的注意:
“是要夺取灵魂的怪物呢。”
“不自量力的家伙,总会被打败就是了。”
人偶的语气里有些担忧。在过去,蕾格烈芙心想,玛丽妮菈在自己身边协办公务时的简洁干练已经是心照不宣了,而诸如统制局下属的官员往往擅长啰嗦的长篇大论,不过她因并不熟悉那样的场合而感到些许好奇。这点与任务无关的期待,让曾经的领导稍微犹豫了下是否要提醒过度谨慎的人偶减少对玛丽妮菈的多重叮嘱,然后决定将这点想法守口如瓶。

“要复原怪物破坏的机器也是个大工程。”三人清理着战斗后的空地,将机器零件和怪物遗留的宝石与钱币收集起来。玛丽妮菈又摘下了她看作什么宝贝的洁净手套不愿弄脏,分类机器零件的动作稍微停了一下:
“没什么困难。我也是工程师,这样的任务还是可以办到的。”
如果对着人偶确认这样行事的可靠性,或者解释这样有些刻板的对话只不过代表了属下对工作有何等胜任,那么自己对秘书官的了解就也没有了什么意义。返程的时候对于玛丽妮菈继续在前头,以便于应对可能来袭的危机的要求,统治者给出的回应是走在后面留作保护也许更加妥当。
“这样也有方便行动的道理。”
于是这样也为蕾格烈芙随时转向她带来了不小的便利。

“你还真是热心操劳不是必须完成的工作。”
蕾格烈芙指的是她之前提出的要求。
秘书官皱起眉看看她,也许在思考这究竟要划分为批评还是赞许:
“对于听说到曾经圣女之馆也发生过的暴乱事件,我想并不能放松警惕,我们对此的准备——”
“哎呀,”蕾格烈芙轻松地打断了她的话,考虑到秘书官总会优先给自己留出话语权,“也许我现在还不该这么开玩笑。”
玛丽妮菈还是努力地将条件反射的否定拦在了嘴边,也许过去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吧,她猜测。

评论
热度(10)
© MonsieurCRRR | Powered by LOFTER